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五十六章 群狼逞威
    王洪的残魂,而且还有一定的意识?

    一瞬间,所有看到的人,尽皆一片哗然。

    就连殷冲虚、青环郡主、周池都瞪大了眼睛。

    “王洪当年疯了?他将自己的灵魂撕扯下这么大一块留在这里?都四年了,还保持一定的意识?”周池惊讶道。

    “那,那真的是王洪的残魂?怎么……!”青环郡主也惊讶道。

    “我也不知道,王洪明知将死,将天眼交给人皇保管,可留下如此大的残魂,王洪死后,连转世都没有机会的啊!王洪这是疯了?”殷冲虚也露出惊诧之色。

    姜子山、张正道都没想到,这洪庙之中,还有王洪的残魂。

    “爹,到底怎么回事?谁杀的你?”王雄捏着拳头,红着眼睛道。

    王洪残魂看着王雄那恨意,露出一丝苦笑。

    “我请求了人皇,若你没有能力继承东方王位,人皇会给你一个富贵平安。这天眼也是给诸王之礼,人皇答应给你二十年,想不到,你开窍了。好,好,好!”王洪残魂带着一丝激动道。

    “孩儿差点误会人皇了!”王雄也苦涩道。

    “爹,为什么会这样,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明知将死,连转世都不要了?”王雄盯着王洪残魂难受道。

    “转世?哈,转世?为父根本就没法转世,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将灵魂撕碎,雄儿,你来了,那为父什么也不想说了,这九品天眼,都给你,三枚天道种子,为‘皆十一’、‘皆十三’、‘皆十七’!好好保护自己!”王洪残魂说道。

    说话间,王洪残魂一挥手。

    “嗡!”

    就看到,王洪雕塑的天眼忽然间脱离了雕塑,继而飞向王雄头顶。

    “这天眼,为父炼化数十年了,如今,为父帮你炼入‘天道窍’!”王洪探手一挥。

    “嗡!”

    王雄头顶上空,一丈高度,忽然间虚空撕裂出一个黑洞一般,天眼瞬间填补其中。同时,天眼好似冒出一道道线状光芒,瞬间刺入王雄体内。一时间,王雄感觉自己与天眼有了一丝联系一般。

    王洪残魂,在帮王雄炼化天眼?

    外界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王洪是王雄的父亲,这炼化,都不要王雄动手了!”

    “肯定的,王洪甚至还会抹去自己的印记,让王雄彻底掌握天眼!”

    ……………………

    …………

    ……

    外界众人一阵感叹,可这一刻,姜子山不愿了。

    “住手!”姜子山一声高喝。

    “张大人,人皇有令,这天道种子,我们四方王府分派,你来主持,你快阻止啊!”姜子山焦急的高喝道。

    张正道面露一丝苦涩。

    本来以为这差事没什么,可现在,张正道才发现,这差事还真是麻烦。

    张正道怎么也没想到王洪残魂会出现啊,王洪自己帮王雄炼化天眼了,自己要是插手,岂不是亵渎王洪在天之灵?除了这个愣头青姜子山,今日过后,诸王都会参自己一本的啊。

    可要是不管,那岂不是徇私枉法了?岂不是愧对人皇交代了?

    张正道张口正要说话。

    “张大人,你不用为难,这是家父留给本王的东西,四方王想要,就自己来拿,你不用管,谁有能耐,谁就来取!谁能取到,那是他本事,本王绝不胡搅蛮缠!”王雄背对着庙外,冷冷说道。

    张正道面色一阵古怪,自己可是来主持你们分派天道种子的,可王雄一说,自己就没事了?

    “好,姜公子,王雄的话,你也听到了,只要你不引外人前来,你要天道种子,自己去取吧!”张正道开口道。

    “好!”姜子山面露一丝狰狞。

    张正道带着一众官员退到一边。

    而四周的百姓却瞪大了眼睛。

    “不是御史大夫负责主持分派吗?怎么御史大夫不管了?”

    “御史大夫管不了,这东方王太强势了,王洪如此,这王雄也是如此!”

    …………………………

    ………………

    ……

    四周百姓露出惊奇之色。

    “王雄,看在王洪的面上,本公子等你片刻,快,停止炼化天眼,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姜子山站在庙外大喝道。

    身后三十个强者,个个拿起了刀兵。

    而王雄,好似根本不在乎这姜子山一般,头也不回,仅仅说了一句:“敢踏入洪庙者,杀!”

    “吼!”

    以余烬为首的天狼营,顿时面露狰狞之色一声应喝,一起看向对面的姜子山三十人。

    王雄依旧不理外界,接受着父亲的馈赠。

    这一刻,王雄没有丝毫儿女情长,父亲的残魂以消耗自身帮自己炼化天眼,自己有何理由再婆婆妈妈?

    外界的纷争,根本不许打扰自己。

    姜子山?王雄从来没有当对手过。

    王雄不在意姜子山,可,姜子山却对王雄恨之入骨。

    此刻,王雄不肯停下,却让姜子山分外恼怒,自己的话,难道是放屁不成?

    “一群野狼,也想拦本公子?都是气海境的玩意,我这些姜家仆卫可都是武宗境,上,给我上!”姜子山一声大喝。

    “是!”三十个下属一声齐喝。

    三十人各自取出刀剑,冲向洪庙。

    上次白子沙漠,姜子山对群狼的底细可是打探的极为清楚,自然不在乎这群狼的实力。气海境?连狼王都是气海境,怕什么?

