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一章 吕先生
    赤练圣地,一座山峰之下,左百峰带着二十个旗主,被捆缚在一个山谷。

    山谷之中,寂静无比,却有着一股庞大杀机锁定众人。

    “旗帅,我们,我们应该逃的,当时不该束手就擒!”

    “圣主根本不听我们解释,我们是不是死定了?”

    “上次,上次他们就是在这里被圣主处死的!”

    “是啊,上次他们在这里被处死,当时,当时好像五大旗帅求情,都没用!这次,这次巳心圣子殒落,几大旗帅连求情都不敢了。”

    “求情也没用,圣主要处死我们,没人敢阻拦!”

    “我们死定了?”

    “我,我不想死!”

    “当时,我们该逃的!”

    ……………………

    …………

    ……

    一众旗主面露惊恐的交流着。只有左百峰不发一言,但,眼神之中也掩饰不住那股惶恐。

    却在此刻,山谷口,缓缓走来一个身影。

    “咳咳咳!”

    伴随着一阵病态的咳嗽声,整个山谷中的杀气居然诡异的散去了。

    一众旗主抬头望去,却看到,一个青衣消瘦老者缓缓走来,老者脸上有着三道狰狞的疤痕,让老者看起来颇为凶恶一些,但,其脸色看来,却又有种病入膏肓的感觉。

    “他是谁?这刑罚谷中,可是杀机四射,有圣器锁定的啊,他怎么……!难道是来给我们行刑的?”有旗主惊讶道。

    “我,我还不想死,旗帅!”一众旗主顿时惊恐道。

    只有左百峰,忽然眼睛一亮,露出惊喜之色:“吕先生,吕先生,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咳咳咳咳!”青衣老者捂着手帕,咳嗽了一会,冷冷的看向被捆缚的众人。

    “旗帅,这老头是谁啊?脚步虚浮,好像没有修为啊!这是个凡人?”一个旗主顿时好奇道。

    “闭嘴,不得对吕先生无礼,整个赤练圣地,能够让圣主改变主意的只有吕先生!”左百峰顿时喝斥道。

    改变圣主的主意?

    所有人顿时脸色一变,圣主在赤练圣地可是乾纲独断啊,就算所有人加起来,也不能改变圣主的念头,眼前这凡人老头可以?

    可下一刻,所有人顿时眼中闪过一股期待。

    “咳咳咳,左百峰!”吕先生咳嗽中冷眼看向左百峰。

    “在,小人在!”左百峰顿时恭敬无比道。

    “看到巳心尸体了?”吕先生眯眼看向左百峰。

    “是,巳心圣子被洞穿了心脏,已经死透了,当我再次回百草城的时候,巳心圣子的尸体,都没有了!”左百峰露出苦涩。

    “咳咳咳,看在你们回来请罚的份上,老朽帮你们为圣主求情了,允你们戴罪立功!”吕先生咳嗽中道。

    “戴罪立功?真的?多谢吕先生!”左百峰顿时面露狂喜之色。

    “至于其他人,畏罪潜逃,已经被圣主千里焚尸了!”吕先生淡淡道。

    千里焚尸?所有旗主顿时一激灵。明白那些逃跑的人,全死光了。一个个咽咽口水,无比庆幸跟随左百峰回来请罚。

    “赤练圣地,三大圣子,缺一不可,巳心圣子殒落,差点导致圣主大计功亏一篑。尔等难辞其咎!”吕先生冷冷的看向众人。

    “是!”众人不敢辩白。

    “圣主允你们戴罪立功,从现在起,你等听我调令。你们收拾一番,明日午时,随我出使大秦,前往神都!”吕先生沉声道。

    “是,先生!”众人顿时感激道。

    “先生,我们出使大秦,不知所为何事?”左百峰好奇道。

    “捉嬴东,替补巳心的圣子之位!咳咳咳!”吕先生咳嗽道。

    “啊?”众人陡然惊讶道。

    去大秦神都,在大秦人皇眼皮底下,抓人皇之孙?这不是找死吗?

    可吕先生根本不给众人解释,已然踏步离开了刑法谷。

    ------------

    大秦人国朝都,神都!四皇子府!

