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四章 鱼桥
    大秦,神都!

    神都的码头,一间酒楼,神都海海运使邀请嬴东赴宴!

    “就是那边,刚刚得到的消息,王雄他们到了!”海运使对嬴东笑道。

    “张师弟,这次劳你费心了!”嬴东感激道。

    “师兄跟我客气什么?王雄杀死了小师弟,我报不了仇,为难他一下,怎么不可以?”张师弟顿时气愤道。

    “老师那边……?”嬴东神色微动道。

    “我爹?好歹还是个御史大夫,对王雄的事,居然还一一查证,有什么好查的,王雄杀死小师弟,做老师的至于这么谨慎吗?”张师弟气愤道。

    “老师有老师的打算!不说这个了,你刚才说王雄在哪?”嬴东隔海看向远处。

    “那个码头,看到了吗?”

    “那边的官船貌似很少?”嬴东眯眼看向远处。

    “我知道王雄这两天会到,所以我早已安排,让大部分官船停留神都这一边,那边只有寥寥少许,方便操作啊,你看,他们没船了,哈哈哈!”张师弟大笑道。

    远处画面中,大部分官船都去接赤练使团了,对王雄一行,根本不顾。让王雄一行,站在码头上干着急一般。

    “王雄没船了?”嬴东却笑了起来。

    “不仅官船,其实民船,我也做过交代了,谁也不会载王雄,想要过来?那就乖乖的等着!”张师弟得意道。

    “好,好,这次麻烦张师弟了!”嬴东满意道。

    虽然看似普通的为难,没有多大的伤亡,但,王雄此次前来取得什么成果,很大原因是在人皇心中的地位,王雄若是一无是处,对人皇来说,就真的可以舍弃了。

    扫王雄面子,却是在给王雄掘坟。

    “应该的,王雄虐杀小师弟,如今全城喝骂,满朝沸腾,这种贼人,怎可给他好脸色?师兄放心,这口恶气,我帮你先收一点利息!”张大人笑道。

    嬴东看了眼张大人,微微一笑。

    这张大人,是御史大夫之子,御史大夫刚正不阿,得罪了多少人,甚至对自己的儿女也毫无偏袒,那些被得罪的人,自然迁怒御史大夫之子,这张大人的仕途并不顺畅。

    此次,是主动拍自己马屁才为难王雄的,可不是自己要求的,就算人皇怪罪,也与自己无关。况且,这张大人是御史大夫之子,嬴东也更是顺水推舟了,为的是将御史大夫彻底拉下水。

    “那王雄,杀了我一个属下,好胆!”张大人陡然眼睛一瞪。

    “王雄被激怒了?”嬴东神色微动。

    远处,王雄不但和负责官船的小官冲突了,还喝斥走了巡逻将士。更让巨门四处找民船,果然,没有一艘船愿意载王雄一行。

    看到王雄走投无路,嬴东自然心情大畅。

    而在另一处码头处。

    “在哪呢?王雄来了?被困在对面码头了?”一个好奇的声音响起。

    却是来自南方王府的周池。

    “周池,我记得你对王雄挺排斥的,怎么,你也关心起他来了?”旁边一个翩翩公子阴翳着脸道。

    “姜子山,我关心谁,关你什么事?哼,我姐说了,你不是个好东西,昔日地宫之中,还想加害我姐,你离我远点!”周池瞪眼道。

    “哼!”姜子山一声冷哼。

    正是昔日在地宫逃出来的姜子山,不知为何也到了神都,此刻摇着折扇,双目阴冷的看向远处王雄一行。

    “东方王?不过如此,这里,终究不是你东方王府!还真是一场好戏啊!”姜子山冷笑道。

    神都海上,一艘官船之上。

    左百峰一行也盯着远处王雄的码头。

    “咳咳咳!”旁边马车中,吕先生一阵咳嗽。

    “先生,那王雄,今日威名要是丧尽了!”左百峰笑着说道。

    吕先生掀开一丝帘子,看向远处码头:“大秦底下这群官员,还真是自寻死路啊!”

