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四十九章 杀手锏
    千言万语汇聚一句话。你,王雄,不配为大秦王爵!该削藩!

    罪名可以不成立,但,王爵必须撤。

    “启禀人皇,王雄乃是东方王王洪之子,本朝也不该太过苛责,臣以为,当以继承降等封爵,昔年王洪为王爵,王雄当封公爵,继承其父‘东方’之号,为东方公!”张正道开口道。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

    ……………………

    …………

    一时间,满殿尽是附议之声。

    东方公?东方王?一字之差,天差地别啊!

    王雄露出一丝冷笑。

    一旁左百峰闭口不再多言,因为左百峰觉得自己目的已经达到了。成功的祸害了王雄。

    所有人都看向人皇,等待人皇恩准。

    人皇坐于龙椅之上,依旧看不出喜恶,仅仅说了一句:“诸王何意?”

    一声诸王何意,大殿之中顿时一静,所有人都看向那诸王之区。

    今日,前来参加朝会的诸王,只有太武王一人,其它都是一些代表。

    太武王沉默了一下,一旁青环郡主焦急不已,似乎要开口一般。

    太武王一按青环郡主的手,让其不要说话。

    太武王眯眼看向大殿四方。四方朝臣来势汹汹,可是拼了命的要将王雄削藩啊。

    而王雄依旧处变不惊,好似有什么依仗。

    太武王沉默了一下看向人皇道:“人皇,此事我就不插手了,请人皇决断!”

    “爹!”青环郡主焦急不已。

    爹不是答应要帮王雄的吗?为何不管了?

    太武王却是摇了摇头,让青环郡主不要插口。

    王雄看了看太武王,却是微微一笑。青环郡主没看出这里了的厉害关系,王雄却是看的出来。

    人皇虽说让诸王开口,其实,这件事还是人皇乾纲独断。太武王真要直言了,岂不是在插手人皇的权利?

    不管支不支持王雄,对王雄来说,都是不利的。

    如今,太武王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同样也将难题给了人皇,像是告诉人皇,你的决定,旁边还有诸王看着呢。我们可以不管,但,你也不要寒了我们的心。

    而大秦诸王,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太武王因为在神都,碍于女儿的恩情,不得不来参与,可其他六王呢?

    一个也没来!都是一群老狐狸!自然看得清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只是派遣了一些小辈前来充数而已。

    小辈的话,不管说什么,都无伤大雅,人皇也不会怪罪,只会觉得他们还年轻,太莽撞罢了,以至于,其它六王什么也没交代。

    “启禀人皇,在下觉得,御史大夫所言不错,王雄为大秦寸功未立,能封为东方公,已经是天大的赏赐了,不,就算封个东方侯,也是莫大赏赐了!”姜子山忽然开口叫道。

    姜子山一开口,满朝文武露出惊诧之色。

    这是北方王的世子?这是在拆王雄的台?

    一旁周池也瞪大眼睛:“姜子山,你疯掉了?说的什么胡话!”

    “我没说胡话,我就是觉得王雄,不该封王!”姜子山顿时叫道。

    一旁青环郡主气愤无比。而太武王却是双眼一眯的看向姜子山。

    诸王顺位继承人继承王位!不要说老的四方王,就是新的四王也不可能松口的啊。这事关自己权利。

    这姜子山怎么敢如此说?他不怕北方王抽死他吗?或者,北方王第一顺位继承人,那嫡长子抽死他吗?

    其它一众代表也是皱眉厌恶的看向姜子山。

    “人皇,既然问到我了,我代表南方王府,支持王雄继承王位,这是当初人皇与四方王说好的,谁也别想撕毁盟约!”周池叫道。

    大殿之中,气氛变得极为紧张了起来。

    其它诸王代表,有人好似得到过提示,闭口不言,也有人跟着开口,自然支持周池的话。

    “姜子山代表北方王,支持削王雄王爵,这是来自诸王的声音,请人皇裁决!”张正道抓到机会,一声高喝。

    “请人皇裁决!”满朝文武顿时一声高喝。

    周池、诸王代表一起看向姜子山,那神情好似在看蠢货一般,不用猜,这是诸王的猪队友,等姜子山回去,看北方王怎么抽他。

    但,姜子山却神色平静,好似不在乎北方王的斥责一般。

    “请人皇裁决!”张正道再度一声高喝。

    人皇转头,最终看向王雄:“王雄,你可有话说?”

    王雄看了看满朝文武,露出一丝轻笑道:“本王只是觉得,这百官,好不可笑!”

    这百官,好不可笑!

    王雄一句话,将这些反对王雄的百官全部骂了进去,顿时所有人都瞪眼看向王雄。

    “王雄你说什么?”

    “我等乃是朝廷命官,岂是你能侮辱的?”

    “大胆!”“放肆!”

