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六十八章 蝠王降临
    气海境第七重!真气七变了,其真气的凝聚程度,可以使得真气外放时显现出来。用剑者,此刻真气外放,以剑为胚体,可形成剑气。用刀者,可以斩出刀气。

    用鞭者,可以挥出第一条鞭气了。

    王雄如今就是如此,长鞭一挥,一道鞭气骤然成形,九折之下,犹如一张大网扑向四方,而鞭体本身的存在,又好似第二条长鞭在九折抽打而出。

    “嘭!”

    王雄长鞭一挥,两条长鞭挥出,一真鞭,一真气,瞬间犹如万千灵蛇直冲十五大强者而去。

    “啪啪啪啪啪!”

    瞬间,十五大强者尽皆中鞭。

    “混账东西!”十五人眼中顿时一怒。

    手中刀剑斩出,顿时,虚空冒出大片的剑气、刀气,想要斩断这些长鞭。

    但,王雄的鞭法早就登峰造极,近千刀气、剑气,居然并没有触碰到长鞭一般,从剑气、刀气缝隙中,长鞭再度抽向众人。

    只是刀气、剑气太多,王雄衣角有些撕裂罢了。

    “啊,好痛!”一众强者惊怒不已。

    “废物,你们十五个武宗境,杀个气海境都杀不了?还不杀了他!”姜子山瞪眼怒道。

    “吼!”十五人顿时再度扑来。

    “王雄,小心!”周天音一阵焦急。

    “你还是顾着你自己吧!”姜子山挡在周天音前,长剑相撞。

    十五武宗境同时出手,再度两千剑气呼啸而来。

    王雄脸色一变,长鞭已经挥动到了极致,但,奈何对方人数太多了。剑气太过密集,在冲向一个武宗境时,右腿之上被一剑斩出一道血口。

    “不好!”那武宗境脸色一变向后退去。

    “轰!”

    但,一切已经迟了,一道白光瞬间射入其眼睛,灵魂之力带着的煞气轰然直冲其灵魂而去。

    “啊!”

    那人一声痛苦的惨叫,顿时昏死过去。

    “废物,不是跟你们说,离王雄远点吗?以剑气、刀气远射,王雄灵魂之力奈何不了你们的!”姜子山怒道。

    一众武宗境顿时退了一些。

    “退那么远干什么?还不杀了他!”姜子山恼怒道。

    “是!”十四武宗境大吼中再度斩出刀气、剑气。

    王雄长鞭舞动,一边抵挡剑气、一边退后。

    “快,他腿受伤了,杀了他!”众武宗境兴奋道。

    “王雄!”周天音无比焦急。

    也就在所有人以为王雄要完蛋了的时候。

    “叽叽叽叽………………!”

    陡然,密密麻麻的蝙蝠声传来。

    “什么声音?”姜子山眉头一挑。

    “终于来了?”王雄露出一副冰寒的冷笑。

    “嘭!”

    一旁隧道之中,轰然飞出成千上万的蝙蝠。

    “什么东西?”一众武宗境脸色一变。

    瞬间,无数蝙蝠扑向了所有人。

    “啪啪啪!”

    王雄的长鞭,顿时形成一个大网,将自己护了起来,毕竟,有过之前的经验,长鞭比刀剑更适合抵挡这些普通蝙蝠。

    而一众武宗境,顿时弄的焦头烂额了起来。

    “蝙蝠?这么多蝙蝠?给我死!”一众强者顿时焦怒的挥出大片剑气、刀气。

    蝙蝠的确快速死了一大片,但,蝙蝠太多了,不远处隧道中飞来的可是源源不断,成千上万,刀剑根本来不及抵挡,顿时,有着几人受到了伤害。

    “怎么这么多蝙蝠?”姜子山也是脸色一变,被这忽来的蝙蝠弄懵了。

    “当当当!”

    周天音长剑,顿时撞开姜子山,奔向王雄方向。

    “哪里走!”姜子山不依不饶。

    四周蝙蝠虽然多,但,都是气海境威力,根本进不了自己的身,周身真气一放,就能荡开大量蝙蝠。

    “当!”周天音长剑挡住姜子山。

    “蝙蝠?这群蝙蝠是你们引来的,对不对?刚才那蝙蝠尸体的血臭味?是你,王雄!”姜子山恼怒道。

    “呵,看来,你也不笨!”王雄冷笑道。

    “哼,这群废物蝙蝠,算得了什么?你以为,他们能奈我何?就算我这群下属,一个个都是武宗境,刚才被蝙蝠们突击了一个出其不意罢了,这点蝙蝠还奈何不了我们,王雄,做这些小动作,有用吗?我说了,今日我是主宰,我就能主宰你们生死!”姜子山眼睛一瞪道。

    “吼!”陡然一声大吼传来,八个黑影瞬间冲入战场。

    “啊,公子,救命,啊!”

    顿时,刚刚还能抵御蝙蝠们的武宗境们,瞬间惨叫连连,八个一人高的巨大蝙蝠入场,瞬间有着四人毙命了,被无数蝙蝠快速撕咬之中。

    “什么?”姜子山脸色一变。

    “姜子山,我跟你说过,这不是北方王府,不要说为那二十二个武宗境报仇了,今日,你这群下属,十五个武宗境,也一个别想走,全部留下吧!”王雄一声冷喝。

    “啪啪啪!”

    顿时,王雄挡开一众小蝙蝠,向着周天音冲去。

    “当!”

