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五十一章 余波
    镇东城!

    黎明时分,二十只仙鹤匆匆而回。城楼上官员虽然听不到远处的声音,但也亲眼目睹了东方王府的经过,多少人都沉默而起。

    庞太尉、姜子山也没有多说什么,各自回府了。

    城主府。

    “嘭!”

    庞太尉压抑很久的一掌,轰然拍在一张书桌之上。

    一群下属战战兢兢,不敢多嘴。

    “谁负责神墓山消息的,是谁?”庞太尉瞪眼看向一众下属。

    “太尉,神墓山的探子,还没传来消息,我们也不知道啊!”一个下属面露苦涩道。

    庞太尉瞪眼盯着那官员:“你也不知道?王忠全都回来几天了,你的人还没回来?我要你何用?”

    “噗通!”

    那下属惊恐的跪在地上:“太尉恕罪,属下失职,太尉恕罪!”

    “哼,再给你一次机会,给我将神墓山发生的一切查清楚,要是漏掉一丝一毫,我扒了你的皮!”庞太尉眼睛一瞪道。

    “是,是!”那官员惊恐的喝道。

    “谁负责东方王府事宜?”庞太尉冷声道。

    “太、太尉!”又一个官员心中咯噔一下,站了出来。

    庞太尉死死盯着那官员:“王忠全回来准备祭坛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向本官禀报,啊~~?”

    “太尉,太尉恕罪,当时所有人都知道王忠全为王雄准备葬礼,葬礼的东西,谁也说不清,谁也不知道啊,我,我也没想到啊!”那官员跪地,一脸郁闷的叫道。

    庞太尉死死盯着那官员,知道也怪责不了,毕竟,当初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天黑之前,我要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所有人说过什么话,我要细无巨细的知道,否则,你身上这身皮,也不要穿了!”庞太尉冷冷的说道。

    “是!”那官员不管多嘴,应声道。

    “滚,滚,滚出去!”庞太尉交代了一切,无比烦躁道。

    一众下属不敢多嘴,纷纷退了出去。

    “夸嚓、嘭、哗啦!”

    所有人退出之后,就听到书房中传来一阵瓷器破碎之声。

    怒火不仅在庞太尉府中燃烧,在姜子山的府上,也一样燃烧之中。

    姜子山这次损失惨重了,二十二个武宗境啊,甚至还有两个武宗境大圆满,这一次损失,让姜子山多年的积累毁于一旦。

    “王雄!”姜子山面露森然道。

    “公子,需要禀报王爷吗?”一个下属神色复杂道。

    姜子山双眼微眯:“王雄继承东方王位,真神宣告了天下,父亲那里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此次将事情办砸了,怎么禀报?再等等,看看还有没有其它机会!”

    “是,公子!”

    “公子,那他们的尸体怎么办?”又一个下属皱眉道。

    二十二个武宗境,这可是姜子山的心腹啊。如今连尸体也要不回来?

    “你去和王天策交涉,就说我们要追回尸体。东方王府终究只是破落户,跟我北方王府不能比的,你去!”姜子山沉声道。

    “是!”

    “另外,我要知道昨晚的一切,还有神墓山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短短时间,王雄变化那么大?”姜子山另一个下属道。

    “是!”

    ------------

    白子沙漠东方。

    一处浩大的军营之地,一队队巡逻队伍,装备精良,守卫森严。军营之中,竖立着一面大旗,上有个大大的‘左’字。

    却是赤练圣地的旗帅,左百峰的军营。

    中军大帐之中,此刻已经等候了十七路旗主。

    正北方坐着一个书生般的中年消瘦男子。男子旁边一众随从,其中一人,带着一个黄铁面具。

    所有人都看向大帐中心的一人,正是从东方王府逃回来的赤鬼旗主。

    赤鬼旗主后背之上,还插着大量箭羽。跪在地上,一脸懊恼。

    “旗帅,弟子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言,那王天鸣就是一个混蛋,混蛋!我的所有属下,所有人,一个没逃掉,一个没有!”赤鬼旗主一脸悲痛道。

    四周十七路旗主尽皆皱眉的看向中年书生。

    却是因为,此中年书生,就是军营的最高统帅,旗帅,左百峰!

    左百峰眯眼看着跪地的赤鬼旗主,左百峰知道,赤鬼旗主不敢撒谎。可就因为不敢撒谎,东方王府发生的一切才匪夷所思。

    “王雄?那个傀儡?以前都是装的?铁面先生,你怎么看?”左百峰看向一旁戴着黄铁面具的男子。

    一众旗帅都疑惑的看向铁面先生。众旗主都知道,这铁面先生是旗帅的军师。虽然在军中不担任职位,但,地位却极为崇高。

    铁面先生手中抓着一个折扇,轻轻捏了捏扇骨,似乎也在思索。

    “王雄?我曾去东方王府见过,的确木讷,但,赤鬼旗主也不可能说谎,那王雄却是出乎我预料!”铁面先生沉默了一下道。

    “是出乎意料了,铁面先生说过,王雄必死在神墓山,待王雄身死,就是我们挥兵东方封地的最佳时期,可,王雄还活着,如今可如何是好?”左百峰皱眉道。

    铁面先生一阵沉默。

    大帐中也静悄悄一片。

    “兵法云,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如今,我们对东方王府一无所知,对王雄也一无所知,暂时先等等!”铁面先生沉声道。

    “不能等了,铁面先生,就算昨晚传来消息,王雄继承了东方王位,那又如何?东方封地一盘散沙,正是出兵好时机,若是等下去,王雄将封地力量凝聚一体,到时再出兵,就迟了!”一个旗主皱眉道。

    “是啊,铁面先生,东方封地开始变化了,这时不动,更待何时?”