    ……………………

    ………………

    …………

    顿时一番喝斥。

    “王雄,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今日,你若不能给我们解释清楚,本官与你誓不罢休!”张正道瞪眼怒道。

    “本王说,你们好不可笑!”王雄大笑道。

    “你!”张正道眼睛一瞪。

    百官顿时瞪眼怒视王雄。

    “不是吗?来信说,庞太尉来信说,庞太尉来信说,你们说了半天,都是听来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们不知道?先前嬴胜一案,刚刚吃了个亏,还真是不长记性啊!”王雄冷笑道。

    王雄的冷笑,顿时让一众官员脸色一阵难看。

    嬴胜的事,就是耻辱,汹汹群潮,居然被王雄一人顶了回去,让群臣好不郁闷。如今,王雄旧事重提?

    “呵呵,庞太尉的话,我等自然相信,庞太尉乃是大秦三公之一,代表人皇协助东方封地对抗外地,功不可没,他的话不能信,谁的话能信?”张正道冷笑道。

    “三公之一?呵,你御史大夫也是三公之一,先前不也是公器私用的吗?”王雄冷笑道。

    “我!”张正道面色一僵。

    自己这污点,难道洗不掉了?又被攻击了!张正道郁闷不已,看向不远处退到一边的嬴奋父子又是一阵恼怒。

    “哼,没有庞太尉,东方封地早已灾祸四起了,他是人皇的钦差,是人皇的眼睛,是我等的眼睛,他看到的,就是我们看到的。他所说的,我们都信,都是事实,王雄,休要狡辩,你辩什么不好,辩庞太尉的官品?”张正道冷笑道。

    “不错,王雄,你就不要狡辩了!”

    “狡辩是没用的,庞太尉岂是你能诬蔑的?”

    “王雄,你好不放肆!”

    ……………………

    ………………

    ……

    四周群臣顿时一阵数落。

    王雄却是冷冷一笑:“御史大夫,张大人,你是否能为你的话负责?你是否能为庞太尉担保?”

    “本官自然能为自己的话负责,也能为庞太尉担保,庞太尉一心为公,绝不会偏袒和诬蔑于你!”张正道义正言辞道。

    “假若,这庞太尉不是一心为公,而是叛贼奸佞呢?”王雄笑道。

    “放肆!”

    “你还敢诬蔑庞太尉?”

    “王雄,你好胆!”

    ……………………

    ………………

    ……

    群臣顿时一阵惊怒。

    “知人知面不知心,而且,庞太尉已经离开朝堂几年了,人是会变得,张大人,你还要为庞太尉担保吗?”王雄盯着张正道问道。

    “本官坚信庞太尉官品,也愿意为庞太尉担保!”张正道盯着王雄冷声道。

    “假如本王有证据证明呢?”王雄笑道。

    证据?又是证据?

    百官听到王雄的话,尽皆面色一僵。

    张正道心中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昔日对庞太尉的认识,让张正道咬了咬牙。

    “本官愿为庞太尉担保,要是庞太尉官品有问题,故意诬蔑你,本官马上向人皇请罪,且请你继任东方王!”张正道一声高喝。

    “好!”王雄一声大喝。

    半数官员却是一个个皱眉的看向张正道,觉得张正道答应的太死了,可此刻,谁也不好拦着。

    “不过,若是你没法证明,那……!”张正道冷眼看向王雄。

    “若是证明不了,本王自撤东方王爵位!”王雄冷声道。

    “好!王雄,不管你今日是否能证明,本官都敬你之气魄!请出示你所谓的证据吧!”张正道郑重道。

    半数官员也露出冷笑之色,证据?证据需要人承认,才是证据。若是我们不承认,你的证据也算不上证据。不是证据,到时就等着削藩吧。

    所有人看向王雄,觉得王雄这次玩脱了。

    只有王雄,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翻手间,手中多出了一个玉盒。

    “这是什么?”张正道沉声道。

    “你不是要证据吗?这就是证据,只希望,张大人看了以后,不要食言而肥,故意毁灭证据啊!”王雄笑道。

    “一个玉盒,能做什么证据,可笑!”一些大臣已经为否定证据造势了。

    “本王拿出来的证据,自然不是那么好反驳的。自然是铁证如山,才会拿出来,张大人,你请过目,过目完了,让其在殿中,传阅一番如何?”王雄递出玉盒。

    张正道露出一丝冷笑:“自然会让所有人都传阅一番的!”

    玉盒打开,内部一个明黄卷轴,好似圣旨一般。

    张正道展开一看,只见上书有《除逆国旨之如朕君临书》九个大字。

    看到这九个大字,张正道心中顿时一沉。这可是圣旨啊,一个因为人皇信任,交给庞太尉的一张空白圣旨啊。

    怎会落在王雄手中?

    张正道瞬间有种不好的感觉。

    而百官也有人也认出了《除逆国旨之如朕君临书》,群臣都露出好奇之色,这上面写了什么?御史大夫又看到了什么?

    所有人看向张正道,就看到张正道抓着这封圣旨,看着里面的内容,忽然间脸色大变,身形不自觉的一抖。

    张大人看到了什么?

    ps:三更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