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八十章 发难庞太尉
    也许周天音那双眼睛和前世爱人太像了,也许这次地宫之行,王雄从周天音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股感动。王雄这两天和周天音的相处极为愉快。

    “天音,你在王府等我,我和王天策他们,去镇东城一趟,找庞太尉收收利息!”王雄临走前对周天音说道。

    “姐夫,你早点回来!别让我姐久等了!”一旁周池顿时笑道。

    王雄微微一笑,跨着巨阙,带着王天策和一众王家子弟、将士踏马向着远处镇东城而去。

    目送王雄一行离开。周天音眼中闪过一丝期待。

    王雄此去,是东方王府的第一步收权了。

    名正则言顺!王雄占有大义,从一开始的毫无话语权,跨出了反击的第一步。

    “周大小姐,府中一切,你且随意!”王忠全一旁笑道。

    这些天,周天音和王雄出双入对,也让王忠全欢喜无比,眼前近乎就是新的王妃了,而且一切都在往好的发展,东方王府强盛,指日可待了。

    周天音点了点头。

    王忠全等人退去,周池也跟着离开了。一旁只剩下伤势初愈的马师兄了。

    马师兄至始至终眉头都是微皱,知道王雄已经远去,才叹息道:“师妹,你这几天和王雄走的太近了!”

    “近?”周天音眉头一挑。

    “我知道,师尊是护着你的,但,你忘记你的身份了?”马师兄郑重道。

    周天音脸色微沉。

    “你的婚姻,你还决定不了,上一次,被赐婚王雄,你就应该明白!有很多双眼睛盯着你呢,他们不想让你好过!就连你亲身父亲也……!”马师兄苦笑道。

    周天音脸色一变。

    “师兄是看着你长大的,我和师尊都希望你有个好归宿,但,我们却无法插手你的归宿……,唉!我对你也是了解,你对王雄已经有好感了,可是,王雄如今还是太弱了……!”马师兄微微一叹。

    周天音眼中一阵阴晴不定。

    “在你亲生父亲面前,王雄没有丝毫利用价值了。在那些想看你出丑的人眼里,王雄一旦入了他们的眼,或许变的无比危险。王雄是做大事的料,可是,他还太弱,你离他太近,非但不能帮助他,反而给他带来灭顶之灾!”马师兄叹息道。

    周天音脸色一阵难看。

    “这份感情,你且埋在内心深处吧,别给那些人抓到把柄,待来日,你有机会决定自己命运,或那王雄能够自保的时候,你再考虑拿出来吧!”马师兄语重心长道。

    “可是……!”周天音眼中微红。

    “初恋是美好的,但,往往都是苦涩。只有尝过这种苦涩,人才能成长起来,为了你自己,为了王雄,师兄劝你,早日做好了断!”马师兄叹息道。

    “嗯!”周天音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扭头,周天音独自走回府中,有些事,必须自己来面对,虽然面对的时候有些残忍,但,不得不去做。

    -----------

    镇东城,最靠近东方王府的一个城池,官员、百姓对王府的认可度,自然是最大的。

    几天时间的沉淀,城中官员、百姓对东方王的期待越发的强烈了。

    这些天,陆陆续续有官员前往王府,去表示自己的效忠。

    王雄没有接见,一众王家子弟却接见了。

    那些官员原本就忠心王府,这些年只是形势所迫,但,王府崛起让他们再度看到希望,转眼投靠到东方王府门下。

    众官员知道今日王雄会来镇东城,与庞太尉对质。因此,不管庞太尉如何态度,这些心向王府的官员,早早的就在城门口等候之中了。

    有些人已经跑过王府,有些人资格不够,没有前往王府,但他们的上级也各自将自己的意思带到了。

    当王雄一群人抵达城门口的时候,门外已经站了数百官吏、将士了。

    “拜见王爷!”所有人恭敬的拜了下来。

    昔日拜的是老王爷王洪,如今拜的是新王爷王雄。

    王雄骑在一头巨虎身上,居高临下,威势十足。

    “辛苦诸位为我王府,守住基业了!”王雄开口道。

    听到王雄的关心,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王雄的话虽然简单,但,却释放了一个信号。

    这几年,所有人对王府阳奉阴违,王雄都不追究了。而且还变成为王府守住基业?有功无过?

