<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十一章 升仙大会!
    东方王府!

    捷报从东方封地四面八方传来,一众官员尽皆露出欢喜之色。

    “各地科举如今可有无法通行之地?”王雄看向面前一众官员。

    “王爷,科举的初选一切顺利,不说我们的关系,因为进爵加官的官员投诚了我们,知道科举的目的,他们更加卖力,哪有阻拦的道理?”一个官员笑道。

    “他们当然要卖力,刚刚投诚了我们,还没站稳脚,不拿出点功绩,如何能行?”王天策笑道。

    “是啊,而且,那些被降职的人,也有人来投诚了,特别是东心城城主,王爷,我们收吗?”一个官员带着激动道。

    如今,情况一片大好,以前王府掌握的官员,只有庞太尉的一半,如今,已经超越庞太尉了,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收,为什么不收?最好将庞太尉的手下收光!”王雄笑道。

    “对,对,对,让庞太尉无人可用,让庞太尉滚蛋!”众人顿时笑了起来。

    “可是,王爷,若是接受他们的投诚,那庞太尉走后,这些人的位置……!”一个王家子弟担心道。

    是啊,科举对外说,就是为了填补这些人的位置。而且,不说科举,在此官员心中,已经将那些位置瓜分了。让那些人投诚,以后空不出位置来,怎么办?

    “庞太尉走后,一切还不是本王一句话的事?”王雄淡淡道。

    “对,对,先将庞太尉赶走!”众官员顿时笑道。

    在众人眼里,王雄的话已经很明显了,这是等将庞太尉赶走了,再收拾他们。自己还担心什么?

    王雄笑看众人,但心中却是闪过一股寒光。你们有功劳,本王自然会赏你们,甚至会加倍赏你们,但,你们若是太贪得无厌,将封地官职,当成自己家的财富,那本王可不会答应。

    “王爷,广开恩科,就是为了填补庞太尉派系官员的位置,如今谁都知道了,而庞太尉派系的官员投诚后,发现恩科没有减少,会不会担心?他们若是猜到我们的打算,到时……!”王天策皱眉道。

    “恩科不能停,恩科一停,就给庞太尉喘息的机会了,庞太尉派系的官员也就没有压力了,只有压力不断增加,他们才会不断的前来投诚,至于投诚人的猜疑?这没关系,现在开始,记录功绩!”王雄沉声道。

    “记录功绩?”众人微微一怔。

    “不错,将所有人为逼走庞太尉做的功劳记录下来,余烬杀敌功劳,各地官员配合的功劳,投诚官员努力做的功劳,全部记录在案!等庞太尉走后,再论功行赏!”王雄郑重道。

    “论功行赏?”众官员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论功行赏?那些庞太尉派系官员位置,自己等人已经内定好了,如何赏出去?在众人心里,东方封地的权势,其实这段时间已经默契的自己瓜分了。到时拿什么论功行赏?

    众官员顿时皱眉想要反对。

    “给投诚官员一枚定心丸罢了,你们还真以为这功绩记录的那么重要?”王雄笑了笑道。

    众官员一怔,继而纷纷恍然大悟。

    “对对,只是安抚那些投诚官员的罢了,哈哈,一群背叛封地的人,还指望以后能翻身?”一个官员顿时哈哈大笑。

    “王爷计谋超绝,我等佩服!”一众官员顿时大笑道。

    只是一个骗局?众官员自然不担心什么了。

    “为了更有说服力,记得,和科举一样,不得有一丝舞弊,以防那些投诚的人心生猜疑。谁有什么功绩,就记录什么功绩,不得冒功,不得贬功!”王雄郑重道。

    为了骗局更加的像?众官员顿时笑了起来。

    “王爷放心,这功劳簿,绝对没人敢做鬼!”众官员顿时笑道。

    王雄点了点头,笑看众人。

    骗局?你们还真以为是骗局?功劳簿不能全用,但,同样也是王雄接下来治理东方封地的一个根本。

    等庞太尉一走,这功劳簿就是决定所有官员命运的根本所在。

    你们这群官员,只要努力,功劳簿上有赫赫政功,自己绝不吝啬给予重赏,但,若只是为了勾心斗角,往自己家里捞好处,而不做事,那就对不起了,虽不至于抄家,但最少,你不能胜任现在职位,封地政权就不要想了,在宗府中享享福吧。

    大好的功劳摆在面前,珍惜了,去努力了,王雄自然厚待。可若还不懂珍惜,那谁也帮不了你们。

    至于那些投诚的官员?只要功绩足够,王雄不会吝啬封赐的,一个朝堂,可不需要一个声音,不同的声音,才能更加巩固自己的政权。

    王雄安抚群臣,交代了一番,让他们去做事了。

    看着众官员离去,王雄深吸口气:“东方封地,还真是人才紧缺啊!”

    王雄坐在大殿沉思之际。殿外又走来三人,王忠全、王天策、巨门。

    王忠全抓着一个卷轴,王天策、巨门紧随其后。

    “王爷,赤练圣地刚才来了个送信之人,送完信就走了!”王忠全上前递上卷轴。

    “那送信的人,临走前还说,请我、巨门、余烬一同去赤练圣地?王爷,这是为何?”王天策也是茫然道。

    “哦?”王雄露出一丝疑惑的接过卷轴信件,读了起来。

    --------

    正月十八,赤练圣地,开启‘升仙大会’,本尊偶的九龙丹炉一口,炉中炼制‘升仙丹’。怒火已烧九载,正月十八开炉,邀请天下武圣前来观礼,东方王王雄,王天策、巨门、余烬,当可来观!

