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五十三章 道种、道花、道果
    东方王府行宫!

    “姐夫,三日后,四方王代表可以参与争夺你的天眼,御史大夫张正道负责主持,你先前在殿上将他喷的那么惨,他不会到时刁难你吧?”周池担心道。

    “张正道?有些迂腐,但,为人还算正直,应该不会!”王雄摇了摇头。

    “周池,你要代表南方王府参与?”青环郡主皱眉道。

    “哈哈,这是我姐夫,我当然不参加了!”周池顿时讪笑道。

    “哼,你参加也没用,就算你们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是王雄对手,那殷冲虚,上次和巳心圣子合伙对付王雄,结果,还不是给王雄打败了?”青环郡主得意的说道。

    “啊?真的?”周池惊诧道。

    “还能有假?我猜想,殷冲虚也不想参加了吧!”青环郡主想了想道。

    “说到殷冲虚,的确奇怪,刚才在定央殿,他居然站在西方王的位置,他不是国兽的小尊吗?为何能代表西方王?”王雄露出一丝惊奇。

    “我也不清楚,殷冲虚好像和西方王有亲戚关系,而这次西方王没有来人,就让殷冲虚代表了,不过,看殷冲虚至始至终不发一言,看来,真的被姐夫打败了!”周池解释道。

    “那只有北方王,姜子山了?”青环郡主眉头微皱。

    “姜子山?”王雄露出一丝冷笑。

    “姜子山肯定要跟姐夫争的,这小子,我看他就不是好东西。这次不知带了多少人来神都,天眼可别给他抢去了!”周池担心道。

    “天眼?已经是本王的了,姜子山唯一能争的,只有天道种子罢了,而天道种子,本王岂会让与他?”王雄冷笑道。

    “天眼?天道种子?姐夫,我一直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周池露出不解道。

    “这天地间,万物皆为天道所化,万物运行,都在天道之内!”王雄解释道。

    “天道?我听说过啊,听我爹说,天道有三百多条!”

    “一共三百二十四条天道,对应三百二十四类天道种子,每类天道种子,可以调动相应天道一部分力量!”

    “那天眼呢?”周池不解道。

    “天道种子,又叫‘道种’,它在气运的滋养下生长,共有三个形态‘道种’、‘道花’、‘道果’!而天眼,就是真神赐予的‘道花’!道种只有通过道花才能调动天道之力!”王雄解释道。

    “道种、道花、道果?我听的有点晕!”青环郡主无语道。

    “没什么好晕的,你只要记住,道种、道花,是真神赐予,可以调动天道力量的宝物,道花是天眼,道种能引导天道之力!”王雄解释道。

    “真神为什么会赐予天眼?”

    “因为道种、道花需要气运来滋养,气运是无数百姓的感念的汇聚,建国、立宗,都可以收集气运,可真神不能建国、立宗,就将自己的道种、道花赐给君王、宗主,因为这一切来自真神,所以,君王收集的气运,会有十分之一流向真神,供真神自己使用!”王雄解释道。

    “我明白我爹大印上那句‘代天牧民’是什么意思了,拥有天眼的人,是将子民当做牲口圈养放牧,为了收割子民产生的‘气运’?”周池惊愕道。

    “呃!你这里理解也勉强可以吧!不过,子民是用来敬的,不是牲口。国、宗保护百姓,得百姓之感念,汇聚成滔天气运,而百姓也供国、宗更强大,各取所需!”王雄解释道。

    “那,怎么驱动天眼啊,用我爹那大印?”青环郡主回忆道。

    “大印内有天眼的引子,可间接能催动天眼,但,最好还是将天眼炼化入体,这样才能成为自己的!”王雄解释道。

    “怎么炼化?”青环郡主不解道。

    “人有三脉七窍,你们知道吧!”王雄笑道。

    “当然,我现在已经开辟天顶、丹田二窍了!”青环郡主想了想道。

    “不错,人虽然有七窍,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全修,有的人修一两个窍就绝世厉害了,七窍,有六个在身体之内,还有一个第七窍,天道窍。却在人的体外!”王雄解释道。