    “旗帅,你不是要报仇吗?一雪前耻吗,现在就是好时机,杀了王雄,一切就迎刃而解!”

    …………………………

    ……………………

    …………

    众旗主纷纷叫道。

    左百峰似有心动。

    铁面先生却摇了摇头:“东方封地,内部矛盾极为复杂,现在真不是好时机,王雄的继位、人皇的收权,无不加大着双方矛盾,我们若是出兵,他们两方必定同仇敌忾,那不是什么好消息,我们打的吃力,反而便宜了他们。不如再等等,我们不动,让他们内耗,我们坐收渔翁之利不是更好?”

    “可是……!”众人一阵不甘。

    左百峰陷入了沉思。

    “旗帅,我们现在对王雄一无所知,若王雄的变化是故意装傻,那他就是连我也骗过了。你能想象,他装傻了这么多年,会什么准备也不做?”铁面先生沉声道。

    “旗帅,你还记得十七年前那次?你们就是低估了东方王府,所以最终如何惨烈收场的?王洪死了,这王雄会不会是又一个王洪?”铁面先生再度说道。

    左百峰陡然瞳孔一缩。

    左百峰怎么可能忘记,十七年前,包括自己,三大旗帅领军都被王洪打退了,甚至斩了另外两个师兄,若非王洪急着回府,或许自己也……!

    “我们需要时间,等待王雄和庞太尉翻脸的时间,查询王雄一切的时间,还有,找到绝杀王雄的机会!”铁面先生沉声道。

    左百峰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好,那就劳烦先生了!”

    “旗帅放心,大秦人国方面,我最清楚,毕竟,我在大秦人国也待了几十年,我会找到机会的!”铁面先生点了点头。

    左百峰也只能点了点头。

    ------------

    到了傍晚。

    昨夜在王府口发生的一切,包括王雄的对话,已经陆陆续续汇总到了庞太尉、姜子山、铁面先生手中了。

    看着昨晚发生的一切,近乎所有人都是惊为天人。

    王雄一人,居然主宰了全场?

    左百峰大营之中。

    “王雄?这已经不是我认识的王雄了。短短时间,居然能扭转人心,收服一切?好手段,好手段,此人修为隐秘,武圣?不可能,他肯定是先天灵魂之力强大,所以才能冲击别人灵魂,此子太危险了,必须尽早除掉!”铁面先生冷声道。

    “的确有手段,可是,王天策护卫在侧,想要除掉他,还需要从长计议!”左百峰皱眉道。

    “不,这手段太可怕了,东方封地,不久后必然因为他而崛起,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毁掉,旗帅,您没听错,是不惜一切代价毁掉他,否则,我赤练圣地再想西进,根本不可能!”铁面先生语气坚决道。

    “啊?”左百峰露出惊诧之色。

    --------

    庞太尉府中。

    听着下属的汇报,庞太尉也倒吸了口寒气。

    “王雄?此子变化太大了,如此手段?”庞太尉眼中一阵阴晴不定。

    “太尉,王雄如此能力,可如何是好?这可是天才般的人物啊。它日,东方封地或许……!”来禀报的官员焦急道。

    庞太尉双眼微眯道:“天才?没成长起来的天才,可不少。而且,那些殒落了的天才,比王雄厉害的都大有人在!”

    “啊?”那官员微微一怔。

    “马上,将消息传向神都,请人皇决断,不,我亲自写奏折,以最快速度,记得最快速度送往神都!”庞太尉沉声道。

    “是!”

    ----------

    姜子山府上。

    姜子山听到消息,也是好一阵沉默。

    “公子,现在如何是好?”一个下属皱眉道。

    姜子山眼皮一阵狂跳:“王雄?不能让他再成长起来了,否则……!”

    “那我们怎么做?”

    姜子山沉默了一下道:“这已经超越我们预计,我马上手书一份,立刻送给我父王!”

    “是!”

    --------

    东方王府。

    王雄继承王位之后,整个王府都围着王雄转了起来,当然,王雄对府内一切所知有限,并没有下达太多命令。

    而是多看、多听,少说。不断了解王府情况,不断了解封地情况。

    东方王府坐落在白子沙漠的绿洲之上。

    在王府内部,有着一个小湖。湖中心有着一个小岛,那是昔日父亲王洪居住、办公之所。

    如今王雄继承王位,王忠全也在不断将王雄的生活物品搬向湖心家主居所。

    “湖心岛,白水阁?呵,父亲当年起的一个名字,还真是奇特!”王雄站在小湖边笑道。

    王雄身后站着一人,王天策。

    “白水阁,我们也猜不透意思!”王天策摇了摇头苦笑道。

    “王天策,现在这湖边,只有你我二人,我知道你并没有心服,定然心有疑问,我给你一次询问的机会!不过,过了今天,我就不会再给你多解释什么了!”王雄看向王天策道。

    王天策眉头微皱,神色一阵复杂。

    ps:明晚八点,观棋会在qq群里和大家聊聊凌霄之上,有兴趣的,一起来参加啊。到时有啥疑问,都可以问我。没有加qq群的朋友,可以加微信公众号:aiguanqi,回复‘书友群’三个字就可以获取qq群号。因为群号不止一个,所以,统一从微信公众号获取。微信公众号:aiguanq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