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五十八章 嬴奋的最后手段
    “两枚就两枚,哼!”姜子山恼恨道。

    所有人一阵疑惑,什么两枚?

    但,嬴奋听懂了。

    听到姜子山的话,嬴奋露出一丝冷笑,轻轻一挥手。

    四周,在暗处,无数嬴奋安排的人,轻轻点了点头。

    山谷之中,姜子山胸口再度被余烬撕出一块巨大的血肉。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翻手之间,从先前的盒子中,取出最后一枚豆子。

    这枚豆子有拳头大小,漆黑无比。

    “还有?”余烬脸色一冷的扑了上去。

    “六丁六甲,天兵天将,出!”姜子山面露狰狞的一声大喝。

    黑球轰然砸落在地。

    “小心!”余烬一声高喝,通知群狼小心。

    群狼猛地一退。

    毕竟,黄豆大小的金豆子,就能凝聚一个金甲战士,如今,拳头大小的黑球,那要变成多么强大的傀儡啊?

    “轰~~~~~~~~~~~~~~~~~~~!”

    一声巨响,那黑球落地瞬间炸开,炸开的瞬间,化为一个三丈高的黑甲将军,这将军通体漆黑,同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黑气。

    黑气庞大,仅仅瞬间,就将整个山谷笼罩了。

    “什么怪物?”余烬惊讶道。

    “吼!”黑甲将军一声怒吼,扑向余烬。

    “轰、轰、轰!”

    黑雾中响起一连串的撞击声,却是余烬和黑甲将军在战斗之中。

    “武圣?这傀儡是武圣实力?”黑雾中的余烬惊叫道。

    “轰隆隆!”

    黑雾中大战越发激烈了起来。

    外界山峰之上的百姓渐渐看不清黑雾笼罩的山谷了。

    “撒豆成兵,能洒出个武圣?”有人惊讶道。

    “我根本看不清了,整个山谷都漆黑一片了!这是姜子山的法宝?”

    “好诡异的法宝,看那黑气,好似形成了一个罩子,黑气不往外扩散了!”

    “黑甲将军是武圣,姜子山也是武圣,这下,王雄要惨了!”

    …………………………

    ………………

    ……

    百姓看着黑雾笼罩的山谷,脸色一阵复杂。

    而另一座山峰之巅,殷冲虚、周池、青环郡主却不这么认为。

    “可笑的姜子山,以为多个武圣打手,就能从王雄手中抢天眼了?巨门还没动呢!”周池冷笑道。

    “今日过后,姜子山却要出名了!”殷冲虚也不看好姜子山。

    “咦?这黑雾笼罩山谷,怎么好像一个结界啊,我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了!”青环郡主却为王雄担心道。

    “哦?好像真的是一个结界!”殷冲虚惊讶道。

    另一处山峰之上,嬴奋露出一丝冷笑看着黑雾笼罩的山谷。

    “当然是结界,呵,这才是我从吕先生手中借来最重要的宝物,那枚黑甲将军,只是一个诓骗姜子山的假象,制造黑色迷雾工具。真正的重宝,就是我要布置的这个结界法宝,结界一成,非我解开,谁也不能破开,哼,里面的声音也听不到了?那就好!”嬴奋露出一丝冷笑。

