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六十章 逼上绝路
    天眼之下,王雄傲立,全岛跪拜。这一刻的王雄,才是真正的东方王。

    擦了擦泪水,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坚定,扭头看向四方。

    山谷结界破开,黑雾也散去了。一切已经结束了。

    天眼虽然被炼化了,但,虚耗了多年,上面沾染的气运极为稀少。王雄可不想浪费这珍贵的气运。探手轻轻一挥。

    “嗡!”

    天眼瞬间关合,王雄撤去天眼,满天乌云也骤然全部散去了。

    这一刻,所有人才感到压力散去,惊疑不定的站起身来。

    这一刻,一切的一切,都暴露在了人前。

    嬴奋露出绝望之色。因为,四周百姓,全都在指指点点,一个个看向嬴奋,分外的嫌弃一般。

    嬴奋知道,一切都完了。不过,嬴奋脸上一横,以为百姓没听到自己对话,还想狡辩。

    “王雄,你还真卑鄙,下毒毒倒姜子山,本皇子,不会坐视不管的!”嬴奋站起身来一声大喝。

    四周百姓一脸愕然的看向嬴奋。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刚才不是你下的毒吗?现在见暴露了,居然还要反咬一口?

    四周顿时一阵骚动,多少百姓一脸厌恶的看向嬴奋。嬴奋还没发现哪里出了问题,一旁陡然传来一声断喝。

    “住口!”

    却是御史大夫,张正道不知何时站起身来了。此刻,气的胡子直抖,瞪眼看向嬴奋。

    “四皇子,老夫算是明白了,昔日居然多次受你蛊惑,你,你,你…………!”张正道无比气愤道。

    “张、张大人,你误会我了,我,我,你刚才昏迷,你不知道情况,张大人,你什么时候醒的?”嬴奋一阵焦急。

    “醒?老夫就没有昏迷!”张正道瞪眼怒道。

    “什么?”嬴奋惊叫道。

    王雄也意外的看了眼张正道。

    “人皇让本官主持此次争夺,本官就猜到,这次争夺不简单,本官至始至终就没有插手,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魑魅魍魉,让本官亲自前来,刚才黑雾一出,本官就猜到有毒,故意装作昏迷,不想打草惊蛇,想不到,想不到是你,四皇子,你,你太让我失望了!”张正道一脸悲叹道。

    张正道悲叹的是自己,自己这些日子,居然被嬴奋骗了?

    嬴奋脸色狂变,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张大人,你,你,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张大人,今次是我做的不对,您高抬贵手!”嬴奋顿时上前讨饶道,甚至都要跪下来了。

    嬴奋知道,张正道不举报,此事还是可以淡化的。

    可,张正道能不举报吗?张正道能成为御史大夫,就是因为其刚正不阿。此刻还有东方王盯着,甚至,人皇好似猜到什么,故意让自己来主持。

    因为嬴奋一句求情,就不追究?那自己还是御史大夫吗?

    “嬴奋,你不要装可怜了,我们都听到了。所有人都听到了!”远处陡然传来青环郡主的叫声。

    “嗯?”嬴奋一扭头看向远处山峰。

    青环郡主一脸鄙夷,旁边殷冲虚、周池也是一脸鄙夷。

    “什么情况?”嬴奋脸色一变。

    却是四周所有围观的百姓,表情都是一样,好似都知道了一切。

    “殿下,先前你们在结界里说的话,外面全部能听见、看见!”一个在结界外的下属苦涩道。

    “什么?”嬴奋这一刻,终于露出恐慌之色。

    “结界?”张正道也露出惊讶之色。

    显然,里面的人都没想到,嬴奋布置的结界,最终坑了自己。

    嬴奋忽然间,感觉天旋地转。张正道知道了,百姓都知道了,这再也不是秘密。这一刻,就算自己是四皇子,设计谋杀藩王,也是大罪。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嬴奋颓然坐在地上。上一刻,还在九霄之上,下一刻就跌入万丈深渊了。嬴奋明白,自己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了。哪怕自己是皇子,也不可能。

    皇子若是能肆意妄为,那国法就要崩坏了。

    嬴奋跌坐在地,四周一众下属却是惊恐的想要逃跑。

    “拿下!”张正道一声大喝。

    “是!”山谷外一众侍卫顿时扑了过来。

    张正道走到王雄之处,神色复杂的看向王雄:“东方王,四皇子此次……!”