    “体外?”二人惊讶道。

    “不错,这个天道窍,是人沟通天道的桥梁,这个窍,看不到、摸不着,可冥冥之中,就在那里,那里可以安放天眼,可以引动天道之力,那里可以收纳无尽气运,供应道种生长!”王雄解释道。

    “看不到,摸不到,那怎么确定存在?”青环郡主不解道。

    “事实就是存在的!只有炼化天眼之人,才能感应到!”王雄解释道。

    “炼化后,天眼不是就离不开身了?当初我爹不在旁边,用我爹的大印,为什么能引出天眼?”青环郡主不解道。

    “天道无处不在,大印只是一个引子罢了!”王雄解释道。

    “哦!”青环郡主依旧有些不明白。

    “我听说,东方王府的天眼里,有三枚天道种子!”周池回忆道。

    “哦?三枚吗?一枚是随同天眼一起被真神赐予的,那另外两枚,就是我爹后来收集的?”王雄神色一动。

    “那天眼里,天道种子越多,威力越大?”青环郡主好奇道。

    “那是当然,九枚道种以内,是九品天眼!”王雄点了点头。

    “那这天道种子还真是至宝!”周池感叹道。

    “是啊!说起来,我也要感谢人皇!”王雄深吸口气,微微一叹。

    这一刻,王雄也终于明白,为何王洪当年会将九品天眼交给人皇保管了,天道种子太过珍贵,留在东方王府,根本就是祸乱之源。只有人皇才能守得住。

    三人聊着的时候,巨门、巨阙、余烬气冲冲的回来了。

    “先生,出事了!”巨阙气愤无比的叫道。

    “你们不是去要账了吗?怎么,还有人敢赖账?”周池惊讶的叫道。

    巨门点了点头。

    “什么?他们疯了吗?这是找死啊!”周池惊叫道。

    “怎么回事?”王雄双眼一眯的看向巨门。

    “先生,我们这次赢的太多,很多赌庄都拿不出足够的灵石,只愿意将我们的赌注奉还!”巨门苦笑道。

    “拿不出足够的灵石?呵呵,可笑,当初极力诋毁本王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们灵石不足?现在赔了,就想赖账?哼,赌庄里没钱,开赌庄的那些人没有吗?”王雄冷声道。

    “我们去找了啊,可,第一个赌庄后台,有些……!”巨门脸色难看道。

    “后台?谁!”王雄沉声道。

    “张正道的儿子,就是那天被先生丢入神都海的海运使!”巨门说道。

    “那个小张大人?呵,那又如何了?”王雄皱眉道。

    “那小张大人在赌庄占股一半,按道理说,我们在那赌庄下注一万灵石,取其半,再五十倍,就是二十五万灵石!那小张大人根本没有这么多钱,就不肯给,其他人看小张大人赖账,也跟着赖账了,言说,小张大人要是给钱,他们才给!”巨门苦笑道。

    “愿赌服输,不给?想都不要想!”王雄冷冷道。

    “可,那小张大人的父亲是张正道啊,三日后,张正道主持王爷取回天眼的争夺。万一!”巨门担心道。

    巨门不怕小张大人,而是担心影响王雄大计,所以……。

    “不用担心张正道,本王还需要这批灵石回去稳定东方封地,谁也别想赖账,那小张大人?呵呵,既然如此,你们直接去张正道府上。找张正道要钱!就说本王说的。”王雄一声冷哼。

    -------------

    御史大夫府上。

    张正道从朝会归来,一身疲惫,回想朝堂上的一切,露出一丝苦笑:“是老了吗?呵呵,老夫这么多年,居然被几个小辈弄的团团转。嬴奋、嬴东?还有我那孽子,还真是混账啊……!”

