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八十二章 盼你安好
    携民众大势而来,王雄将庞太尉逼走了。

    骑虎而回途中,王雄对王天策一番交代。

    “这三日,你带着府中子弟就留在城中,与诸位官员、将军配合,协助庞太尉撤离事务,以防庞太尉釜底抽薪!”王雄看向王天策郑重说道。

    “是!王爷放心,我不会给庞太尉有反扑机会的。”王天策兴奋道。

    “嗯!”

    “王爷,刚才要是拿出那封《除逆国旨之如朕君临书》,应该可以将庞太尉彻底赶出东方封地吧?”王天策小声遗憾道。

    “那可不能浪费在庞太尉身上,它要帮本王取回父亲的九品天眼,至于庞太尉?呵呵,暂时赶不出去的,走了他,还会来别人。本王还需要他稳住封地四方城池!”王雄凝重道。

    “唉,可惜,老王爷走后,昔日网罗的官员、将士走了大半!”王天策点了点头苦笑道。

    “王府这几年病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想要病好,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收回镇东城,算是一个开始,等镇东城彻底掌握了,再徐徐收回其它城池吧。”王雄郑重道。

    “是!”王天策兴奋道。

    东方封地三十六城池,王天策虽然也能调动各城守军,但,这些年,庞太尉手段也超绝,慢慢的削弱了王府的权利,渐渐掌握各大城池了。这让王天策气愤难填,又毫无办法。

    可如今,王雄开始慢慢收权了,最起码,镇东城三日后就彻底到王府手中了。

    众人一起将王雄一行送到城门口。

    来时是一大群王家子弟,回去的时候只有王雄和骑着一匹骏马的巨门了。

    一拍虎头,二人快速离去。

    “恭送王爷!”王天策带着王家子弟恭敬道。

    “恭送王爷!”无数官民也兴奋的叫道。

    王雄带着巨门一路狂奔,直冲王府而去。

    “先生,不用这么赶吧?你是想急着回去告诉大家好消息吧?”巨门笑道。

    这些日子下来,巨门亲眼见证王雄一次次逆袭,到此刻,巨门对王雄也无比敬佩。

    “是啊,快到府上了,没必要在路上耽搁!”王雄笑道。

    王雄自己也没有发现,此刻急切的不是告诉大家,而是只想将好消息告诉周天音。

    很快,二人抵达王府门口了。

    王忠全带着一众宗老在府外等候之中。

    看到王雄面容带笑的归来,所有人都露出喜悦之色。

    “恭迎王爷!”一众宗老兴奋的叫道。

    “嗯!”王雄点了点头。

    “庞太尉决定退出镇东城,从此,镇东城就由王府亲自掌管,诸位宗老,以后多费心了!”王雄点了点头。

    “应该的,应该的!”一众宗老欢喜无比的叫道。

    终于,终于王家又要大兴了。

    “王爷,周大小姐走了!”王忠全却是脸色难看道。

    “嗯?”王雄脸上的喜悦瞬间烟消云散。

    “老奴也相劝了好久,那周池公子也相劝了好一会,可是……!周大小姐临走前,留书一封!”王忠全取出一封书信递给王雄。

    王雄神色复杂的接过信封。拆开看了起来。

    -------

    王雄,请原谅天音的不告而别,此次地宫一行,多谢你的帮助,本想当面与你道别,但,又怕当面难以启齿,才作此失礼之事。

    天音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但,我不能说,又不想骗你。在此,告辞。

    盼你安好!有缘再见!

    -------

    寥寥数语,周天音离开的原因什么都没解释,但,王雄从信中看到了周天音的一股不舍和无奈。

    “盼我安好?呵!”王雄露出一丝苦笑。

    “王爷,周大小姐或许有不得已的苦衷!”王忠全皱眉道。

    “罢了,她说的也对,有缘再见吧!”王雄轻轻收起了书信,踏步跨入了府中。

    谁都看的出来,王雄此刻心情似乎不好。因此,谁也没有去打扰王雄。

    --------------

    白子沙漠外。

    十只仙鹤载着五人高飞之中。

    为首的周天音,扭头似有不舍的看了眼白子沙漠,最终微微一叹。

    “姐,你这叫什么事啊?人家王雄为你可是豁出命了啊,你这样不告而别,是不是太过分了?”周池坐在一旁仙鹤上数落道。

    “好了,有些事你不懂,不要问了,我自己心里有数!”周天音有些烦躁道。

    “你有什么数啊,他可是你未婚夫!”周池不解道。

    “已经没有婚约了!”周天音皱眉道。

    “什么没婚约了?你说那份解约书?你把它撕了,不还有婚约?姐,你别自欺欺人了!只要你们俩自己愿意,谁也拆散不了你们!你们的婚约可是人皇与四方王见证的啊!”周池翻了翻眼睛道。

    “周池,以后我和王雄婚约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再提了!”周天音烦躁道。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还有,今次白子沙漠下的地宫,也不要对任何人提,哪怕爹问起来,也不要说!”周天音郑重道。

    “啊?”