    “啊?”左百峰疑惑的看向吕先生。

    “咳咳咳,一群鼠目寸光的东西,那王雄就算有罪,在没定罪前,他依旧是大秦藩王,海运使?一群不入流的小官,为了讨好某些人,居然想踩藩王的威名?今日过后,王雄威名就算减弱一些,这群海运使也要倒大霉了!百官不追究,其它藩王不追究吗?”吕先生冷冷看了眼。

    “不管如何,看着大秦内讧,终究是让人舒服,特别是那王雄被践踏,哈哈哈哈!”左百峰大笑道。

    “践踏,未必!”吕先生摇了摇头。

    “哦?”

    “过海而已,不是没了船就不行,王雄能几次让你吃瘪,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就认栽的!且看看他还有什么手段!咳咳!”吕先生咳嗽中看向远处码头。

    ---------

    王雄所在码头。

    “啊?我没有讥笑东方王!”那官员陡然一惊。

    “本王说你有,你就有!”王雄脸色阴冷道。

    一众官员原本还想看王雄笑话,可王雄话一说,众人才骤然想起来,眼前之人还是大秦藩王,他在自己面前失了面子,完全可以找回来。找回来的方法,就是杀人泄恨!

    这不是不可能的,旁边那具尸体还摆在那里。

    讥笑东方王?刚才的确有点,但,但也是自己得意忘形了啊。

    这杀神,连皇孙都敢杀,杀我们还不敢?

    顿时,一众官员在王雄恐吓下浑身一颤,尽皆惊恐的跪了下来。

    “东方王饶命,我等不是有心的!东方王恕罪!”众官员顿时惊恐的叫道。

    王雄眉头一挑。还没吓呢,就成这样了?

    “哼!”一声冷哼,王雄也不想和这种人计较。

    “王爷,我们现在要等吗?”巨门脸色难看的看向对面官船。

    随着王雄一行的到来,无论海这边,还是海那边,多少人都认出了王雄,多少人都来看热闹了,却没有船驶过来。

    看来,有人故意要给王雄一个下马威了。

    等?不知等到何时,或许一天,或许两天?怎么等下去?

    骑鹤?四周仙鹤也纷纷避开王雄一行,显然抓仙鹤载这么多狼不太可能。

    自己扎木筏?众目睽睽之下,王雄可丢不起这个脸。

    “大秦怠慢,本王自会找人皇询问,左右不过渡个海而已,还真以为,这点海路,就能拦住本王了?”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寒光。

    “啊?”众人露出茫然之色,不知道王雄要怎么渡海。

    却看到,王雄踏下巨阙后背,走到码头边缘,看着码头下的海水,轻轻蹲了下来,右手轻轻伸入海水之中。

    “咦?王雄要干什么?”对岸的嬴东双眼微眯。

    “岂有此理,王雄怎么说也是东方王,大秦这是太过分了!”周池瞪眼怒道。

    姜子山露出一丝冷笑:“东方王?还没有得承认,你焦急个什么劲,你看他自己都不急,还有心思玩水?”

    神都海上。

    左百峰皱眉疑惑道:“先生,那王雄手伸入海水中,这是在做什么?”

    马车里的吕先生,却是陡然双眼一眯:“不会是……,不,不可能的,他才多少修为,根本做不到!”

    “做不到什么?”左百峰疑惑道。

    吕先生却没有解释,摇了摇头,死死盯着王雄。

    王雄右手伸入海水之中,同时,一股真气涌入海水之中,这一股真气不大,但,却是真龙之气。

    一入海中,顿时散发出一股真龙气息。

    “昂!”

    这股真龙气息,甚至夹杂着一股微弱的龙吟一般,瞬间在水底响起。

    龙吟、龙息,本来很微弱,但,这是大海,龙入大海,声传四方。

    风从虎,云从龙,云?云本就是水的一种形态。真龙气息不大,但,只要有水,有特殊的手法,就能将龙吟、龙息瞬间传遍水扩散的所有方向。

    威力不大,却是一个真龙信号。

    “昂~~~~~~~~~~!”

