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五章 城门口,秋后算账!
    大秦,神都,上书房!

    上书房中间有着一个帘子,帘子内部,隐约有一个身影坐在书桌前,正在批复着奏章,能在上书房批阅奏章的也只有大秦人皇,大秦人国地位最高之人。

    只可惜,帘子朦胧,看不清人皇具体容貌。

    帘子之外,只站有一人,正是不久前百草城武威四方的太武王,苏定方。

    苏定方好似在向人皇禀报着什么。

    “杀光了?”人皇的声音从帘子后传来。

    “是,臣做的有些过了!”苏定方微微低头。

    “百草堂无法无天,谋害环儿,杀了就杀了吧,不要留下后患就行!”人皇淡淡道。

    “斩草要除根,臣懂!”苏定方恢复了一丝神采。

    为了给青环郡主出气,苏定方这次可是让无数人头落地,造成影响也极为恶劣,好在人皇并不怪罪。

    “你见过王雄了,你觉得王雄如何?”人皇的声音再度传来。

    提到王雄,苏定方眉头微皱。沉默了一下道:“王雄变的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我都差点没有认出来,虽然他多次救了小女,但,人皇,此次机会难得,你若是借此削藩,机遇再好不过!”

    “削藩?”人皇手中微停。

    “四方王府,东方王府已然没有了依仗,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我等新四王自然以人皇马首是瞻,可四方王却尾大不掉,此次机会难得,就算另三方王反扑,也有我等顶在前面!攘外必先安内,人皇!”苏定方郑重道。

    人皇却停下批阅奏章,指头轻轻敲击书桌。

    苏定方虽然感激王雄救了青环郡主,但,军国大势,可不是个人情感所能左右的,而且,苏定方对人皇极为效忠,自然站在人皇角度考虑问题。

    可是,帝心难测!谁也猜不到人皇心中所想。

    “可惜,王洪要是不遇到那件事……!”人皇忽然微微一叹。

    苏定方明白,人皇在怀念王洪。只是,大秦必须高度统一,才行啊!

    好似看出了苏定方的疑惑,人皇微微一叹道:“你不懂,四方王存在,有存在的好处,因为四方王,我大秦能短时间扶摇直上九万里!王洪一死,鹏折一翼啊!”

    苏定方微微一怔。人皇不排斥四方王存在?那为何要设立新四王来分权?

    苏定方不明白,人皇也没有解释。

    “人皇,可今日的王雄,和昔日的王洪已然不同了,就算变的不一样了,也只是个孤家寡人,而昔日的王洪,可是有着生丹圣地作为背景支撑的,生丹圣地的仙人都听候王洪调令,当时东方王威势一时无两,如今王雄……。人皇若是不削他藩,朝中群臣都要蠢蠢欲动了!而且,此次人皇之孙因王雄而死,人皇就不想东方王位易主?”苏定方郑重道。

    人皇微微沉默,心中所想什么,苏定方根本猜不到。

    就在二人谈论王雄之际,人皇陡然神色一动:“咦?”

    “怎么了?”苏定方疑惑道。

    “呵呵,神都海中,居然出现一缕真龙之气!”人皇露出一丝惊奇道。

    “真龙之气?”苏定方也惊奇道。

    “呵,神都海聚集大秦气运,朕若是想要了解,一切都不是秘密,真龙之气还很微弱,不过,运用的却极为精妙,王雄?这王雄看来真的有古怪!”人皇声音中带着一丝好奇。

    --------

    神都海四方,此刻已然一片沸腾。

    王雄骑着巨阙,带着天狼营,居然真的就踩着鱼儿过海了。

    神都海四方,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不相信这诡异的一幕。

    可事实就是如此,王雄一行,踏着鱼桥就这么快速的走着。

    神都海看似很大,但,王雄一行在鱼桥上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抵达了对岸。

    鱼桥上奔跑,速度极快,左百峰所在的官船速度,根本没法与王雄一路相比。

    “这神都海的鱼儿,都是王雄养的不成?”左百峰瞪眼惊讶道。

    “真龙之气?这王雄如此修为,居然能施展真龙之气?就算最低品级的真龙之气,也不是他能做到的啊,咳咳!”吕先生眼皮一阵狂跳。

    “先生,你刚才说什么真龙之气?”左百峰疑惑道。

    吕先生看了眼左百峰,却没有解释,而是盯着另一边抵达神都城岸的王雄,露出一股深思之色。

    神都海九座岛城,中央最大的就是神都。

    王雄的队伍一上岸,海中的鱼儿莫名的一颤,鱼桥骤然崩散而开。

    鱼儿的记忆是有限的,刚才受到龙吟、龙息命令,架设鱼桥,如今,龙息消失,鱼儿自然散开,同时,那短暂的记忆也瞬间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王雄一行上岸了。

    五百青狼、一口棺材、王雄骑虎、巨门骑鹤一出现在码头上,码头上的所有围观之人顿时一阵沸腾,这股沸腾甚至传入城中,让神都城内的百姓好奇的快速出城观看。

    “这就是杀死皇孙的凶手?”

    “听说暴戾无比,离他远点!”

    “东方王之子,一个破落户罢了,也敢杀皇孙,还敢来神都,人皇不会放过他的!”

    “刚才在河对岸,还杀死了一个官员!”

    “无法无天!”