    “老爷!”却是管家快速冲入大殿。

    “怎么了?”张正道沉声道。

    “老爷,不好了,那东方王的手下,带着一批青狼来了,还说要见你!”管家担心道。

    “哦?东方王的人来我府上,可说来意?”张正道沉声道。

    “说是要、要、要账!”管家苦笑道。

    “荒谬,老夫何时欠他账了?”张正道一瞪眼。

    “老爷,不仅那群狼,还有很多百姓跟着看热闹呢!”管家担心道。

    “走!”张正道一甩袖子,带着一股愤怒的走向大院之外。

    大院之外,余烬、巨门踏在门前,目光冰冷的看着一众门卫。

    四周跟来各大赌庄的人,还有很多看热闹的百姓。

    “混账,你们来我府上干什么?快滚,快滚!”小张大人在门口,顿时焦急的叫道。

    “欠债还钱,小张大人,我家王爷的钱,可不是谁都可以贪墨的!”余烬冷冷的说道。

    “你们敢,这可是御史大夫府,冲撞御史大夫府,你们要,你们要……!”小张大人急的满头大汗。

    “放心,我们没有直接闯进去,就是给御史大夫的面子,不过,你要不还钱,那谁的面子也没用!”巨阙冷笑道。

    “哼,还钱?你们是穷疯了吧,二十五万灵石,我全府都没有!”小张大人急怒道。

    小张大人焦急之际,余烬、巨阙却是神色一肃。四周的嘈杂也是陡然一静。

    却是张正道走出来了。

    “张大人!”巨门郑重道。

    张正道一出来,就看到四周聚了无数青狼和百姓,顿时眉头一挑。

    “爹,爹,东方王府欺人太甚,这刚下了朝会,就让一群野兽闯我府上,他们是来报复的!”小张大人马上一个屎盆子扣了上去。

    张正道脸色一冷。

    “张大人,我家王爷说了,张大人是斯文人,让我们不得冒犯,但,这位小张大人欠我等二十五万灵石不还,还请张大人给个说法!”余烬开口说道。

    “二十五万灵石?”张正道脸色一变。

    “这是赌约!”巨门递上一纸赌约。

    “骗子,你们是骗子,这不是真的!”小张大人上前就要撕毁。

    但,巨门一个躲闪,避开了小张大人。

    “放肆!”张正道眼睛一瞪。

    “爹!”

    “站一边去!”张正道眼睛一瞪。

    “我!”小张大人一脸焦急。

    巨门将赌约递到张正道手中。

    “我家王爷说,张大人一身正气,不可能撕毁这赌约的,让我可以交给你看!”巨门郑重道。

    张正道仔细看了一下赌约,看完之后,眉头一挑,扭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孽障,你在赌庄参股了?我怎么跟你说的?不许沾染赌庄,你居然将我的话当耳边风?”张正道眼睛一瞪。

    “爹,我,我,你听我说!”小张大人惊恐无比。

    张正道扭头看向身后的管家:“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老爷息怒,是少爷不让说,我,我…………!”那管家惊恐无比。

    “好,好,好,看来,老夫不清理一下,家里都要给你们弄的乌烟瘴气了!”张正道瞪眼道。

    “老爷息怒!”一众家仆顿时跪了下来。

    “张大人,我家王爷说,二十五万灵石,也不是什么大数目,但此赌局,事关东方王府威仪!所以,不得已打扰了。”巨门适时开口道。

    张正道看了看赌约,眼中变幻了一阵,最终点了点头:“去禀报王雄,明日正午前,灵石奉上!”

    “多谢张大人!”巨门微微一礼。

    “爹,不可啊,二十五万灵石,我们家没有这么多啊!就算卖了所有产业也不够啊。”小张大人惊叫道。

    “人无信不立,子不教,父之过,我就最后为你的行为负一次责,家中灵石不足,老夫的老脸还可以借,等还了这次债务,你就不是我儿子了,哼,孽子!”张正道气愤的一声怒吼。

    “不要,爹!”小张大人惊恐的叫道。

    “哼!”张正道一甩袖子,调头回府了,根本不愿继续留下来丢丑。

    而张正道愿意还钱,却让四周赌庄的人露出茫然之色。怎么办,张正道都愿赌服输了,我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