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十章 广开恩科
    广开恩科!

    东方封地三十六城池,在贴出告示的瞬间,庞太尉就已经明白了。王雄的第三步开始了。

    第一步,免税一年,断了自己财路!阻止了自己势力的继续扩张。

    第二步,进爵加官,斩了自己手脚!让自己的属下一片混乱,特别底层官员纷纷不满,偷偷背叛了。

    这第三步,广开恩科是什么意思?

    庞太尉带着一批智囊们在不断分析之中。

    王雄的三步,都是堂堂正正,都是阳谋,可,就是阳谋才难以破解。

    开恩科,按道理说,也不算什么事,在大秦也有科考,以前王洪也有科考。可庞太尉相信,这科考背后,定然有大阴谋。

    东心城。

    无数百姓看着那贴的告示。

    “王爷要开恩科了?太好了,二哥,你读书这么多年,是时候去考个功名了!”

    “自从四年前老王爷死后,就再也没有科考过了,这对读书人来说,还真是好事啊!”

    “王爷治理封地,才会长治久安啊,你看看,这才多久,王爷做了多少大事!”

    “我愿意辅佐王爷治理封地,将庞太尉赶走!”

    “没错,王爷需要我等,我等学了这么久本领,眼前不就是证明的时候吗?”

    “有文考,有武考,在各大城池先行筛选,最终在镇东城全面大考?”

    …………………………

    ……………………

    …………

    因为王雄之前的善政,让封地百姓短时间认可了王雄,此刻王雄求贤若渴,广开恩科,百姓中的有识之士自然想要去应考。

    王家子弟知道这是在对付庞太尉,也极为卖力,这时候,一致对外,自然不会有舞弊的出现。

    科考宣传,弄的沸沸扬扬,成为东方封地最大的盛会了。

    同样,也有一些小道消息传了出去,言说这次科考,筛选官员,是为了填补庞太尉派系官员的职位空缺。

    也就是说,庞太尉赶走之后,他派系的官员,也一并下台。

    这消息也捂不住,瞬间传遍了四面八方。

    参加科考的百姓,顿时露出大喜之色,科考过后,就能填补大官职位?这,这类科考可是千载难逢啊,要知道,大秦科考的那些考生,可是要经过一场漫长的等待,才能慢慢一步一步升官的,此次,可是一步登天啊。

    考生们摩拳擦掌。一定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庞太尉派系,刚刚投诚东方王府的官员,却是瞬间一片庆幸,还好自己投诚东方王府了,不仅仅加官进爵了,还地位稳固!

    东方封地派系的官员,更是无所谓,这就是对付庞太尉的阳谋,将庞太尉赶出东方封地,才是所有人期待的。

    一瞬间,庞太尉派系的官员,再度被逼入死角了。只是每逼一次,庞太尉手中掌握的权利就会少出一大部分。

    -----------

    东心城,庞太尉府上。书房之中。

    “你怎么来了?”庞太尉眼睛一瞪,看着面前一个刀疤男子。

    “太尉,不行了,我们山上,山上的人都死光了!”刀疤男子身上多处抓痕,左眼更是被野兽抓瞎了一般。

    “什么都死光了?”庞太尉脸色一变。

    “天狼营,那群畜生太凶猛了,都是武宗境,都是武宗境啊。我听太尉安排,从军中出来,假冒山贼,四处烧杀,我们的山寨,已经有六千人规模了,可是,不够,那群狼太凶猛了,他们是狗鼻子,凭着气味就找到了我们。我们,我们……!”刀疤男子悲从心来。

    “那群野狼?”庞太尉脸皮一阵狂跳。

    “全死了,全死了,整个山寨,鸡犬不留,小人要不是逃得快,如今已经……!”刀疤男子苦涩道。

    “天狼营怎么会如此的快!”庞太尉脸色难看道。

    这些日子,天狼营大杀四方,追着九路山贼杀,四处百姓踊跃举报,天狼营拼了命的奔走四方,九路山贼都死伤无数。被游街无数。

    但,以前可还没伤筋动骨啊。如今,第一路山贼,全灭了?

    “太尉,我感觉,其它路山贼也坚持不了多久,你没看到,那群狼撕杀起来,不要命啊,我们山寨当时有三千人,天狼营只用了一个时辰,真的就一个时辰,还包括追杀逃跑者!也就一个时辰,全部撕杀干净,我逃的已经很快了,但,还是有青狼追着,若不是我逃入城中,青狼肯定还要追过来!”刀疤男子苦涩道。

    “你说,青狼追到城门口,就不追了?”庞太尉脸色难看道。

    “是,我猜想,天狼营应该猜到我和太尉关系,所以……!”刀疤男子苦涩道。

    庞太尉眼中一阵变幻。

    自己只是放些鱼给王雄带来困扰,可怎么也没想到,王雄这群狼如此凶狠啊,一路山贼,转眼全灭?

    剩下的自己经营,还能坚持多久?