    “姐没求过你什么事,这次就当姐求你,行吗?”周天音看着周池道。

    马师兄说的很对,自己与王雄的经历要是被那些看不得自己好的人知晓,王雄必然危险。周天音只能在源头上堵住这些信息了。

    “好,好吧!”周池茫然的点了点头:“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周天音微微苦笑。

    ----------------

    东方王府。

    周天音走了两天了,王雄也慢慢从失落的心情中恢复了。

    走了就走了吧,周天音心中书有‘有缘再见’,王雄也慢慢将这份无奈放下了。

    “王爷,外面有百草堂弟子送来请柬!”王忠全恭敬道。

    “百草堂?”王雄疑惑道。

    “百草堂,是一个大型丹商联盟,在大秦有着很多商号,负责贩卖百草堂炼制出来的丹药。怎么说呢,类似一个国内宗门吧!”王忠全解释道。

    “也就是一个商会?”王雄疑惑道。

    “差不多!”王忠全点了点头。

    一个百草堂弟子,王忠全也就没有引见给王雄,而是将一封请柬递到了王雄手中。王雄展开请柬一观。

    -----

    老夫闭关炼丹五年,终于炼制出了‘圣元丹’!七月十五,百草山,欲开‘圣元大会’!请东方王,王洪前来品鉴指正!闻东方王遇有不幸,王洪不在,老夫分外意外,当年恶贬老夫之丹一文不值,今日老夫练就‘圣元丹’,尔以死安逃?老夫在百草堂恭候,东方王府,可敢来人?

    -----

    王雄看完请柬,愤怒的将请柬摔在了地上。

    “百草堂?混账东西!”王雄眼中闪过一丝火气。

    请柬内容不多,却在侮辱已死的王洪胆小,以死亡来躲避对方的打脸?辱及其父,王雄岂能不恼?

    王忠全捡过那份请柬看了一下。

    “王爷,这是百草堂主参三尺的请柬,这老头,以前在老爷手中吃过大亏,一直念念不忘,所以语有冒犯!”王忠全解释道。

    “参三尺?”王雄疑惑道。

    “是,以前百草堂举办什么炼丹大会,为了打响他们商号的名气,本来这也无可厚非,但,这参三尺太过自负,那日老爷带夫人前去观礼游玩,他居然狂傲的挑战老爷,还说了大言不惭的自负话语,想要借打压老爷提升自己名气。结果被老爷一番教训,至此成为大秦人国的笑话!”王忠全解释道。

    “哦?被父王一番教训?父王打了他一顿?”王雄好奇道。

    “不是,在那炼丹大会上,老爷将参三尺的炼丹贬的一文不值,并且亲手炼了一炉丹药,一炉丹药之中,居然将参三尺的所有得意之作全部包揽其中,一炉十枚丹药,每枚丹药都不同,而且颗颗效果都超过参三尺的丹药效果,狠狠的让参三尺在炼丹大会上丢了脸面。所以参三尺才会耿耿于怀,才会说话这么冲的!”王忠全解释道。

    “哦?父王炼丹这么厉害?”王雄惊奇道。

    不怪王雄惊奇,百草堂堂主的身份摆在那里,并且还召开什么炼丹大会打响他们丹药的名气,肯定炼丹不弱。可如此厉害的炼丹高手,居然被父亲以他的专长强行打脸,王雄岂能不惊讶?

    “是,老爷的炼丹非常厉害,以前拜在生丹圣地门下,生丹圣地就是一个丹道宗门,不过老爷尤为厉害,就连老爷的那些师兄都比不过老爷,老爷想要炼什么丹药,从来没有不成功的!”王忠全解释道。

    “从来没有不成功?”王雄这次真惊讶了。

    王雄前世可是见过很多丹师的,炼丹充满了不确定性,就连宗师炼丹,都偶有差错,可父亲却从来没有不成功?

    “是,反正老奴眼里,老爷从来没练过一炉废丹。所以,那参三尺也是自找的!”王忠全笑道。

    听到参三尺的惨痛经历,王雄心中的恼怒也消了不少,再度拿回请柬看了起来。

    “七月十五,‘圣元大会’,王爷要去吗?”王忠全皱眉道。

    “去,为什么不去?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父亲不在了,总不能让这小人得志,以为家父怕他,再辱家父吧?”王雄冷笑道。

    “可……!”王忠全微微担心。

    “放心,本王虽然不善炼丹,但,给本王一枚丹药,还是能分出优劣的。他不是请本王去品鉴指正吗?本王就去帮他挑挑毛病!”王雄冷笑道。

    “是!”王忠全点了点头。

    就在二人聊着百草堂的时候,王府外陡然传来一阵马蹄之声。

    “轰隆隆!”

    似乎一队人马抵达东方王府之外,继而一声尖锐的高喝传来。

    “圣旨到~~~~~~!东方王府,王雄接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