    --------

    “先生,写的什么?”巨门也好奇道。

    王雄将请柬递了出去。

    王忠全、王天策顿时仔细看了一圈。

    “升仙大会?升仙丹?居然是升仙丹?真的假的!升仙丹,天下难寻的啊,武圣巅峰想要成仙,要渡劫才能成仙的,很多武圣最终都死在天劫之下的啊,但升仙丹,可以帮武圣渡劫?这可是天下武圣的至宝啊!而且升仙丹,乃是至阳丹药,就算仙人吞服也有大好处的啊!”巨门惊叫道。

    “升仙丹?九龙丹炉?”王天策脸色一变。

    “是老爷的丹炉,是老爷的!”王忠全脸色一沉。

    “我爹的?”王雄双眼一眯。

    “是,九龙丹炉,王爷,你忘记了吗?以前老爷一直不准你去丹房!”王忠全解释道。

    王雄眉头一挑,的确有这么回事,当时一间大殿有着滚滚热浪,王洪担心伤到王雄,就派人守卫在外,不许王雄进入。

    “老爷在王爷十岁的时候,开炉的一炉丹!这炉丹要炼九年,说是送给老爷的一个师兄,叫着赤云子,在老爷死后,那丹炉就消失了。”王忠全苦笑道。

    “赤云子?”王雄眉头微皱,没什么印象。

    不过,王雄也听出了一丝意外,这是为师兄炼制的一炉丹,需要九年才能开炉,而父亲自知要早死,根本等不到这炉丹开启的日子,为何还要炼这炉丹?

    “是叫赤云子,我好想听老爷有一次提过,想要拜托赤云子照顾王爷的……!”王忠全苦涩道。

    瞬间,王雄猜到了,王洪炼这升仙丹,是用来给赤云子的好处,请求赤云子在父亲死后,能保护自己,可,赤云子根本没有留下保护自己。而是早早就走了。

    “赤云子?呵!”王雄露出一丝冷笑。

    “那口丹炉,听说是老王爷最珍贵的宝物!”王天策皱眉道。

    “嗯,我也听老爷提过,这是他在生丹圣地得到最好的宝物!”王忠全也点了点头。

    “赤练圣地,请本王去参加升仙大会?”王雄眉头微皱。

    “王爷,还有我们!”王天策也开口道。

    “王爷,赤练圣地,可是大凶之地,你不能去啊!他们肯定想要害王爷!”王忠全马上开口道。

    王天策、巨门却眼中闪过一股期待。

    升仙丹啊!只要是武圣,都是无比渴望的。王天策还知道,武圣晋升仙人的天劫,能度过去的只有十分之一。可升仙丹却是保送。谁不想要?

    “你们先下去吧,让本王想想!”王雄开口道。

    “是!”众人带着各自心思缓缓退出了大殿。

    可很快,王忠全再度返回了大殿。

    “王老?”王雄疑惑的看向王忠全。

    “王爷,刚刚老奴回房间的时候,又射来一道箭书!”王忠全上前,递出一支箭。

    “哦?”王雄微微一怔。

    昔日,赤练圣地两大圣子来袭之前,就有人以箭书通风报信王忠全的,当时猜测是王雄的舅舅,如今又来了一支。

    “老奴检查了,和当初那支箭一样的材质,而且,这箭上绑的纸条材质也是一样!”王忠全递来纸条。

    “还是当初那人射来的!”王雄疑惑中打开纸条。

    ------

    赤练圣主,广邀四方武圣齐聚赤练圣地,参加升仙大会。是个阴谋,千万不要参与!

    ------

    “广邀四方武圣?这么说,不止东方封地了!”王雄双眼一眯。

    “王爷,信上说什么?”王忠全露出一丝疑惑。

    王雄将纸条递了过去。

    王忠全看完也眉头深锁:“王爷,这是提醒你危险,不要参与!”

    王雄沉默了一下:“去,将小巳叫来,本王有话要问他!”

    “是!”王忠全疑惑的点了点头。

    很快,巳心圣子被请到了王雄大殿,这段时间,巳心没有插手王雄政务,但,从王雄种种施策,也看出了王雄的厉害。

    “先生,你找我?”巳心圣子露出好奇之色。

    “小巳,你可知道赤云子?”王雄盯着巳心圣子道。

    “赤云子?”巳心圣子陡然脸色一变。

    “怎么?不方便说?”王雄露出一丝疑惑。

    巳心圣子盯着王雄看了一会,最终才露出一丝苦涩,摇了摇头:“不是,只是,这是赤练圣地的隐秘,想不到先生也知道!”

    “哦?”王雄疑惑的看向巳心圣子。

    “赤练圣地有两大客卿长老,一个是吕扬吕先生,还有一个,就是这赤云子,一个仙人!”巳心圣子苦笑道。

    “仙人?赤云子?他居然到赤练圣地做客卿去了?”王雄惊奇道。

    赤云子是王洪的师兄,那岂不是生丹圣地圣主的弟子?怎么在赤练圣地做客卿?

    “赤云子客卿,就算在赤练圣地,也从不露面,先生,你如何知晓?”巳心圣子好奇道。

    “他偷走了家父的九龙丹炉!刚刚还送来了请柬!”王雄沉声道。

    说话间,王雄递出那份请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