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五十九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黑雾笼罩洪庙山谷!

    洪庙四周山峰之上,无数百姓都露出郁闷之色。

    “姜子山搞什么鬼,那傀儡怎么有这么大黑气?”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了啊?”

    “这么大黑雾,不公平吧,御史大夫怎么不阻止一下啊!”

    …………………………

    ……………………

    ……

    百姓露出焦躁之色。

    远处大船上,嬴东却露出一丝冷笑:“不用黑雾遮盖,到时怎么说得清呢?”

    嬴东得意之际,一旁吕先生淡笑的看了眼,并没有说话。

    就在所有人以为里面都看不到的时候。那黑雾山谷外的结界,忽然冒出一阵白光,白光透入山谷,顿时,让山谷内部变的清晰了起来。

    黑雾还在,但,诡异的外界人已经能够看清山谷了一般。

    “咦?又能看清了,这结界好奇怪!”

    “是啊,越来越清晰了。我能看到下面了,咦,那些骷髅头倒下了?”

    “难道狼王输了?不对啊,这些金甲战士也倒下了啊。”

    “那是,那是御史大夫?御史大夫昏死过去了,这怎么可能?”

    “群狼全部昏死了?啊,姜子山也昏死过去了。什么情况?”

    …………………………

    ………………

    ……

    外界近乎所有人,都瞬间炸锅了。

    刚才还战斗极为激烈的山谷,转眼间死气沉沉,好似所有人都死了一样。

    “不好,这是一个圈套!”周池脸色一变惊叫道。

    “御史大夫也昏迷了?这是……!”殷冲虚也是脸色一变。

    “王雄!”青环郡主一脸焦急。

    但,里面的王雄好似没事一般,静静的站在那里,好似继续炼化着天眼一般。

    除了王雄和王洪残魂,所有人都倒下了。外界一片骚动。谁都明白,出事了。

    “快,破了结界,救御史大夫!”有人叫道。

    “轰!”“轰!”“轰!”………………

    外界很多人快速轰击结界,想要破开结界进入内部。

    但,这结界岂是那么容易破开的?一时间,轰鸣四起,结界只是产生一股涟漪。

    “快看,那一群黑衣人?”

    “这是一个阴谋,那群黑衣人的阴谋。”

    “最前面是谁?四皇子,嬴奋?怎么可能!”

    …………………………

    ………………

    ……

    看到四皇子嬴奋的一瞬间,四周瞬间一片寂静,继而好似炸开了一般,多少人瞪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四皇子要做什么?

    神都海。大船之上。

    嬴东本来正得意着一切都在算计之内,忽然间,远处结界变的透明了。

    “呼!”嬴东瞬间惊的站起身来。

    吕先生却是露出一丝轻笑,继续喝了口茶。

    “怎么回事?吕先生,那结界怎么变透明啊?为什么能看到里面了?”嬴东顿时气势汹汹的看向嬴东。

    “不是变透明了,只是能看到里面,听到里面的说话罢了。人站在里面,还是看不到外面,也听不到外界人的吵嚷!”吕先生喝了口茶笑道。

    “什么?不,不,先生,你害惨我了,那结界是你故意骗我的?”嬴东顿时面露狰狞道。

    “嬴东,你敢动手!”左百峰顿时脸色一沉,拦在了嬴东面前。

    吕先生将茶杯放下:“不是我故意骗你,是你没问!”

    “没问什么?”嬴东恼怒道。

    “没问明白那结界的效果,执掌大阵中枢,站在结界外看不见里面,站在结界里面,看不见结界外面!你问了吗?”吕先生笑道。

    “我!”嬴东一口老血差点被气吐出来。

    这什么破结界。专门用来坑自己的吗?

    “看,嬴奋进去了!”吕先生笑道。

    嬴东扭头一看,顿时看到父亲带着一群属下大摇大摆的进去了。嬴奋进入其中,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已经暴露在了所有人前。

    “不,父亲,快停下!”嬴东惊叫道。

    “来不及了,你喊再大的声音,里面也听不到!咳咳!”吕先生咳嗽了两声笑道。

    “不,不,不能让父亲杀了王雄,不能!船家,快划船,去东岛,快!”嬴东惊叫道。

    吕先生微微笑了笑,坐在一旁安静的喝着茶。

    有着左百峰在侧,嬴东根本伤害不到吕先生。

    嬴东急火攻心,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远处结界内,嬴奋已经带人到了洪庙门口。

    洪庙门口。

    嬴奋面露一丝狰狞,看着洪庙内王雄转过身来。

    王雄旁边是已经淡化到极致的王洪残魂。

    “王雄?在这蛇毒之下,你居然没有被毒倒?”嬴奋惊讶的看向洪庙内的王雄。

    洪庙内的王雄,目光冰冷,还未说话,外界之人已经炸开了锅。

    “果然是四皇子下毒!”

    “他为什么要下毒啊?”

    “四皇子这是,这是在谋害大秦藩王?”

    ……………………

    ………………

    ……

    无数百姓惊讶的看着里面,对于里面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而里面的人,却听不到外面的人说话一般。

    四周侍卫顿时焦急的冲击结界,但,结界太过坚固,一时难以打开。

    “四皇子,你可知道,你现在在践踏大秦律法,在知法犯法?”王雄冷冷的说道。

    “犯法?哈哈哈,今天过后,谁知道我在犯法?所有人只会以为是姜子山做的罢了!”嬴奋冷笑道。

    “哦?这么说,你偏偏挑在这个时候,为的就是嫁祸姜子山?”王雄冷声道。

    “是又如何?王雄,你不配为东方王,王洪死了,就应该削藩!”嬴奋冷声道。

    一旁王洪残魂眼中一冷:“削藩?呵,当初五方王结盟,人皇如何说的?你一个皇子,也敢插手诸王之盟?”