    ……………………

    ………………

    ……

    虽然震撼的过了神都海,但,百姓看向王雄目光,依旧极为不善。

    王雄没有理会这里的百姓,毕竟,自己初来乍到,还不至于万人拥戴。

    没有选择入城,而是看向这边码头之上,停靠着数百艘的官船。王雄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这边码头官船停靠无数,另一边寥寥无几,这专门为给自己下马威用的啊。

    “神都海,海运使何在!”王雄眼睛一瞪。

    王雄一瞪眼,四周群狼也个个戒备而起。

    码头上一众官员顿时脸色一变,这王雄太小心眼了吧,都过海了,还要秋后算账不成?

    “我家大人,现在不在这里!”一个负责官船的官员说道。

    “全部拿下!”王雄眼睛一瞪。

    “什么?”

    “你干什么?”一众官员惊叫道。

    “吼!”群狼顿时扑了过去。

    四周百姓顿时瞪大眼睛,这王雄真的无法无天了,在海那边闹,如今到了城门口,还要闹?

    “放肆,城门之口,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守卫统领叫道。

    大量守卫围了过来。

    王雄扭头,目光冷冷道:“本王办事,还轮不到你们这群虾米指手画脚,再敢打扰本王,以冲撞君王之罪论处,谁先来?”

    王雄冷冷一声,一众守卫顿时眼睛一瞪,似要发怒。

    就在这时,先前那群巡逻将士骑鹤飞来:“住手!

    “大人?”众守卫疑惑道。

    “退下!”巡逻将士喝道。

    “啊?”众守卫一阵茫然。

    但,仙鹤之上,终究是上司,只能带着一丝疑惑的退下了。

    而那巡逻将士驾鹤也飞到了远处才落下,根本没有过来的打算。

    有些人被蛊惑,要给王雄下马威,但,这些巡逻将士却不想插手,王雄再怎么说也是藩王,神仙打架,自己去逞什么威风?得不到好处,还可能落得颜面尽失。

    “将军,他们无故挟持朝廷命官,你们不管吗?不管吗?”负责官船的一众小官焦急的叫着。

    但,巡逻将士们真的就没有理会。而是远远冷冷的看着。你们自己找死,出了纰漏,凭什么要我们帮你擦屁股?

    转眼,码头上的百个负责官船的官吏,全部被群狼踩在了脚下。

    “去,叫你们海运使过来!”王雄示意,松开一个官员让其报信去。

    神都海,海运使,是这群官员的直系上司,如今王雄扣押这群官员,要是海运使不出现,自然官威尽失,毕竟,连自己的属下都保护不好,算什么上司?

    码头四方的百姓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低声数落着王雄,却没人上前。

    王雄冷冷的看着四方,耐心的等着。

    不是王雄报复心太重,而是此刻不得不这么做,神都百姓对自己的态度,王雄已经看出来了蹊跷,这时候被人欺辱,若是就这么算了,接下来入城中,谁都敢骑在自己头上。

    一个小小海运使就敢为难自己,那入城之后,面对全城各阶官员的打压,难道自己要忍气吞声?

    王雄要杀鸡儆猴!要一劳永逸!

    要让那些蠢蠢欲动,准备给自己穿小鞋的官员们知道,敢向自己伸手的下场。

    ‘东方王’这个名号,就让自己占据了道义的至高点,我为君,你们为臣,在我面前,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给我脸色?现在不用,何时用?

    扣押负责官船的官员,威慑海运使,这一切,都名正言顺。因为自己是藩王。大秦东方王!一个小小海运使,也敢伸手?伸手就别怪我将你的手剁了。

    “大胆,王雄,你干什么?快放了我的人!”一声怒喝从不远处传来。

    却看到,人群散开,走来一队官员,为首两人,其中一个正是目露冷光的嬴东,另一个,却是一身官袍的男子,正是海运使张大人。

    “大人,救命啊,大人!”一众被群狼踩在脚底下的官员惊叫道。

    海运使眼睛一瞪:“快放了我的人!”

    “你就是海运使?”王雄双眼一眯。

    “不错!”张大人眼睛一瞪。

    “王雄,想不到,你到了神都,还敢如此放肆!这里可不是你封地,你就不怕……!”嬴东迎面冷喝,却是为了挑动四周的群愤。

    可王雄根本没有理会嬴东。

    “既然是海运使,那就够了,巨门,拿下!”王雄眼睛一瞪。

    “你干什么?放肆,我是大秦有品阶官员,你敢动我!”张大人瞪眼道。

    可巨门只听王雄的话,瞬间到了近前。

    张大人身后顿时扑来一众侍卫。

    “轰!”

    一声巨响,一众侍卫顿时被巨门炸开,巨门的手瞬间抓到了张大人的衣领之处。

    “放肆,王雄!”嬴东瞪眼间要插手叫道。

    “本王教训一个目无君王之乱臣,嬴东,你要是敢插手,就是与乱臣为伍,哪怕你是人皇之孙,本王也要你血溅五步!”王雄眼睛一瞪。

    “你敢!”嬴东瞪眼道。

    “吼!”余烬顿时跳在了嬴东面前,面露狰狞的盯着嬴东。只要嬴东出手,余烬就立刻变身骷髅。

    城门口,瞬间一片轰乱。

    城门守卫和巡逻将士站在远处冷冷的望着,谁也没有插手,而城门中,却跑来一队带刀捕快一般。

    “大胆,什么人敢在神都放肆……!”冲出来的捕快看到嬴东、张大人被困,顿时急着要来相救。

    巨阙一跳,挡在所有捕快前面,背上王雄冷眼扫了一圈捕快们:“滚一边去!”

    “你说什么?”一众捕快眼睛一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