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九章 第三条政令
    东方王府!

    王雄带着一众官员,看着天狼营余烬等狼。

    王雄旁边站着王天策、王忠全和一众王家子弟。

    余烬带着群狼恭立王雄面前。

    “余烬,本王的命令,可清楚了?”王雄盯着余烬道。

    “王爷放心,我等就是将东方封地的群山搜个干净,也要将这些山贼抓到!”余烬郑重道。

    “抓?不必了,人头带来就行!”王雄淡淡道。

    “是!”余烬一声应喝。

    “王爷,他们行吗?要不臣带领一些将士,将这九路贼匪剿灭了?”王天策开口道。

    “是啊,王爷,已经有几处出现匪徒了,有些地方百姓已经受到烧杀了,这群野狼……,这天狼营行吗?”又一个官员说道。

    “王爷,还是天策侯去剿匪比较好吧?我们配合天策侯吧!毕竟,天策侯领兵更加专业,天狼营只是一群……!”又一个官员劝道。

    “王爷,对付庞太尉,可不能大意了。不能让他有喘息的机会!”

    ……………………

    ………………

    ……

    王雄双眼一眯的看向一众官员。

    这段时间,自己收拾庞太尉,太多的胜迹,让你们忘乎所以了?以为先前逼迫庞太尉,都是你们的功劳一般。

    看不起天狼营?只是一群畜生?还是觉得,这份功劳,应该由你们来分润,不该让给一群畜生?

    王雄不动声色,并没有顺着一众官员的话去说。

    “好了,尔等配合余烬,不得有异议!”王雄冷声道。

    “是!”众官员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

    遗憾之余,更有些可惜。

    一旁余烬低着头,面部也闪过一丝丝的狰狞。余烬的智慧,不比人差,甚至比一般人还聪明。岂能听不出这些官员的排斥?

    众官员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鄙夷自己。

    鄙夷自己?哼,一群修为孱弱的废物,也敢鄙夷自己?

    但,余烬明白自己的处境,不拿出一点功绩来,无法震慑一众官员。况且,很明显,王爷非常重视自己。力排众议,让自己去剿匪。

    余烬抬头,刚好看到王雄看来的目光,王雄的眼光之中,似乎有着一丝期待,好似在说:“余烬,你可不要让本王失望!”

    “王爷,余烬一定誓死剿匪,不杀光山贼,绝不回来!”余烬无比坚定道。

    好似在回应王雄的期许一般。

    “去吧,根据那出现的地图,先行去追踪吧!”王雄吩咐道。

    “是!”余烬一声大喝。

    踏步,余烬带着群狼跨出了东方王府,一路上,余烬脸上露出一丝狠色,此次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剿灭匪徒。以报王爷的重视。

    而一众官员看着天狼营离去,依旧有些遗憾,但,王爷力排众议,众人却不敢再多说什么。

    “好了,天狼营已经动手了。你们也开始在四方城池宣传吧,就将一切告知百姓,庞太尉撤军,本王下令剿匪,同时张贴告示,凡是发现山贼匪军踪迹者,重赏!”王雄沉声道。

    “是!”一众官员应声道。

    众官员得了命令,由王天策带领,快速去进行安排了。

    大殿口,只剩下王忠全站在王雄一旁。

    “王爷,这些官员,大多是王家子弟,几次胜利,让他们有些忘乎所以了!”王忠全脸色难看道。

    “嗯!”王雄双眼微眯的点了点头。

    同家族子弟一起参政,的确有很多事情无法理清。

    这是君臣之间的朝会,可在有些人眼里,却当成了家族议事。朝会和家族议事?可是不同的东西,两者之间,严肃性就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可,这些王家子弟,却不断模糊这些严肃性。

    “这些官员,昔日没有向庞太尉低头,他们忠诚的可能只是王家,只是自己的权利。而并非王爷本人!”王忠全眯眼道。

    王雄微微一笑:“本王知道!”

    只是现在要对付庞太尉,王雄才没将一切摆在明面上。

    王忠全看了看王雄,最终点了点头:“老奴多嘴了!”

    王忠全知道王雄厉害,对付庞太尉,已经展现了如此手段了,还不能处理这群骄妄的官员?

    ----------

    大秦,神都,上书房!

    人皇一边批阅奏章,一边听着帘外几个重臣的禀报。

    “老臣原以为,那王雄和庞太尉斗争,会一座城池一座城池斗,可老臣没想到,这王雄如此大的野心,将战线扩大到所有城池,全面会战,居然将庞太尉逼的进退失据!”张正道叹息道。

    “是啊,免税一年,封住庞太尉的钱袋子,进爵加官,这更是斩了庞太尉的手脚啊!两步棋都极为高明。相比而言,庞太尉的两步棋,却落了下乘!”