    四皇子府上,一股沉重的气氛弥漫,四处布置着黑白之色,正殿之处,更是布置了一个灵堂,一个给万胜侯嬴胜的灵堂。

    灵堂之中,四皇子嬴奋看向棺材内儿子的尸体。面露一丝狰狞之色。

    “胜儿,刚才已经有人来报,那贼人王雄,这几天就要抵达神都了,为父一定会为你报仇的,让他有来无回!”嬴奋面露狰狞道。

    “殿下,御史大夫来了!好像很生气,我们都拦不住!”一个下人恭敬道。

    说话间,一个身穿官服的白发老者踏入灵堂之中。老者极为精神,眼中更似含有一股正气一般。跨入灵堂的瞬间,白发老者更是有着一股怒气。

    “本官有要事找嬴奋,你们敢拦本官?”白发老者怒气冲冲道。

    那下人一看老者已经跨入灵堂,只能一阵惶恐。

    “下去吧!”嬴奋淡淡道。

    “是!”那下人马上退了出去。

    “张大人,本宫沉浸丧子之痛,未能远迎,还望见谅!”嬴奋面露悲痛的对白发老者一拜。

    悲痛中,眼中更是挤出两滴泪水。

    这两滴泪水,却让气冲冲的白发老者怒气消了不少。

    “四皇子,本官也是一时情急,才闯了你四皇子府,不到之处,你也见谅!”白发老者压了压火气道。

    “张大人教导东儿、胜儿学识,乃是家子恩师,能闯我府,也是对我两儿亲近,本宫怎么可能怪罪张大人呢?”嬴奋马上摇了摇头。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你这样想最好,老夫也是一时情急,我且问你,如今神都,上到王公贵族,下到贩夫走卒,都在热议审判王雄一事,全城沸腾,尽是数落王雄之声,甚至赌坊都开出了如何对王雄行刑的盘口,可是你派人散布消息的?”

    “全城热议了?”嬴奋惊讶道。

    “你不知道?”白发老者眼睛一瞪。

    白发老者得到的消息,就是从四皇子府开始散布的,如今嬴奋居然装作不知?

    “本宫也是丧子之愤,在一些亲友面前诉苦了一番,我没想到,会闹成全城宣扬大波啊!”嬴奋苦涩道。

    “何止宣扬大波,你知道此事影响吗?全城百姓都在数落王雄,百姓心声,也在倒逼着大量官员的立场,这对接下来的国审会造成错误判断的!”白发老者冷声道。

    “民心不可违,这是人皇说的!民心同情我儿,难道还有错?”嬴奋辩解道。

    “哼,民心不可违,可是,你也不能误导民众,左右民心!民心不可违,民心也不可欺!老夫得人皇信任,添为御史大夫,负责监察百官,有扶正天下之责任。你如今左右民心,老夫要不要参你一本?”白发老者怒气道。

    “张大人,你能体会一个父亲的丧子之痛吗?对,没错,我是没有约束下人,致使他们义愤难填,为我儿抱不平,那也是我儿昔日对他们恩典,他们心怀感恩,为我儿不忿啊,他们有错吗?胜儿可是皇孙,同样也是我大秦的朝廷命官,嬴氏皇族的体面,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杀了。难道我就不能说了?”嬴奋眼中含泪道。

    这一含泪,顿时让白发老者微微一叹。

    “胜儿被人害死了,我这做父亲没有给胜儿报仇,那是我无能,同样,我也遵循大秦律法,守我大秦法度,可,就因为我守大秦法度,就可以任凭外人来侮辱我大秦皇室吗?任凭外人来加害皇孙,践踏我大秦威严吗?”嬴奋雨声泪下道。

    “张大人,胜儿可是你学生,你可要为胜儿做主啊!”嬴奋居然曲膝要跪下来。

    “使不得,四皇子!”张大人脸色一变,快速扶着嬴奋,不让其跪下。

    “张大人,府中下人为主不忿,四处诉说,要是触犯了国法,我这做主子的,代为伏罪!”嬴奋看向白发老者。

    “犯法,那倒不至于,只是,不要宣传的太过了,唉!”张大人微微一叹。

    嬴奋顿时眼角闪过一丝计策得逞的弧度。

    “是,我听张大人的!只是,我儿,呜呜呜,我儿昔日多么聪慧,张大人,你可是不止一次嘉奖他的,你还说,或有一日,你能将一切才学传授给我儿,可,可我儿……!”嬴奋与声泪下。

