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八章 吕先生的谋划
    随着东方王高调入神都!神都百姓都沸腾了起来。

    海鱼搭桥神妙,丢海运使入海,喝斥皇孙嬴东,短短时间,就在全城传遍了,百姓茶余饭后,津津有味的谈论着王雄。

    同样,也在猜测,三日后,朝堂对峙,王雄会被叛成何种之罪?

    王雄虽然被真神封为东方王,但,真神只是册封,很少插手人间之事,王雄到底如何下场,还要等三日后的朝堂对峙才能揭晓。

    于此同时,城中的各大盘口,已经开设了赌盘,赌王雄三日后下场的赌盘,毕竟,在前段时间的推波助澜下,王雄已经成为神都最热门的话题了。

    赤练圣地行宫。

    左百峰一行在一众官员安排下住了下来。一个非常宽阔的院落群,全部供赤练使团居住。

    “诸位,暂且在此住下,平时可以自己出门,只要不触犯大秦律法,尔等随意!”一个官员笑道。

    “放心,来大秦神都,谁敢在此犯禁?”左百峰笑道。

    “哈哈哈!”众大秦官员一阵干笑。

    犯禁?以前是没人敢,可刚才有人敢了,那王雄就敢。而且还当着多少人面杀了官员,还屁事没有。

    “这行宫,有我们的人就行了,我们不喜欢有其他人也在此,厨师、仆从,都撤了吧?”左百峰说道。

    一众官员相互看了看,最终点了点头。

    “那我们马上将下人撤离,诸位耐心等候,等候人皇召见!”一个官员说道。

    左百峰点了点头。

    很快,行宫内外的大秦之人,全部撤离干净了。

    “咳咳咳!”这时,吕先生咳嗽中跨入了大殿。

    左百峰顿时对一众下属挥挥手,全部退出大殿。

    “先生,刚才你在查探这处行宫?可有窥探?”左百峰好奇道。

    “咳咳,我只是看看此处行宫布置罢了,还不错!就在这主厅吧!”吕先生双眼微眯道。

    “哦?”左百峰露出一丝疑惑。

    “好了,事不宜迟,前些天通知的探子,应该将那些人的位置找到了吧,尽快将他们抓来,你配合行动!”吕先生沉声道。

    “啊?先生,这里是大秦朝都啊,我们抓大秦御史?还有,那三公九卿家的亲戚?这动静是不是太大了?”左百峰惊愕道。

    没想过,吕先生一来就作死啊!抓御史干什么,抓三公九卿家亲戚干什么?这是将大秦的官员都得罪了啊。

    “要你去,就是动静小点,这些御史,这些偏门亲戚,又不用上朝点卯,而且很多告假之中,悄悄抓来个几天,没人会发现的!”吕先生沉声道。

    “可是,抓他们干什么?万一泄露了,我们岂不是……!”左百峰脸色难看道。

    吕先生转头冷冷的看向左百峰:“要你做,你就做,哪来那么多废话?记住,我要活的!”

    “是!”左百峰只能硬着头皮道。

    ------------

    御史大夫府上!

    刚被丢下神都海的海运使,犹如落水狗般狼狈的回府,但,并没有换衣服,依旧保持湿哒哒的模样。

    “少爷,还是快换了衣服吧?你脸上还有一块泥呢!身上也全是泥!”一个家仆上来劝道。

    “滚开,别碰我,我爹呢?”海运使叫道。

    “老爷去面见人皇了,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回来,少爷,要不你换身衣服?清理一下!”那家仆再度劝道。

    “滚,谁说我要换衣服了?我就不换,我就要给我爹看看,那王雄有多嚣张,多目无大秦!”海运使叫道。

    一众家仆一阵无奈。

    “哗啦!”

    海运使焦怒之下,顿时打翻了一个花瓶:“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一众家仆战战兢兢,不敢插口。

    “你要造反吗?”一声炸喝从大殿外传来。

    却是御史大夫回来了,跨入大殿的一刻,所有家仆恭敬道:“老爷!”

    “浑身泥水,你在干什么?”御史大夫瞪眼喝斥道。

    “爹,爹你回来了,你可要给我做主啊,那王雄,在神都海,杀了我的人,还把我们丢下海!”海运使顿时上前抱委屈道。

    “王雄?他到了?他为何要这么对你?”御史大夫眉头一皱。

    “今天赤练圣地的使者前来,官船助人渡海有些紧张而已,就耽搁了一小会,那王雄就……!爹,我那下属可是兢兢业业的啊,他说杀就杀,度了海,更是将我们所有人都丢入海里了!这贼人太过无礼了,爹,孩儿的脸面就是你的脸面,他这完全不给你脸面啊,爹,你可要给我报仇啊!”海运使哭诉道。

    “放肆,王雄可是东方王的继承人,岂可张口就说‘贼人’?还有,你没报为父的名字?”御史大夫沉声道。

    “报了,可有个屁用,他根本看不上爹的名号。整个神都都传开了,那王雄,根本看不上爹!他连皇孙都说杀就杀,我算个屁啊,爹你算个屁……!”海运使哭诉道。

    “嗯?”御史大夫眼睛一瞪。

    你连我也骂?

    “爹,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那王雄根本看不上你,丢我下海,就是打你的脸啊,杀了嬴胜,你这个做老师的不要报仇吗?还有我……,爹!孩儿没脸出门了!”海运使哭诉道。

    “好了,下去洗洗!”御史大夫郁闷道。

    “爹,那王雄……!”