    手举一枚黑色的珠子,嬴奋踏步跨入了结界内部,结界在触碰到珠子之际,让嬴奋轻而易举的就跨入其中了。

    ----------------

    神都海,大船之上。

    远远的,吕先生、嬴东、左百峰喝着茶水,看着东岛之上。

    却看到,那洪庙山谷方向,忽然间冒出滚滚黑气,继而形成一个诺大的结界。

    “看来,我的计划成功了,吕先生,待会结界内,发生什么,都可以嫁祸姜子山了!”嬴东喝了口茶兴奋道。

    “嫁祸姜子山?呵!”吕先生微微笑了笑。

    “这还多亏了吕先生的宝物!黑雾笼罩,谁也看不清内部,等黑雾散去之际,已经尘埃落定了。姜子山杀死王雄!”嬴东冷笑道。

    “咳咳咳,嬴东,我刚才说的,跟我回赤练圣地做圣子,你再考虑考虑!”吕先生咳嗽道。

    “吕先生,你知道的,神都四周,你带不走我的!”嬴东也笑道。

    “你会答应的!”吕先生自信的一笑。

    嬴东眉头微皱,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

    洪庙之中。

    王雄没有理会外界姜子山的冲撞,是因为,父子相见,极为难得。

    王洪利用残魂之力,帮王雄炼化天眼,炼化同时,王洪的残魂也在缓缓消散。王雄哪有时间顾忌外面?

    看着父亲的残魂消散,拼命帮自己炼化天眼,王雄鼻头一阵酸涩,眼中一阵湿润。

    炼化天眼,哪有那么容易,若不是王洪帮忙,王雄最少要十年才能将其炼入天道窍。此刻王雄没有阻止,也不想枉费父亲的一番苦心。

    “爹,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王雄看着王洪残魂难受道。

    “我不知道,当初我撕裂这片残魂在此留守,本体不知道最终结果!”王洪残魂摇了摇头,好似不愿意说。

    “爹,你告诉我吧,我都知道了,你早就知道自己死期了,说明你早就知道谁会害你,而你死后,一切那么平静,说明没有逃出那个结果,爹,你告诉我!”王雄红着眼睛道。

    “雄儿,爹的仇,你还是不要去了。好好照顾自己!我也可以去见你娘了!”

    “爹,我明白你现在的状态,撕裂如此大的残魂在此,你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你都形神俱灭了。怎么去见娘?告诉我,告诉我,谁害死了你,我要报仇,你不告诉我,我去找诸王询问,爹!”王雄泪水打湿了衣衫。

    捏着拳头,王雄眼中满是坚决和恼恨。

    王洪残魂一阵纠结。

    “爹,你告诉我,我保证,我保证不提前去报仇,在没有足够实力之前,孩儿保证,绝不妄动!”王雄咬牙切齿道。

    王洪看了看王雄,摸了摸王雄的脑袋,眼中也蕴含着一股湿润。

    “爹!我知道你担心孩儿,但,孩儿已经开窍了,孩儿不会莽撞的,求你了!”王雄已经泣不成声。

    “雄儿,不是为父不想告诉你,只是……!”王洪依旧踌躇。

    “爹,你不说,回头别人骗我,我也会相信,还不如你告诉我!爹,你放心,孩儿一定保护自己,在确定自身安全,才去报仇,否则,就让我……!”王雄正要赌咒发誓。

    “不要说了!”王洪的残魂快速捂住王雄的嘴。

    赌咒?王洪可不要儿子赌咒发誓。

    “好,我告诉你,但,你答应我的,一定要做到!”王洪红着眼睛道。

    “是,爹,你说!”王雄捏着拳头道。

    “是我的恩师,生丹圣地之主!”王洪苦涩道。

    “生丹圣地,你的恩师?”王雄脸上一狠。

    虽然猜到和生丹圣地有关,但,此刻听到父亲提到,王雄依旧好不恼怒。

    “当年拜在师尊门下,我以为是我的幸运,却不想,一切都是一个局,一个师尊对我设的局,不,是整个生丹圣地对我设的局!哈哈哈,那么多仙人,就为了算计我一个普通凡人?”王洪面露悲苦之色。

    “爹,你放心,孩儿有生之年,一定要杀光生丹圣地,谁也别想跑!”王雄语气中带着一股滔天杀孽。

    “生丹圣地?呵呵,雄儿,生丹圣地不是那么简单的,它比大秦还要强大,生丹圣地是为父的噩梦,我恨他们,除了她!呵呵,还真是天真!”王洪苦笑道。

    “谁?”