    上次自己的属下损失惨重,这次从王府调集三十武宗境仆从,完全可以横扫一切。

    可笑那四皇子,还说帮我?我要你帮?

    “杀!”三十仆卫一声大喝。

    三十人齐喝,声势震天。

    “杀!”

    却在这一刻,五百群狼,陡然也是一声齐喝,巨大的杀气瞬间直冲而出,带出一股大风吹的姜子山等人脸色一变。

    “什么?群狼,群狼刚才说,杀?”

    “那五百青狼发的声音还真奇怪啊,好像人音!”

    “人音?我知道那狼王好像能口吐人言,怎么,所有青狼都可以吗?”

    “那,那岂不是,都是武宗境?”

    ……………………

    ………………

    ……

    四周观望的百姓顿时露出惊诧之色。

    五百武宗境?说笑吧!

    就那三十个仆卫也是骤然脸色一变。这五百气海境的群狼,怎么都变成武宗境了?

    “假的,本公子在白子沙漠调查清楚了,都是气海境,不可能到武宗境的,那狼王例外,除了狼王,别的都不算!”姜子山也露出一丝惊慌。

    可,给自己打气是没用的,事实就是事实。

    两方瞬间接触了,接触的瞬间,群狼的实力就清晰。

    “轰、轰、轰………………!”

    平均两狼撞一个仆卫,瞬间,三十仆卫全部被撞飞了出去。

    撞飞出去?不,群狼岂会就此放过,瞬间全部扑了过去。

    “轰隆隆!”

    “啊,是武宗境,都是武宗境!”

    “公子,不对劲,啊,我的胳膊!”

    “混蛋,滚开,啊啊啊,我的腿,混蛋!”

    …………………………

    ………………

    ……

    五百对三十!

    都是武宗境,就算群狼修为稍微弱一点,但,也有限,瞬间,残暴的一幕爆发了。

    一个仆卫,瞬间被群狼咬住了四肢,撕拉一声,瞬间被撕成了碎片,鲜血、内脏爆洒空中。

    一面倒的屠杀。

    根本不是群狼之敌啊。

    姜子山瞪大眼睛,不相信这是真的,这一切来得太诡异了。

    不都是气海境吗?怎么忽然全部变成武宗境了?

    姜子山恼怒的忽然看向远处一颗大树之下。

    那大树之下,嬴奋露出一丝冷笑。

    “我给你送来重宝,你居然还跟我谈条件?在用不到我重宝的情况下,你得到的天道种子都是你自己的,行啊,那你去斗啊,我偏偏就不告诉你这群畜生都是武宗境,我看你还用不用我的重宝!”嬴奋冷笑之中。

    姜子山却恼怒无比:“你明知道,却不告诉我!”

    姜子山恼恨之际,依旧不想动用那重宝,甚至连一众下属的死活都不顾,踏步直冲洪庙而去。

    姜子山可是初入武圣!那王雄才什么修为?擒贼先擒王,拿下王雄,不但得到天道种子,连这群狼也将投鼠忌器。

    “王雄,你给我停下!”姜子山一声大喝,瞬间到了近前。

    “王爷有令,敢踏入洪庙者,死!”余烬陡然一声大喝扑了上来。

    扑上来的瞬间,所有人都看的出来,这余烬也是武宗境。

    “武宗境,就不要在本公子面前丢人现眼了!”姜子山一声冷笑,一掌拍去。

    “吼~~~~~~~~~~~~!”

    余烬陡然一声大吼,跳到空中的身体陡然冒出滚滚黑气,黑气中,余烬的身形快速变化,转眼化为一头巨大的骨狼。

    骨狼一出,一股滔天气焰直冲而出,瞬间与姜子山相撞而去。

    “轰~~~~~~~~~~~~~~!”

    一声巨响,姜子山身形瞬间被冲撞的倒飞而出。骨狼利爪,更是在其胸膛上撕下大片碎衣。

    “什么?”四周尽是惊呼之声。

    “武圣?那狼王是武圣?”

    “怎么变成骨头狼了?”

    “那气流没错,山崩地裂,我站在这里,都能感受到大地一震,是武圣?”

    “难怪王雄连头都没有转过来一丝!”

    …………………………

    ……………………

    ……

    顿时,四周一片惊呼之声。

    姜子山更是活见鬼了一般。

    “武圣?你们怎么做到的!”姜子山惊叫道。

    要知道,几个月前,这群狼包括狼王都是气海境啊,可如今,狼王实力居然有武圣实力。这,这不可能啊!

    姜子山惊叫。另一边,三十仆从也死了大半。转眼间,满天肢体、内脏,鲜血四溅。

    姜子山的属下要死光了,而姜子山更是被余烬挡了下来。

    一旁张正道等人看着这血腥的场面,尽皆皱眉。

    “张大人,要不要管管?”一个官员担心道。

    “姜子山自找的,让他们自己斗吧!”张正道冷声道。

    远处一座山峰之上。

    青环郡主露出喜色。周池咽了咽口水,虽然早知道这群狼的厉害,可如今看到,依旧震撼不已。

    “姜子山,不自量力!”殷冲虚却露出一丝冷笑。

    殷冲虚在王雄手中吃过大亏,自然知道王雄的厉害。姜子山带来的人,算是全完了。

    更何况,那边巨门还没出手呢。就已经招架不住了?

    殷冲虚不屑的看了看姜子山,更看了看洪庙中的王雄。

    至始至终,王雄连一点波动都没有。好似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般。

    而另一处山峰之上。嬴奋露出一丝冷笑:“姜子山,我看你现在用不用我的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