    “何止落了下乘,这分明就是给王雄送去民心啊!庞太尉第一步,用民生为难王雄,王雄全接下来,不知多了多少气运,如今,以贼匪骚扰王雄?王雄手下的人一宣传,岂不正是给王雄歌功颂德的好机会?”

    “臣也觉得,王雄和庞太尉两次交锋,王雄都比庞太尉高了不止一筹!”

    ……………………

    ………………

    ……

    几个重臣都在感叹之中。

    “丞相,你觉得呢?”人皇手中毛笔微顿,淡淡问道。

    “老臣觉得,东方王府,其实也问题不小!”大秦丞相淡淡道。

    “问题不小?”张正道一旁不解道。

    “王雄的那群官员,都是王家子弟!都是王家子弟没关系,关键是这群王家子弟,太自以为是、不知进退、不知尊卑了。早晚会出事的!”大秦丞相淡淡道。

    “早晚会出事?呵呵,未必,王雄这小子,可是滑的很,应该很快就能解决这些困境了!”人皇淡淡道。

    一众官员微微一怔,却是谁也没想到人皇对王雄评价这么高。

    ---------

    东心城。

    “当当当………………!”

    一连串的敲锣声在城中响起。无数百姓都好奇的看了过来,就看到一路侍卫,正用牛车拖着一具具尸体游街。

    “好消息,好消息,东方王府,天狼营,围剿骚扰百姓的山贼,于前山山谷,杀死山贼八百人,快来看啊,看看有没有大家的仇人!”

    敲锣的人,自然是东方王府安排的。一时间,带着八百尸体游街,歌颂东方王府之威名。

    如今,王雄和庞太尉都在进行政治博弈,这次如此大的功绩,怎么可能不示众?

    “没错,就是那山贼,上次来城郊烧杀的时候,我看到过,就是他!”

    “恶贼,你也有今天,你们杀我妻儿,如今王爷帮我们报仇了!”

    “打死他们!”

    “他们已经死了!”

    “再打死他们!”

    ……………………

    ………………

    ……

    百姓认清贼人尸体后,顿时丢着臭鸡蛋、臭石头砸向山贼尸体。

    无数百姓兴奋之中。

    “前些天,庞太尉撤军的时候,我还害怕来着,没想到,王府居然转眼就灭贼了!”

    “狗屁庞太尉,以前剿匪,哪次超过两百人的?你看看王府,一次就狙杀八百人!”

    “王爷说要剿灭所有贼匪,让我们举报来着的。王爷才是真的为我们着想啊!”

    “是啊,王爷又治理我们的大河,又帮我们杀贼,王爷真是好人!”

    “以前谁说王爷无能的?以后,再让我听见,我要他好看!”

    …………………………

    ………………

    ……

    不断有贼人尸体被示众,收割着一批又一批的气运。

    余烬带领的群狼,为了给王雄争气,也算是拼命了。一路撕杀,追着四方山贼跑。

    其战斗力,也让王天策等人露出惊诧之色。要知道,这短短时间杀了如此多的山贼,就连王天策带领大军也做不到啊。

    那可是山林之中啊。

    东方封地的各大城池,不断有捷报传来。

    对百姓是捷报,对庞太尉却是噩耗。东心城的太尉府,庞太尉不知摔碎了多少茶碗。

    不仅仅是山贼被剿灭,还有‘进爵加官’带来的后遗症。

    随着王雄名望的不断飙升,一些还在迟疑的庞太尉派系官员,也不断向东方王府投诚了,如此一来,庞太尉派系的官员内斗越来越多。以至于,庞太尉每天被各处下属的内斗弄的焦头烂额。

    “王雄,王雄,你欺人太甚!”庞太尉再度摔碎了一个茶碗。

    “太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那王雄大势要成了!”一个幕僚面露苦涩道。

    “那怎么办?”庞太尉脸色难看道。

    庞太尉也没想到,自己给王雄找的麻烦,非但没有让王雄焦头烂额,相反,还给王雄收获了一批批的名望。

    “那群青狼,没想到变的如此厉害!王雄不但占了名,如今,手下有如此一支武宗境军队,也是越来越麻烦了。”又一个幕僚苦笑道。

    “我问你们,怎么办!”庞太尉气氛道。

    几个幕僚相互看了看,尽皆脸色难看,最终一个幕僚眼中一寒,做了个手刀抹颈的手势。

    “嗡!”

    庞太尉瞳孔一缩。

    那幕僚的意思,庞太尉清楚。去刺杀王雄?

    王雄死了,一了百了?