    周天音、姜子山长剑相撞之后,顿时,有着两个黑影扑向了姜子山。却是两个一人高的蝙蝠将,似要将姜子山屠杀一般。

    “死!”姜子山眼睛一瞪,手中长剑一展。

    “轰!”一个黑影瞬间炸飞了出去。

    但,姜子山的衣袖却被全部撕开了,另一个蝙蝠将更是不顾生死的扑来。

    “一群老鼠,也想伤我,给我死!”姜子山一声大喝,万千剑气随着长剑斩出。

    “轰~~~~~~~~~~~~~~~!”

    一声巨响,凶唳的一剑将那蝙蝠一斩两半,鲜血溅了姜子山一身。

    姜子山被那蝙蝠的反扑也撕下手臂一块肉。可不管如何,姜子山将其斩杀了。

    “孽畜,找死!这种货色也敢伤我?来多少,我杀多少!”姜子山狰狞的一声大喝。

    姜子山大喝一声之际,一股黑风席卷四方,一股巨大的威胁从头顶压下。姜子山猛地一抬头。

    却看到,半空之中,刚撕下自己一块肉的蝙蝠将有百头之多,甚至还有一头三人高的超级巨大蝙蝠王,正一个个居高临下,面露狰狞的看向姜子山。

    “什么?”姜子山脸色一变。

    虽然自己斩了一个蝙蝠将,可,自己也在蝙蝠将手上受伤了啊,如今,有百头蝙蝠将?还有一个蝙蝠王?

    这,这还怎么打?

    那边,一群武宗境更是看傻眼了,一个蝙蝠将就要了同伴的命,如今一百多个蝙蝠将,还有那看着都害怕的蝙蝠王。这,这…………!

    “公子!”所有人都吓的带出了一股哭腔。

    姜子山也是吓的灵魂巨颤,一股大死亡威胁充斥全身。

    “王雄,你,你不想活了,也要拉我们做垫背?”姜子山恨意冲天的看向王雄。

    却看到王雄一拉周天音。瞬间射向藏经阁所在的石门。

    “等一下!”姜子山脸色一变。

    “匡!”

    石门轰然关闭而起。

    “你们混账!”姜子山惊叫而起。

    “吼!”蝙蝠王一声大吼,率先直冲而下。

    “吼、吼、吼、吼……………………!”

    百头蝙蝠将瞬间俯冲而下,直冲众人而来。

    “救命啊!”

    “不要!”

    “公子,救命!”

    …………………………

    ……………………

    …………

    “轰隆隆!”

    一连串的惨叫声,瞬间被无尽的蝙蝠淹没其中了。

    蝙蝠王、蝙蝠将,各个发出震天咆哮,要将杀自己同伴的群人撕个粉碎。

    “王雄,我会杀了你的,啊!”战斗群中传来姜子山的一声惨叫。

    ---------

    王雄拉着周天音进入石门,关上石门的瞬间,就听到外界大量冲撞石门的声音。

    王雄堵好石门,长嘘口气。

    “好险!”周天音一阵心悸道。

    “好了,这石门是补天石所制,扣好门栓,它们是进不来的!”王雄露出一丝笑容道。

    “可是……!”

    “没关系,蝙蝠可不喜欢燥热的环境,等它们出过气,就应该走了,我们等得起!”王雄笑道。

    “嗯!”周天音点了点头。

    “你受伤了?”周天音脸色一变。

    却看到王雄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无妨,皮外伤!”王雄摇了摇头。

    “给我看看!”周天音马上上前为王雄检查了起来。

    果然是皮外伤,不过,周天音还是非常小心的给王雄擦拭鲜血,并且包扎了一下。

    “我刚才上了药,一两天就能恢复了!”周天音脸色微红道。

    “我换身衣裳!”王雄点了点头。

    周天音马上背过身去,王雄笑了笑,快速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身新衣裳换好。

    二人一时出不去,就再度点燃火把,在藏经阁四周检查了起来。

    “我那日志中说,我要的功法,就在这里,一篇烈火真凰功法!可解我之修行禁锢!”周天音解释道。

    “我那日给你把脉过,你的血脉中有股火焰的力量,你驾驭不住?”王雄好奇道。

    周天音探手一展。一股真气从掌心冒出,瞬间化为一团熊熊火焰。

    “这是……?”王雄双眼一眯。

    “我的真气,暗藏真火之气,我从来不敢让人知道,此事,只有我师尊知晓,他说我这火性真气,千万不要让人知道,否则有大灾难,而且,我这真气非常暴戾,武宗境还好,一旦到了武圣境,若没有巅峰火性功法引导,必将真火焚身,我也将没命,所以……!”周天音苦笑道。

    “你这是血脉传承?你的祖上,应该有过某人是个厉害的仙人,他的血脉传承下来,到你这一代显现出来的?”王雄皱眉惊讶道。

    周天音苦笑的点了点头:“抱歉,我不能说我那祖先,我答应……!”

    “没事,你不用说,我只是惊奇,没想到你还有这种仙人血脉,这可不是普通仙人血脉,这种血脉正常携带着仙人的神通,有仙人血脉传承的人,是不幸,同样也是大幸,掌握不了,会害了自己,掌握住了,却能超越他人无数!仅此真气,你就可以武宗境无敌了!”王雄感叹道。

    “所以,我才要拼一下,我要找的那篇烈火真凰功法!”周天音肯定道。

    “找找吧!”王雄点了点头,看向四周一众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