    “国有国法,本王就不深究了!”王雄点了点头。

    王雄明白,自己要死追着不放,嬴奋之罪,足够杀头了。但考虑到人皇之子,人皇在父亲死后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王雄也就不追究了。

    就算不追究,嬴奋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这辈子算是完蛋了。

    “多谢东方王!”张正道微微一叹。

    “哗!”一旁巳心圣子用水不断泼着群狼。

    被水泼后,群狼转眼全部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群狼惊讶道。一个个茫然无比。

    “以真气点傀儡眉心!”王雄对着巨门说道。

    “是!”巨门快速去点击傀儡眉心。

    “嘭!”“嘭!”“嘭!”……………………

    一时间,一个个金甲战士,全部变成了金豆子,就连那黑甲将军也变成了黑球。巨门快速将其装了起来。转眼装入小盒之内。

    王雄翻手一收,将这些傀儡收了起来,没有一点要退还的意思。

    这一刻,姜子山在张正道救治下也幽幽醒来。

    “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姜子山茫然道。

    张正道微微苦笑,不知如何解释。

    “王雄,你别走!”姜子山瞪眼叫道。

    可王雄根本不理会姜子山,踏上巨阙,带着群狼缓缓离开了洪庙山谷。

    洪庙之中,在天眼被剥离之际,王洪的雕塑也崩碎了。这里,已经没有王雄可以留恋的了,留下来,只是给百姓观看罢了。

    王雄走了,姜子山慢慢也清醒了,弄清楚一切,也是一脸颓然,自己真的成了一个笑话了。

    外界,殷冲虚神色复杂的看了看王雄,周池、青环郡主却是兴奋的再度围了过来。

    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

    神都海上。

    嬴东看到东岛的一切,知道就算船划的再快也来不及了。

    转眼之间,父亲已经落罪,再无回天的能力了。

    嬴东颓然坐了下来。下一刻,瞬间暴怒跳起。

    “吕先生,你故意害我父亲,你为什么要害我们!”嬴东面露狰狞的大吼道。

    左百峰护在吕先生身前,吕先生却是不急不缓,微微笑了笑:“嬴东,刚才我跟你说的,你还记得?我再问你一句,你可愿随我回赤练圣地,做圣子!”

    嬴东面露骇然的看向吕先生:“你,你,你故意的,就为了算计我?”

    “咳咳咳!”吕先生咳嗽了两声,也很平静的看向嬴东。

    “你想将我们逼的走投无路?父亲刺杀藩王,这罪名,王雄若是追究,就是死罪,若是不追究,也贬为凡人,不,甚至要被终身监禁。吕先生,你好狠啊!”嬴东瞪眼看向吕先生。

    吕先生喝了口茶,也不打扰,好似在等着嬴东决定一般。

    “嬴东,跟我们回去,在大秦,你只是一个皇孙,去赤练圣地,可是圣子啊!”左百峰在旁劝道。

    “放屁,在大秦,我能做到藩王之位,在赤练圣地,我能做到圣主之位吗?”嬴东瞪眼不屑道。

    “可,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左百峰冷声道。

    “不,不,还有机会的,哈哈哈,这次只是我父亲栽了,我又没去刺杀东方王,我根本无罪的,而且,我父亲更明白这一点,他不可能出卖我的,他知道,他以后如何,全在我的成就,我若成为藩王,他还能翻身,我若也跟他一起落罪,他才完了!”嬴东捏了捏拳头道。

    “你真这么想?”吕先生笑道。

    “哼,只要我父亲一口咬死,谁也怪不到我。该担心的是你们,你们别想走出神都了,因为,那法宝、结界,都是你们给的!赤练使团,蛊惑皇子刺杀藩王,你们才要小心!”嬴东气愤的看向二人。

    “呵呵,我们只是借了法宝给四皇子,我们有什么罪?倒是你,嬴东,我让嬴奋暴露在所有人前,你还以为我会让你脱得了干系?”吕先生微微一笑道。

    嬴东陡然瞳孔一缩:“你什么意思?”

    “记得我赤练行宫那间大殿吗?”吕先生看向嬴东。

    “大殿?”嬴东露出一丝不解。

    “就是你几次前往,邀请左百峰陷害王雄,借杀王雄重宝,吐露一切杀死王雄办法的大殿!”吕先生笑道。

    “那大殿?那大殿怎么了?”嬴东心中忽然闪过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若记得不错,你在大殿中说了很多,说了你是铁面先生的身份,说了你曾经在赤练圣地如何出兵杀大秦军队的身份,说了谋划杀王雄的计划,你都在那大殿说的吧?”吕先生笑道。

    “那,那又如何?”嬴东盯着吕先生。

    “没什么如何的,只是那大殿旁边的偏殿,有着几个屏风!”吕先生解释道。

    “屏风?屏风又如何?里面漆黑一片!”嬴东好似猜到了,但,依旧不敢肯定。

    “屏风后面,一直有着几十个人呢!”吕先生笑道。

    “几十个人?你是说,我们每次去和你们的对话,都被很多人听去了?谁?是谁?”嬴东脸色大变。

    “哦,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是一群休假的御史,还有一群三公九卿家的亲戚吧!”吕先生笑道。

    “轰!”嬴东脑袋忽然炸开了一般,满脑子轰鸣。

    “御史?三公九卿?你,你绑了他们的人?”嬴东脸色狂变。

    “呃,按道理说,他们这个时辰,应该已经都逃出去了,嗯,对,应该全部逃出去了,将他们这些天听到的,看到的,全部禀报了三公九卿,全部禀报了人皇了吧!”吕先生笑道。

    “噗通!”

    嬴东满身大汗,瞬间吓的跌坐在地。嬴东明白,自己父子此次,真的完了。

    “怎么样?嬴东,你现在还想留在大秦,不想去赤练圣地做圣子?咳咳咳!”吕先生咳嗽中,露出一副计成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