    “唉!”白发老者微微一叹。

    “我知道,张大人一生为公,从不偏驳任何人,可,我儿被王雄杀死,张大人,我求你,为我儿讨个公道啊!我儿死的好惨!”嬴奋哭诉道。

    “国审,自有人皇裁决!”白发老者微微一叹。

    “不,人皇对张大人的话,还是极为信服的,因为,你一身正气,从不对任何人攀附,你说的话,肯定有分量,那王雄,害死胜儿不算,还扬言,就算御史大夫,他也不怕!一个藩王之子,完全不把张大人放在眼里,更不将我大秦放在眼里,这大秦人国,难道是他王家的不成?”嬴奋继续数落着。

    “他真这样说?”白发老者脸色难看道。

    “当然了,四方王终究尾大不掉,他只是东方王之子,就敢如此放肆,南方王子女,更是对他包庇,害我当时报仇都没办法,我嬴氏子孙,就任由他们欺辱?前不久,我长子嬴东,得知胜儿被杀,前去找王雄理论,结果…………!”嬴奋哭诉道。

    “结果怎样?”白发老者疑惑道。

    “结果,王雄不知如何网罗的一群虎狼凶兽,将东儿重伤,若非东儿跑得快,差点命丧当场,张大人,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嬴奋苦涩道。

    “什么?嬴东差点又死在王雄手上?”张大人瞪眼惊讶道。

    “带东儿过来!”嬴奋马上对外面叫道。

    很快,几个家仆抬着一个小榻进入灵堂,小榻之上,嬴东身上白衣,更沾染着一些鲜血,虚弱的躺在小榻之上。

    “老师来了?学生重伤在身,无法起身,老师见谅,咳咳咳!”嬴东虚弱道。

    “嬴东,你怎么这样?”张大人脸色一变前来检查。

    嬴东身上失了大片血肉,此刻正在生长之中。虽然伤势不重,但,看起来极为惨。

    “呵呵,弟弟被杀,我想找王雄讨个公道,更言说老师的大义,想让其忏悔,来弟弟灵堂上一炷香,表示愧意,可,可…………!”嬴东露出悲痛之色。

    “欺人太甚,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张大人面露愤然。

    “老师,我弟弟死的好惨,我…………!”嬴东也泣不成声。

    “庞太尉来信诉说王雄嚣张跋扈,我还没在意,如今看来,定然有过之而无不及,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种人要是当上东方王,岂不是我大秦之祸?哼,王雄目无王法,等他到了神都,我会让他为他的暴戾付出代价的!事不宜迟,我这就去联系一些官员。定叫他王雄好看!”张大人面露恨色道。

    “多谢老师!”嬴东哭诉道。

    “多谢张大人!”嬴奋也深深的拜下。

    张大人匆匆离去了,而刚刚泣不成声的父子二人,却是泪水一擦,嘴角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东儿,还是你的想法正确,对于这御史大夫,苦肉计最好!”嬴奋冷笑道。

    “我这老师,什么都好,就是太正直了,油盐不进,想让他多出力,可不容易,好在可以打感情牌!”嬴东冷笑道。

    “城中,按照你的要求,已经不断造势了,王雄抵达的时候,定然千夫所指!”嬴奋笑道。

    “百姓是用来倒逼百官的态度的。御史大夫带领百官对付王雄,应该绰绰有余了,而且,宗室那边……?”嬴东看向嬴奋。

    “为父已经和宗室诸脉通气了,此次肯定站在我们这边,一个是外姓,一个是嬴氏血脉,他们拧的清的!”嬴奋沉声道。

    “那就好,不出几天,王雄就抵达神都了,我这次看他,如何死!”嬴东面露狰狞道。

    ps:第二十九章,古海乱入片场抢戏,感谢大家帮我找出来,已经将古海替换成王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