    “王雄,王雄!”庞太尉面露狰狞,恼恨无比。

    “太尉,太尉!”书房外顿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躲后面去!”庞太尉沉声道。

    刀疤男子快速躲到了屏风后面。

    “进来!”庞太尉开口道。

    顿时,一众庞太尉的幕僚、下属快速进入书房。

    “太尉,出事了!”一个官员面色难看道。

    “出什么事了?慌慌张张的!”庞太尉冷声道。

    “太尉,又有人,投诚东方王府了!”那官员苦笑道。

    “投诚东方王府的官员,不是很多吗?他们鼠目寸光,早在预料之中。有何大惊小怪的?等本太尉执掌封地,才是他们后悔之时!”庞太尉沉声道。

    “不,不是那些加官的人,是降官的人,是东心城,城主!”那官员面露苦涩道。

    “什么?东心城城主?混账东西,本太尉没许诺他好处吗?王雄降他的官职,将他从城主位置上撸下来,他还巴巴的去投诚王雄?”庞太尉瞪眼惊怒道。

    “下官也去找他谈过,可,可他还劝我跟他一起投诚王雄,他,他……!”那官员面露苦涩道。

    “他劝你?他怎么劝你的?”庞太尉眼睛一瞪。

    “他说,现在东方封地的形势,已经大不如前了。虽然庞太尉掌握的官员更多,但,风向变了,大势变了。王雄已经赢得了民心,民心所向,谁能撼动?而且,王雄手段超群,就连人皇都妥协的允他东方王之位了,太尉扳不倒他的!”那官员小心的说道。

    “荒谬,本太尉掌握的权利,岂是王雄那小儿可比?”庞太尉眼睛一瞪。

    “他还说,太尉要是有能耐,就不会被从镇东城逼到东心城,而且,如今王雄用阳谋连连打压的庞太尉无法喘息,更重要的一点,如今城中已经开始开恩科了,王雄要选拔官员,替补我们所有人。这时候再不上王雄的船,以后就没机会了!降职?降职就降职吧,总好过革职,我还有家族,我要为整个家族着想,我不想陪庞太尉疯了,庞太尉根本赢不了,我再跟随庞太尉,那是自取灭亡!”那官员回忆道。

    “嘭!”庞太尉一掌拍碎了书桌。

    “鼠目寸光之辈,也敢小觑本官?”庞太尉脸色阴沉道。

    “太尉,不仅仅东心城城主,还有,还有其它一些官员,也顶不住压力了!”那官员苦涩道。

    “压力?什么压力?”庞太尉瞪眼看向那官员。

    “科考。现在,全城最大的话题,不是免税一年,不是民生项目,不是加官进爵,更不是追杀山贼,而是科考。第一次初试已经开始了,你知道多少人参加吗?初试人员,每个城池都有五十万以上。近乎全城最热运动了。多少人抢着去科考,为了就是痴心梦想的替补我们的官位!所有人都再传,我们将跟随太尉一起被革职,百姓都在科考。这是民心,这是民意。东心城城主顶不住这压力了。好多官员也顶不住这压力了,现在好多官员去王雄属下官员处送礼,为了投诚!”那官员苦涩道。

    “我们的人,比东方王府官员多!”庞太尉脸色难看道。

    “那是以前,王雄免税一年的时候,我们的官员数量是王雄的两倍,王雄加官进爵的时候,我们官员数量已经和王雄相等了。如今,广开恩科,我们的官员数量,在不断锐减,已经不如王雄的人了!”那官员苦涩道。

    三个阶段,已经说明了一切。

    王雄全线开战,三十六城池同时施展政策,在快速的收拢权利。短短时间,就已经收回了一大半。更重要的是,民心,王雄已经收取了民心。

    一瞬间,庞太尉看出了王雄的可怕。

    三道政令啊,就三道政令,言出法随!似万千道法,跟随政令而来,光明正大的从庞太尉手中,夺取了诺大的权利。

    没了钱,没了民心,没了人,庞太尉还有什么权利?

    百万大秦军队吗?连向王雄出兵的借口都没有。

    “王雄?王雄?”庞太尉藏在袖中的双手气的不断发抖。

    自己经营了四年啊,四年啊,经营的诺大势力,如今被王雄三道政令,就全部崩垮一地吗?

    墙倒众人推,那些昔日拍自己马屁的官员们,此刻看跟随自己没有希望,居然树倒猢狲散了?

    “哼,他们现在去认贼作父,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庞太尉面露森然道。

    一众官员相互看了看,也一个个恼恨无比。同时想着东心城城主的话,一个个心中也生出一些异样的念头。是不是该给自己找条后路呢?

    众人在庞太尉书房商量了半天,也没商量出结果,纷纷退走了。

    转眼之间,书房之中只剩下庞太尉最相信的幕僚了。

    “太尉,这王雄太可怕了。”一个幕僚苦涩道。

    “太尉,王雄断了我们的财税,抢走了我们的官员,再这样下去,我们的政令,没有官员理会,我们在东方封地的权利,也快要走到尽头了!”另一个幕僚苦涩道。

    “太尉,你还在犹豫什么?这时候,王雄占据大义,他是东方王,名正言顺。做什么都能赢,用正常手段已经没用了!”

    “是啊,太尉,非常时期,就要用非常手段了了!”

    “刺杀而已,王雄死了,就算有人猜到我们又如何?他们只要没有证据,谁能奈我们何?”

    “太尉,不要犹豫了!再犹豫,这封地真的又姓王了!”

    …………………………

    ……………………

    ……

    一众幕僚盯着庞太尉,因为,现在已经别无他法,王雄的手段太惊人了。

    庞太尉看着一众幕僚,眼中一阵强烈变幻,最终眼中寒光一闪,脸上闪过一股狠唳之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