    “我的小师妹,当年,就是她告诉我真相的,想让我逃,可是,我根本逃不掉,小师妹也想尽办法帮我逃出囚笼,可惜,她的努力都白费了。雄儿,以后,你若见到她,代我对她说声谢谢,最少,她的提醒,让我为你做了一些筹备!否则,你也早就死了!你要感谢她,她叫‘阿离’”王洪带着一股感激道。

    “父亲放心!”王雄点了点头。

    ---------

    王雄在洪庙之内,在父亲残魂协同之下炼化着天眼。

    外界,姜子山催动黑甲将军,顿时将余烬打退,滚滚黑雾笼罩整个山谷之中,众人瞬间看不清外界一切了。

    “又是一个傀儡?武圣?姜子山还真是不自量力!”巨门脸色一变。

    巨门扭了扭脑袋,准备加入战局。

    “不对,等等!”一旁巳心陡然脸色一变。

    “干什么?”巨门疑惑的看向巳心。

    巳心虽然变了模样,但巨门还是知道他是谁的,只是一直搞不清楚,这巳心怎么忽然就听王雄的话了。

    “黑雾之中有毒,小心!快,封闭天顶窍,不要吸纳一丝天地灵气!”巳心马上说道。

    “黑气有毒?”巨门脸色一变。

    “不错,这是赤练圣地的蛇毒‘醉生梦死’!融于天地灵气,通过天顶窍进入人体内,让人昏睡过去,很少有人知道!”巳心肯定道。

    巳心乃是赤练圣地的圣子,说这是毒,那肯定错不了。

    巨门瞬间学着巳心封住的天顶窍。

    但,其他人却没来得及。

    就看到,一旁的巨阙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大人,我头有点晕!”一个官员惊叫道。

    “我也是!”张正道脸色一阵难看。

    “有毒,黑雾有毒!”一众官员惊叫道。

    “好胆!”张正道面露狰狞。

    可惜,一众大秦官员都来不及解毒了,黑雾中的毒气太过霸道,近乎发现的瞬间,就昏死了过去。

    “呜呜呜呜!”

    一众战斗的青狼,摇摇晃晃之间,忽然倒在了地上。

    “黑雾有毒,姜子山,你找死!”余烬瞪眼惊怒道。

    可下一刻,余烬也懵了,因为就看到那得意中的姜子山,居然身形摇摇晃晃的也倒在了地上。

    姜子山也中毒倒地了?

    姜子山倒地了,一众傀儡瞬间不动了,包括那黑甲将军。

    余烬一阵茫然?什么情况?姜子山下毒,自己中毒了?

    “呼!”

    余烬从骷髅形态变成狼形,一脸茫然。这还是余烬第一次见到这种自杀性的战斗。这姜子山是来搞笑的不成?

    余烬正要上前查探,可刚走了两步,脸色一黑。

    “不好!”余烬惊叫道。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余烬化为骷髅形态,可以抵挡毒素,可如今是狼形,哪里抵挡的了?毒气通过天顶窍瞬间进入体内。

    “嘭!”余烬瞬间跌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余烬昏死过去的瞬间,所有骷髅也全部跌倒在地。

    山谷之中,瞬间变的静悄悄一片。

    “余烬也中毒了,先生小心!”巨门脸色一变的看向王雄。

    黑气也笼罩了王雄,但,王雄的天顶轮可是太极阴阳轮,毒气对王雄无效,王雄依旧在炼化天眼之中。

    “咦?王雄居然不怕这蛇毒?”巳心圣子露出惊诧之色。

    王雄那边正在和父亲残魂交流。王洪残魂越发的黯淡,离飞灰湮灭不远了,王雄不敢分神。直到巨门一声惊呼,王雄才反应过来。随着王洪一起转过头来。

    此刻,外界所有人都倒下了,只有巨门和巳心二人。

    “我父子最后告别,还有人敢来下黑手?小巳、巨门,你们先佯装倒下!我要看看,到底谁敢在这个时候算计我,哼!”王雄寒声道。

    巳心、巨门点了点头,佯装中毒,倒在了门口。

    如此一来,只剩下王雄一人了。

    果然,仅仅一小会,在黑雾之中,走来了一队身影。为首一个,正是一脸兴奋的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