    “我等份内之事!”所有人兴奋的叫道。

    “嗯,那就随本王前往太尉府中吧!”王雄淡淡道。

    “是!”所有人应声道。

    让开一条路,巨阙载着王雄踏在了最前面。

    王天策、巨门、王家子弟、一众王天策手下将士护卫在侧,四周官员、将士纷纷紧随其后。

    数百官员、将士跟在后面,很快,这队伍就放大了起来。

    这一天,城中近乎所有心向王府的官员、守卫都没有去点卯,而是都等在四方,看到大部队跟着王雄身后,那些在四方观望的官员、守卫纷纷跟了过来。

    甚至,城中一些好事的百姓,也跟在了后面。

    王雄的队伍走在街道之上。两边百姓纷纷行礼。

    “拜见王爷!”

    “王爷洪福齐天!”

    ……………………

    ………………

    ……

    百姓夹道欢迎,王雄的队伍却在不断扩张,走了两条街后,身后的几百人就变成近万人了。

    这一切都归功于昔日王洪将封地治理的太好了,百姓拥戴王洪,爱屋及乌自然拥戴王雄了。同时,庞太尉掌管军政,不说怨声载道,但也破坏了以前的平衡,税收增加,而税收并未向王洪那般反哺城中建设,而是上缴国库了。

    前后对比,百姓自然更倾向于王雄了。

    跟随的队伍越来越多,气势越来越盛,身后七嘴八舌的兴奋议论之声,犹如千军万马一般,所到之处,庞太尉的派来的家仆纷纷露出惊恐之色。

    “太尉,东方王进城了!”

    “太尉,不好了,那些贼官,居然去王雄那讨好了!”

    “太尉,王雄身后的官员、守卫,已经达至千人了!”

    “太尉,王雄身后队伍已经达至万人了!”

    ……………………

    ………………

    ……

    一个个消息不断传来。

    坐在城主府中的庞太尉,喝着茶,旁边的一众下属焦急不已,谁都能感受到一股风雨欲来的危险。

    王雄一人之气,变成了万人之势。似灭顶之势从天而降。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庞太尉手中的茶碗一晃,洒出了几滴茶水。

    “太尉,王雄这是来逼宫了啊,这是如何是好?”一个官员一脸惊恐道。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庞太尉眼睛一瞪。

    “我,我,可……!”众人面色一僵。

    在神都,庞太尉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政治斗争,什么场面没见过?如今,虽然局势极为不利,但,庞太尉依旧还强迫自己冷静。

    因为庞太尉明白,别人可以乱,自己不可以乱,一旦自己乱了,那就彻底乱了。

    “走,随本官去面见东方王!”庞太尉放下茶杯沉声道。

    “是!”一众庞太尉的追随者应声道。

    庞太尉踏步走在最前面,一众追随者紧随其后。一群人也浩浩荡荡的走向太尉府外。

    而此刻,城中消息扩散,越来越多的人聚来,这些人的到来,好似给王雄壮势一般,一股天崩地裂的气势,随着王雄向着太尉府而去。

    太尉府,就是镇东城的城主府,坐落在城中偏北的位置,是城中最大的一处建筑群,府内更是河流为画,山峰为景,诺大地方,气势如虹。

    王雄带着大部队抵达太尉府门口的时候,远远的看到庞太尉带着一众官员走出府来。

    看着那巍峨的太尉府,王雄眼中闪过一丝感叹:“太尉府?镇东城的城主府吧!气势不小,比东方王府还要巨大呢!”

    “王爷有所不知,当初老王爷督造此城主府的时候,有过准备将王府迁徙至此的,只可惜,一番心血,最终却成了别人的嫁衣。”王天策一旁骑着马苦笑道。

    “我王府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住的,该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谁也别想占据!”王雄目光冰冷道。

    “是!”王天策应声道。

    大部队慢慢走到城主府口。

    “大秦人国,太尉,拜见东方王!”庞太尉微微一礼。

    “拜见东方王!”身后下属紧随一礼道。

    庞太尉声音洪亮,一声出,瞬间压住了四方的一切嘈杂之声。跟随而来的官员、将士、百姓瞬间停下了议论,一起看向面前的庞太尉和王雄。

    太尉拜下,王雄却没有下虎,而是坐在巨阙背上,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庞太尉。

    “庞太尉?呵,好大的官威啊!”王雄脸色一沉道。

    庞太尉身后官员也是脸色一变,自己一行人已经礼下于你了,你却不依不饶?

    庞太尉却是脸色一沉,知道王雄要发难了。

    “赤练军来袭,东方王府多次派人前来求援,请庞太尉出兵御敌,庞太尉无动于衷。让王府子弟死伤无数。天幸王府,赤练军五十万大军终被打退,本王在府中等候八日,等待庞太尉前来解释,呵,庞太尉好大的官威,整整八日,本王没见到庞太尉一个使者,也没听到庞太尉一句解释,怎么?庞太尉是不屑向本王解释?还是在庞太尉心里,东方封地,唯你独尊?”王雄冷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