    “太尉,这是最快的方法!”那幕僚苦涩道。

    若可以不杀王雄,那幕僚也不可能想此方法,毕竟,风险太大了,不是杀不死王雄,而是担心朝廷的怪罪。

    庞太尉眼皮一阵狂跳,深吸口气:“让本官想想!”

    --------------

    东方王府。一间大殿之中。

    “王爷,喜讯啊,在我们的宣传下,百姓如今都了解一切了,都知道庞太尉狼子野心,都知道我东方王府才是他们最大的倚靠!”

    “是啊,一批批的山贼尸体送入城中游街,如今谁不拍手叫好?”

    “王爷,各地来信,庞太尉派系的官员,又有好多愿意投诚了!”

    “王爷,我等的宣传起效果了!臣斗胆,给大伙请功啊!”

    …………………………

    ………………

    ……

    一众官员兴奋的叫着。

    众官员不断数着自己的功劳,或许相互吹捧,却对余烬的天狼营功劳只字不提。

    王雄看着一众官员,微微一笑,但,心中却是看的清楚。余烬功劳不如你们?呵呵!你们做的事,都是本王安排的,只是再正常不过的完成任务罢了,换了谁都可以做到。但,天狼营的事情,换了谁能做到吗?你们知道余烬这段时间有多拼吗?对于余烬的功劳,居然只字不提。

    “本王知道了!”王雄淡淡道。

    “王爷,我看庞太尉那边,支持不了太久的!”王天策笑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要掉以轻心!”王雄淡淡道。

    “是!”众人应声道。

    但,有些人却不以为然,连续的胜利,让他们忘乎所以了。

    “那些投诚的,都是加官的人。那些降职的,可有投诚的?”王雄淡淡道。

    “啊?他们?那到没有!”王天策摇了摇头。

    “没有?说明庞太尉手底下还有一大批人可用啊,这群人当真冥顽不灵?没关系,本官就看看,他们还有多大的胆子敢继续与东方王府作对!”王雄双眼一眯。

    “王爷,你还有办法?”王天策眼睛一亮。

    “是时候了,第一步,免税一年!第二步,进爵加官!第三步,广开恩科!”王雄双眼微眯道。

    “广开恩科?王爷,你要天下大考?重新恢复老王爷当年的科举制度?”王天策眉头一挑。

    科举?一众官员也是眉头一挑。这是要在民间挑选官员出来啊!

    “不错,庞太尉倒台在即,那些冥顽不灵的官员,很快就可以清理了。是时候开科举,招纳人才,填补冥顽不灵官员的空缺了!”王雄淡淡道。

    “啊?填补他们官员的位置?王爷,我们有好多官员还没有得到升迁呢!”一个官员顿时说道。

    庞太尉手下的那些官员职位,其实早就被在此官员盯上了,自己就算不去填补那些职位,自己裙带关系的那些人,也可以填补啊。

    我们是王家子弟,我们那些仆从,可都没有官位呢,那些职位不留给我们自己人吗?

    众官员顿时急切的看向王雄。

    王雄淡淡的看了眼众官员:“广开恩科,是给庞太尉手下的官员压力。激化他们内部矛盾!”

    “啊?”众官员微微一怔。

    “王爷,开恩科,是为了吓他们?让他们自乱阵脚?”王天策眼睛一亮道。

    “不错,或许,那些官员也会马上有人被吓得前来投诚,这是加速庞太尉的灭亡!”王雄沉声道。

    “原来如此!”众官员顿时笑道。

    又是计谋?为了打击庞太尉啊。的确,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庞太尉踢走。东方封地,是我王家的封地。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插手啊。

    王雄如此一说,众人都同意了。至于到时科举出来的人才。众人想想也算了,空出来的职位那么多,自己一群人分掉大部分,留一小部分给科举新秀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最快速度逼走庞太尉。

    “王爷,是否谁都可以科考啊?”一个官员期待道。

    王雄看了眼那官员,显然猜到了他打算:“你们的亲眷去科考,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不许舞弊!这次给庞太尉压力,不能出了丝毫破绽,不能给庞太尉抓到一丝把柄。一定要办的漂亮,再说了,就算考不上又如何,王家子弟,还有你们亲眷,难道没有科举,本王就不用了?”

    “哈哈哈,是了,是了,肯定不会有舞弊的,王爷放心!”众官员顿时笑道。

    王爷都说的这么清楚了,自己去参合什么劲?反正都能当官,那科举只是迷惑庞太尉他们的,自己可不要坏了王爷大事,反正自己家、丈母娘家那边的人,自己都可以安排官员。

    众官员顿时兴奋的领命,去准备宣传广开恩科了。

    待所有官员离去后,王雄看着众官员离去的背影,露出一丝冷笑。

    广开恩科,可不仅仅是填补庞太尉派系的官员。也是梳理你们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