    “王洪,你都已经死了,一缕残魂,就不要再吵了,呵,这其实也怪你,你早早的让王雄做个富家翁不好吗?让他手握重器,不就是让很多双眼睛盯着他吗?今天,我不杀了王雄,来日还有别人杀了他的!”嬴奋冷笑道。

    “放肆!”王洪一声怒喝。

    “放肆?呵呵,你看我如何放肆的,今天,我就当着你的面,杀了王雄,再夺取天道种子,最后再将你这缕残魂湮灭,如何?”嬴奋大笑道。

    王洪目露阴寒:“人皇四子,其他三子,个个人中龙凤,就你这四皇子,一滩烂泥,扶不上墙。自以为很了不起,却是庸俗之辈,难怪连人皇都不待见你!”

    “你!”嬴奋眼睛一瞪。

    “嬴奋,看在人皇对家父做了那么多的份上,本王再劝你一句,及时收手,莫要自误!”王雄冷冷的说道。

    “自误?哈哈哈,一将功成万骨枯,自误又如何?我儿嬴胜已经让我下定了决心,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王雄,现在,你身边已经无人可用,你杀我儿,今天,我要你给胜儿陪葬!杀,给我杀!”嬴奋面露狰狞的一声大吼。

    “是!”身后一众下属一声应喝,顿时蜂拥而入,直冲洪庙而去,眼看就要扑到洪庙内部了。

    “轰~~~~~~~~~~~~~~!”

    一声巨响,所有扑向洪庙之人,居然瞬间炸飞了出去。却是巨门、巳心动了,二人近乎同时出手。让一群武宗境,瞬间倒飞出去。

    “什么?”嬴奋脸色一变。

    “嬴胜之死,不在本王,而是在于其不自量力,不知死活,就算没有本王,他也早晚死在其愚蠢之下,而你,也是如此!”王雄冷冷的说道。

    “你们也没有昏死?怎么可能,上,给我上,今天一定要王雄死!”嬴奋吼叫道。

    “是!”一众下属应声喝道。

    这一刻,众人明白,王雄一行不死,所有人都将落罪了。

    而嬴奋更是扑向不远处的黑甲将军,那个姜子山撒豆成兵的武圣实力傀儡。

    “给我动!”嬴奋猛地一催动。

    “咔咔咔!”黑甲将军忽然又动了。

    “小心!”巨门脸色一变。

    此刻的王雄,并没有关注嬴奋,而是看向父亲残魂。

    “爹!”王雄眼中闪过一股不舍的泪水。因为,这一刻,王雄感应到天眼已经彻底融入自己的天道窍了,而父亲的残魂,也好似风中烛火,随时熄灭了。

    “雄儿,听为父的话,好好活下去!”王洪残魂虚弱道。

    “爹,孩儿,孩儿想你!”王雄眼中泪水涌出。

    “看到你如今,为父也满足了,为父残魂要散了,最后,为父教你这天眼使用,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王洪眼中闪过一股惋惜之色。

    那眼神充满了不舍。王雄看的明白,那是父亲的不舍。父亲也有着一番争霸天下的雄心,可惜,一切已经成了过往云烟。一切已经不在了。

    “嗡!”

    王洪残魂最终崩散而开,化为一道道绿色烟气直冲天眼而去。

    “轰隆隆!”

    就在这一刻,东岛之上,忽然间乌云密布,滚滚乌云密布之中,一股浩瀚的天威酝酿而出。

    无数百姓抬头望天之际,却看到乌云从中瞬间裂开一道细缝,一只三千丈大的眼睛,骤然睁开。

    黑色的眼珠,瞳孔漆黑,好似黑洞,虹膜四周,两个好似恒星般的球体环绕。

    九品天眼开,一股浩大的天威直冲而下。

    整个东岛的所有百姓,瞬间全部跪拜而下。一股恐怖的天威,刺破天穹,直冲洪庙山谷而来。

    “轰~~~~~~~~~~~~~~~!”

    一声超级巨响,洪庙山谷的大阵轰然爆炸而开,恐怖的天威携带者一股刺寒的气息,直冲山谷所有人。

    “噗通!”“噗通!”……………………

    一瞬间,包括嬴奋在内,所有人都被这股天威冲击的心神巨颤。就好似灵魂攻击一般,天威之力,直接让所有人的灵魂战栗了。

    除了武圣还勉强能够保持清醒,其它所有人都瞬间跪下,内心只剩下颤栗。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天威之下,莫可匹敌。

    “噗!”嬴奋更是被这一股天威冲击的灵魂巨颤,一口鲜血骤然喷出。

    “不,不,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炼化了天眼,不,噗!”嬴奋露出绝望之色。

    此刻的王雄,却是看着天眼,眼中泪水不断:“爹,孩儿会让害你之人,碎尸万段,永世不得超生!”

    天眼颤动,可再也没有王洪的回音了。

    东岛之上,只有王雄一人站着,全岛其他人,已然全部跪下。无论是谁,都逃不过王洪那最后的天威。

    王洪算是将自己的一切交给王雄了。这一刻开始,王雄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东方王。

    王雄心里难受,看着那浩瀚天眼,好似父亲还在看着自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