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二十六章 止左百峰
    “住手!”左百峰吼叫道。

    王雄根本没有理会,而是再度第三根金针插入了巳心圣子的丹田。

    “啊~~~~~~~~~~!”巳心圣子再度一声凄厉的惨叫。

    “王雄,巳心圣子要是少一个汗毛,你们一个也别想活!”左百峰脸色一变惊怒道。

    轻轻一松长鞭,放开了巳心圣子,但,此刻的巳心圣子身上插了三根金针,已然没了力气一般,瞬间瘫软在地。

    “呵,说的好像,巳心圣子多根汗毛,你就不对付我们一样!”王雄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左帅,救我,救我!”巳心圣子惊恐的叫道。

    三根金针入体,巳心圣子全身都没了力气,手颤颤悠悠的想要去拔金针。

    王雄露出一丝冷笑道:“巳心圣子,我这封脉手法,可不是随意就能解封的,你现在手抖,拔歪了金针,断了三脉,那可是自杀啊!”

    “你,你………………!”巳心圣子惊恐的看向王雄。

    “王雄,将巳心圣子放了,我可以放你们离开!”左百峰脸色阴沉道。

    殷冲虚担心的看向王雄。左百峰的强大,殷冲虚再清楚不过,就算自己也不可能是左百峰对手。现在这情况……!

    “呵呵,左百峰,兵不厌诈,本王还是懂的,若不是有巳心圣子在手,你已经扑上来了吧,我现在能将巳心圣子交给你?哈哈哈哈,你以为别人都傻吗?”王雄冷笑道。

    “那你想怎样?”左百峰冷声道。

    “你们都退走,本王保证,留巳心圣子一命!”王雄冷声道。

    “不可能!”左百峰喝声道。

    “哦?”王雄双眼一眯。

    “所有人准备,杀!”左百峰冷声道。

    左百峰下令绝杀王雄一行?

    “不要,左帅,左帅,你不要动手啊,王雄会杀了我的!”巳心圣子惊叫道。

    巳心圣子一叫,左百峰的下属也一阵担心的看向左百峰。

    “旗帅,我们出手,那圣子……!”一个下属脸色难看道。

    “我说了,杀!我是不会因为王雄的威胁妥协的!”左百峰顿时恢复了那股冲天气焰。

    “你们别过来,否则,我们就杀了巳心!”殷冲虚顿时焦急道。

    “殷冲虚,这巳心圣子,好像是本王的俘虏吧?你决定个什么劲?刚才你不还是跟巳心一伙的吗?”王雄看向殷冲虚道。

    殷冲虚面色一僵,都这个时候了,王雄还想窝里反吗?

    “想要利用我的俘虏,就要听本王的命令,现在,敌方赤练圣地,我方只能一个声音,殷冲虚,你若和我们一起,就不要瞎咋呼,听我调令!”王雄冷声道。

    “你!”殷冲虚顿时郁闷道。

    “小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捣什么乱啊?”青环郡主也一阵数落。

    殷冲虚:“………………!”

    “好吧!”殷冲虚郁闷道。

    此刻,被左百峰围困,殷冲虚不得不妥协,毕竟,终究都是大秦一方。

    压制了殷冲虚,王雄扣着巳心圣子,沉声道:“殷冲虚,左百峰这群人实力如何,你认识吧?”

    “左百峰身后三个红衣服的,是左百峰手下最强的三个旗主,叫三杀旗主,天杀、地杀、人杀,从来不露面的,想不到在这里出现了,都是初入武圣,其它近千人,大多都是武宗境,只有少许是气海境!”殷冲虚沉声道。

    “你、巨门、余烬,对付三杀!”王雄冷声道。

    “那左百峰怎么办?”殷冲虚惊讶的看向王雄。

    我们三个武圣对付他们三个武圣,那最强的左百峰,难道你来?

    “他?他不敢来!”王雄冷冷的说道。

    “什么?”殷冲虚不解的看向王雄。

    王雄却没给殷冲虚解释。

    对面左百峰一众下属也担心,不敢上前。

    “还等什么?出手啊!”左百峰喝声道。

    “可是,旗帅,圣子在他们手中,万一……,我们回去如何向圣主交代?”一个下属担心道。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现在出手,万事我担着,不要管圣子,一个不留,杀!”左百峰喝声道。

    “是!”所有下属应声道。

    “左帅,你要看着我死?”巳心圣子惊叫道。

    左百峰眯眼站在远处,冷冷的看着,一声令下,所有下属顿时全部出动了。

    “轰!”“轰!”“轰!”

    殷冲虚、余烬、巨门顿时对上了三杀武圣,一场大决战瞬间开始。

    “吼!”

    群狼咆哮、群鹰嘶吼,顿时向着左百峰的手下扑了过去。

    “巨阙,你修为突破了?”王雄看向一旁巨阙。

    “是,现在武宗境第八重!”巨阙可惜没有达到武圣。

    “突破了还不出手?”王雄眼睛一瞪。

    “啊,是!”巨阙顿时扑向冲来的众将士。

    两方一冲击,顿时,狼鹰一方就被压制了。毕竟,对方强者更多,而且很多都是武宗境中期之人,转眼,群狼节节败退,黑鹰就更不用说了,先前就重伤了,此刻更是节节败退。

    眼看,对方大军就要杀过来了。

    “王雄,这可如何是好,左百峰根本不顾巳心的死活!”青环郡主担心道。

    “不,左百峰不是不担心,而是担心的要死!”王雄冷声道。

    “啊?”