    外人听不见,但,海底的鱼类却是个个听到了这股诡异的龙威。

    龙为海中之霸主,自有一股命令万鱼的号令,神都海中,无数鱼儿,瞬间一激灵,向着王雄方向快速射来。

    开了灵智的鱼儿,可以抵抗这股龙威,但,大多没开灵智的鱼儿,可是本能的听候调令了,好似藏在灵魂深处的畏惧。

    没有太大威力,只有这些微的龙息和龙吟。

    可就这一点对普通鱼儿已经足够了。

    “嘭!”“嘭!”“嘭!”……………………

    就看到,海面上忽然跳起一条又一条海鱼,迫不及待,争先恐后的向着王雄方向游去。

    “呼隆隆!”

    万鱼奔腾,声势浩大,原本平静的海水,忽然间都出现了一丝波澜。

    “这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多鱼?”

    “好多鱼啊,向着码头来了!”

    “鱼儿都发疯了吗?为什么会过来?”

    “难道是王雄?可,他只是将手放水里啊!”

    …………………………

    ……………………

    …………

    四周百姓顿时一片惊诧,露出惊奇之色。

    神都海四方码头上的百姓,也尽皆一片哗然。

    神都海官船之上。

    “咳咳咳咳,怎么会这样?号令万鱼?他真的能做到?他什么修为?”吕先生咳嗽中惊奇道。

    “先生,什么号令万鱼啊?”左百峰不解道。

    但吕先生根本不想解释,而是死死盯着远方。

    就看到,无穷无尽的鱼儿到了王雄面前,继而诡异的游弋在海面之上,远远望去,好似一个鱼儿堆砌的岛屿一般。

    王雄看着这些鱼儿,露出一丝满意之色,同时真气运转,好似在指挥着鱼儿一般。就看到,鱼儿堆砌的形态慢慢变化。

    密密麻麻的鱼儿,居然在海面上搭起了一座鱼桥。

    鱼桥通向大海中心,从王雄所在的码头,不断向着远处延伸之中。

    无穷无尽的鱼儿,堆砌出来的一座桥?

    四周码头上的百姓,揉了揉眼睛。

    “我眼花了吧?这怎么可能!”

    “海鱼怎么会给王雄搭桥?”

    “鱼桥?这世上怎么会有鱼桥?”

    …………………………

    ………………

    ……

    无数惊叹声响起,可王雄根本不管。

    手从海水中拿了出来,轻轻一甩袖子:“好了,我们过神都海!”

    王雄扭头看向自己一众下属。

    此刻,不仅四周百姓,一众虎狼眼珠子也瞪突出来了。这,这,这太诡异了吧?

    “鱼桥?先生,这是真的吗?”巨阙惊叫道。

    王雄不理巨阙的惊叫,踏步上了巨阙的后背。

    “发什么愣,还不走!”王雄一声冷喝。

    “啊?噢,噢!”巨阙马上叫道。

    巨阙试探性的踏上了鱼桥,脚下一滑,差点没站稳,但,这些鱼儿却真的撑起了一座桥。

    “真的可以?”巨阙惊喜道。

    巨阙顿时踏上鱼桥走在了最前面。

    余烬等群狼也在惊疑不定间跟着踏上了鱼桥。

    一支队伍,在四周无数双浑圆的眼球注视下,居然真的踏上鱼桥,慢慢走向神都海中心去了。

    对岸之地,姜子山、嬴东尽皆瞪大眼睛,个个面露阴寒狰狞之色。

    “怎么会这样?这些海鱼,都疯了不成?”嬴东气愤无比。

    鱼桥的出现,非但没让王雄威名尽失,更无限的拔高了王雄的声势,这,根本就是弄巧成拙啊。

    “海鱼为何听王雄的话?他王雄是鱼妖变的吗?”姜子山也气愤无比道。

    只有周池露出一丝得意:“不愧是我姐夫,哈哈哈哈哈!”

    这一刻,神都海四方都沸腾了。

    踏鱼过海!瞬间冲淡了百姓对王雄的排斥之心,同时,多少百姓兴奋议论之际,也对王雄本身无比好奇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