    “王雄的事,为父清楚,哼,哼,哼,哼,哼!”御史大夫一连哼了五声。

    海运使神色一动,不再多说了,因为自己知道父亲的脾气,一连几哼,说明父亲已经到了愤怒的顶点,这股愤怒,一定会让父亲去找王雄报仇的。

    心满意足,海运使下去洗澡换衣服了,独留御史大夫在大殿中生气。

    “悄悄去四皇子府上,告诉嬴东,这次我可是帮他彻底说服我爹了!”海运使对着一个仆从笑道。

    “是!”那仆从悄悄离去。

    ------------

    赤练使团行宫。

    很快,二十个男子被抓了过来,并且捆绑了起来。

    二十个男子一起惊讶的看向大殿中的左百峰和吕先生。

    “你们是赤练使团,你们知道老夫什么身份?你们敢绑我?这里是大秦神都,不是你赤练圣地,你们想死不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瞪眼怒道。

    “疯了,你们都疯了,在大秦神都行凶,你们谁也别想走出去!”

    “找死的东西,这里可是神都,你们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只要上一道奏疏,必将通达人皇!”

    “我舅舅是大秦丞相,你们敢抓我?”

    ……………………

    ………………

    ……

    二十个被捆绑的男子顿时瞪眼惊吼道。

    赤练圣地,其实力最多也就与大秦一个藩地相当,小小赤练圣地,此次派出使者前来求和,谁能想到,他们居然胆大妄为,在大秦神都行凶?

    这是找死啊!

    人皇一怒,天翻地覆!赤练圣地想死不成?

    一旁左百峰也是咽了咽口水,也明白这次纰漏太大了,这二十人,可都是大秦的朝廷命官或者其亲戚啊。比王雄之前杀死的那小官不知高了多少品级。

    如今,自己在神都将他们绑架了,消息只要走露,自己一行肯定走不掉的啊。

    左百峰担心的看向吕先生。

    “咳咳咳!”吕先生咳嗽中,冷视一众被绑男子。

    “老夫自然知道,你们是大秦的言路御史,可以上达天听,可以通传天下,你们是三公九卿的亲戚,可以传话三公九卿。老夫今日请你们来,就是为了帮你们多听到一些隐秘!咳咳咳!”吕先生咳嗽中道。

    “帮我们?哈哈哈,帮我们需要绑架我们吗?你再不放了我们,谁也别想活!”一个御史寒声道。

    吕先生却没有理会,而是冷声道:“堵起他们的嘴,封住他们修为,丢到一旁偏殿,老夫只需要他们的耳朵和眼睛能用就行!”

    “啊?放在偏殿?先生,那边的一层百叶帘,可以从偏殿看到我们这主殿,我们这主殿看不到偏殿的啊,放在偏殿……?”左百峰疑惑道。

    “要你做,你就做!咳咳咳!”吕先生冷声道。

    “是!”

    “还有,所有人不许再提这二十人,也不许提醒任何人,谁敢泄露一丝,你们知道圣主手段的!咳咳咳!”吕先生冷声道。

    “是!”所有人顿时应声道。

    转眼,一众御史被封住了一切,并且堵起了嘴巴,丢到了偏殿之中。

    一众御史脸色无比难看,不明白吕先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报,启禀旗帅,大秦皇孙,嬴东前来拜见!”一个下属上前道。

    “嬴东?”左百峰眉头微皱,看向吕先生。

    “来了?好,带他进来!”吕先生冷笑道。

    “是!”

    很快,嬴东被带到了主殿之中,而一旁偏殿之内,一众御史瞪大眼睛,露出茫然之色。嬴东怎么来这了?

    “下去吧!”左百峰一挥手。

    一众下属顿时退了出去。

    主殿之中,只剩下吕先生、左百峰、嬴东三人,当然,偏殿之中还有二十个御史和官亲。

    嬴东看了看四周,以为只有自己三人,顿时笑着对吕先生一拜:“见过吕先生!”

    众御史、众官亲瞪大眼睛,吕先生?嬴东认识他?可,这吕先生为何要将我们绑来?

    “先生说,你是铁面先生?”左百峰眼中闪过一股惊奇的看向嬴东。

    嬴东微微一怔,自己是铁面先生的消息,可没几人知晓,吕先生是其一,他告诉左百峰了,难道是信任左百峰?

    “旗帅,好久不见,上一次军中,你我还一起对付王雄,想不到……!”嬴东苦笑道。

    同时,嬴东也承认了自己是铁面先生。

    “真的是你?你瞒的我好苦,真想不到,真想不到,我军中的铁面先生,居然是大秦皇孙,哈哈哈,还真是讽刺啊!”左百峰大笑道。

    而偏殿之中,众御史也一个个懵了。

    对于赤练圣地的铁面先生,御史们还是有所耳闻的,帮赤练圣地打了多少胜仗,可以算是大秦的大敌了。可如今,这铁面先生,居然是大秦皇孙,还真是莫大的讽刺。

    这,这是真的吗?

    还有,那吕先生,为何要将铁面先生身份暴露给自己?

    ps:凌霄之上,明天上架,兄弟们!有条件的,订阅一些哈!包月的可能没用,明天只能订阅!抱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