    “左百峰要是不担心,他此刻已经扑上来了,你看看他,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王雄冷声道。

    “他为什么一动不动?”

    “因为他明白,他只要敢动手,我就敢鱼死网破,立刻杀了巳心。他不动手,让那群属下动手,这在兵法上,叫着‘围三阙一’,就是给我们一个希望,这个希望,就使得我们不会鱼死网破,不敢杀人质巳心,所以,他才不动手的!”王雄解释道。

    “啊?可是……!”

    “他要救巳心圣子,看来,这巳心圣子在赤练圣地的地位不小啊,他站在那一动不动,一方面是要保住巳心圣子,另一方面,他在盯着我这里,只要他的人,冲到我们近前,我们这里一乱,他必然第一时间出手,趁乱,先解救巳心圣子!”王雄冷声道。

    “啊?如今不是正中他计策了?狼、鹰好像不敌他们人多啊,不断后退!”青环郡主焦急道。

    “所以,我需要你帮忙!”王雄看向青环郡主。

    “我?我父亲的王印?”青环郡主眼睛一亮。

    “不,他们这里,武宗境巅峰的也有好几个之多,你那天雷威力太小,也无法再引来天劫了!”王雄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青环郡主焦急道。

    “我待会出手,会看守不到巳心圣子,你来看守!”王雄沉声道。

    “我?”青环郡主微微一怔。

    “你带着巳心,进入那山体炉灶之中,躲里面去!”王雄沉声道。

    “为什么?”

    王雄看了看青环郡主,青环终究太年轻,王雄担心待会战斗的时候,引起青环郡主分神,那分神的一霎那,足够左百峰救下巳心圣子了,一旦,没了巳心圣子这个筹码,自己这群人就真的危险了。

    “没有为什么,听我的就是,给你一柄剑,记住一件事,待会,只要不是我进入山体炉灶,不管别人是谁,你第一件事,就是将巳心圣子杀了!还有,左百峰要是出手,我会大声告诉你,直接鱼死网破,杀了巳心圣子吧!不要想太多,不要留情,杀!”王雄冷冷的说道。

    “啊?”青环郡主面色一僵,最终点了点头。

    远处,左百峰的确一直盯着王雄这边,找着那一霎那的机会。王雄的话没有压低,左百峰的耳朵又极为的灵,瞬间听到了王雄所说。

    左百峰面色一僵:“东方王?王洪那老狐狸死了,居然又出了个小狐狸!不,还是个老狐狸!”

    左百峰的计谋在王雄面前,已经彻底暴露。王雄不但立刻想到制约自己的办法,还防止那小丫头的分神,做事还真是老辣啊!

    为今之计,只能等自己这群下属,让王雄一方大败了。

    左百峰耐心等着。

    青环郡主押解着浑身发软的巳心圣子再度跨入了山体炉灶,一入其中,左百峰就看不清里面,连找缝隙救巳心圣子都来不及了,因为,此刻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左百峰的位置,包括手执长鞭的王雄。

    那一边,余烬、殷冲虚、巨门面前挡住三个武圣,狼鹰们就不行了,节节败退,眼看就要退到王雄这里了。

    王雄眼中一冷,手中长鞭一舞。

    “啪啪啪啪啪!”

    恐怖的鞭法,再度爆发出其璀璨的光辉。

    “啊、啊、啊、啊、啊~~~~~!”

    一连串的惨叫之声,大片武宗境将士顿时被长鞭抽的倒飞而出。

    王雄如今也是武宗境了,哪怕是第一重的时候,长鞭的威力也恐怖无比。

    气海境第一重的时候,王雄可以抽的五百青狼痛哭流涕,可以抽的巨阙也跪地求饶。

    如今,王雄武宗境了,长鞭难道还不是大杀四方?

    那璀璨的长鞭,犹如满天暴雨般灵蛇降落,恐怖的一轮抽击,顿时无数将士连连后退,狼、鹰的压力,瞬间大减。

    “什么?”左百峰脸色一变惊叫道。

    “哼,左百峰,今日,你注定无功而返了!”王雄大笑道道。

    长鞭在王雄手中,已经成为一个艺术的旋律。纵你武宗境无数,也无法靠近王雄一分一毫。

    左百峰站在远处,也不敢上前,正如王雄所说,左百峰不敢鱼死网破,围三阙一,留有希望,步步紧逼。

    整个百草殿广场,顿时混战而起。

    却是谁也没有看到,百草殿广场外围,重伤不已的嬴东回来了。

    看着面前混乱的战场,嬴东看着王雄越发的阴冷,纵然浑身是伤,嬴东也要赌一把。

    “王雄,这次你不死,我跟你姓!”嬴东面露狰狞道。

    嬴东没有扑上去,而是在四周找了一堆焦尸,从焦尸上撕下一些焦黑的部分,贴在自己身上。

    转眼,嬴东就将自己伪装的和焦尸一样了。

    百草殿广场,焦尸无数。嬴东就趴在地上,一点一点移动,佯装焦尸,居然慢慢混入了战场中心,从一头头青狼脚下爬过去,从一个个将士的胯下移动。

    谁也没有发现这具‘焦尸’的移动,毕竟,战场太混乱了,谁会在意这铺天盖地的焦尸?

    嬴东成功的佯装焦尸,混到了山体炉灶的入口。

    “嘭!”

    ‘焦尸’跌落炉灶入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