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四十三章 家贼暴露
    王雄回来了!

    镇东城楼之上,王天策瞬间脸色大变。

    毫不犹豫,王天策带着自己的下属,瞬间骑马出城,坐下骏马好似能感受到王天策的心急如焚,以超过平时很多的速度,直冲东方王府而去。

    这一刻,就连庞太尉、姜子山说好对王天策的拦截都没有提。

    因为,随着王雄的出现,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王雄的出现,打乱了所有人的布局。

    姜子山看着王天策离去,眉头皱了皱,转而看向庞太尉。

    “太尉,王雄回来了,我们是否要去慰问一下?”姜子山看向庞太尉。

    庞太尉眼中阴晴不定,最终点了点头:“王家有赤练军来犯,死伤不少,我们的确要去看看,走吧!”

    “好!”姜子山点了点头。

    -----------

    东方王府门口。

    王雄骑着一只斑斓巨虎出现在了所有人前。

    出现的一霎那,近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你,你,王忠全,你不是说少主已经死了吗?”一个宗老惊怒无比的看向王忠全。

    这是看自己笑话吗?少主没死,自己在王府争权夺利,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王忠全目光冰冷的看向一众宗老:“诸位宗老,你们自己回忆一下,我王忠全什么时候说过少主死了的?”

    “呃?”所有宗老面色一僵。

    的确,王忠全至始至终都没说过少主殒落了,是众人自己强加出来的概念。可,那是因为昔日家仆来报,少主死在神墓山了啊。

    谁会知道少主没死?你王忠全知道,怎么不提点一下呢?

    王家,这些天疏远王忠全的子孙、仆从们顿时露出悔恨之意,而那群陪着王忠全尽心尽职办葬礼的子孙、仆从,却个个露出狂喜之色。

    少主没死?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其中,最震撼的当属王天辉、王天鸣二人了,二人此刻眼睛都要瞪红了。

    王天辉没有说话,看了看王天鸣,此刻最急、最怒的人,就是王天鸣了。

    因为,王天鸣差一点就得到金印成为家主了,一步之遥,转眼一切成为泡沫?王天鸣忽然感觉老天再和自己作对一般。

    更重要的是,王雄此刻的目光咄咄逼人,死死的看着自己。

    “刚才你说的没错,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王天鸣?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勾结赤练圣地?”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杀机。

    “哗?”

    王家宗老、子孙、仆从、侍卫尽皆露出惊讶之色。

    什么情况?勾结赤练圣地的不是王天辉吗?怎么变成王天鸣了?

    “少主,不说功劳,我对王家做了多少苦劳?少主就这样诬蔑我吗?就在刚刚,不知道少主有没有看到,面对赤练圣地的来犯,我王天鸣不顾生死,以弱战强,勾结赤练圣地的,是王天辉,所有人都听到了,少主凭什么冤枉我?”王天鸣顿时惊怒无比道。

    “是啊,少主!刚才……!”好几个宗老顿时为王天鸣辩解。

    “够了!”王雄眼睛一瞪,瞬间打断了所有人的劝说。

    一众宗老、王天辉、王天鸣惊奇的看向王雄,此刻的王雄和众人影响中的王雄不一样了啊?

    “王天鸣?你说你是冤枉的?”王雄冷笑道。

    “不错,少主,我为了王家,抛头颅、洒热血,刚才一战,更是死伤我王家子弟、仆从千人之多,才救了家族,你怎么能说我是家贼?”王天鸣不服道。

    其它王家子弟也纷纷皱眉的看向王雄。

    “所以说,你才够恨啊,为了一己之私,害死了我王家子弟、仆从千人之多!”王雄眼中冰寒道。

    “他们不是我害死的,是王天辉勾结了赤练圣地,少主,你别血口喷人!”王天鸣焦怒道。

    “放肆!”王忠全眼睛一瞪。

    血口喷人?王天鸣居然敢骂王雄?

    在别人看来,王天鸣被冤枉,气急了才会语无伦次,毕竟,少主要将一个王家英雄诬蔑成贼徒,谁受得了?但王忠全不这么认为,不说没有冤枉,就算冤枉了,又如何?一个家族子弟,争权夺利也就罢了,还敢辱骂少主?

    “血口喷人?放心,本尊会让你心服口服的!”王雄冷声道。

    “心服口服?少主,赤鬼旗主逃跑前,可是说了是王天辉,我看你如何让我心服口服!”王天鸣冷笑道。

    “是啊,少主,除非将赤鬼旗主抓来,当面对质!”一个宗老顿时站在王天鸣一边。

    “轰!”

    一声巨响,顿时大量黄沙飞天。却是远处好似传来激烈的战斗之声。

    “怎么回事?”所有人疑惑的望去。

    “啊呜!”“吼!”“杀!”“哪里跑!”

    一时间,远处传来大片狼嚎之声、马惊之声、嘶嚎之声、战斗之声。一片混乱嘈杂的声音,让所有人露出惊诧之色。

    有人将火把投入远方,顿时看到了远方景象。

    “啊,他们,赤练圣地的人,被打回来了?没跑掉?”

    “群狼,一群妖狼,小心!”

    “那是我王家的忠仆?不对,妖狼们站在我们一方!”

    “那是王管家跟回来的仆从?”

    …………………………

    ………………

    ……

    一连串的吵闹声中,远处战斗的越发激烈了起来。

    八百匹马,在群狼面前,根本逃脱不掉,被逼着快速逃了回来,一些马匹更是被群狼瞬间咬断了脖子,上面的将士仓皇逃窜之际,也被不断撕咬之中。

    巨门正在对战赤鬼旗主,一掌掌打出,带出澎湃风暴,滚滚风刃顿时让赤鬼旗主身受重伤。

    “啊,混蛋!”赤鬼旗主焦急的吼叫着。

    但,群狼太过凶猛了,而赤鬼的武宗境下属,本来就死了大半,还剩下十五人,都身受重伤,此刻被王雄忠仆全部打了回来。

    “还看什么?还不拿下?一个也不许逃!”王雄对着一众王家子弟喝声道。

    “啊?噢!”一众武宗境王家子弟顿时应声中冲向战场。

    “王天鸣,身体发虚,就不用去了!”王雄露出一丝冷笑道。

    此刻,众宗老都疑惑的看向王天鸣。而此刻的王天鸣,满头大汗,眼中惊现慌张。

    “说啊,王天鸣,你再污蔑我啊?赤鬼旗主他们,一个也跑不掉了!”王天辉却是仰天大笑。

    “不,少主,你不能污蔑我,我为家族立过功!”王天鸣面露惊恐之色道。

    “立没立功,不是你说了算的!”王雄冷声道。

    “少主,你说我勾结赤练圣地?他们会污蔑我,我刚才可是杀了三十五个赤练圣地武宗境啊,差点连赤鬼旗主也杀了,我杀了他们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勾结赤练圣地?”王天鸣顿时焦急的辩解中。

    “杀了三十五个赤练圣地的武宗境?还差点杀了赤鬼旗主?哈哈哈哈,好一场苦肉戏啊。只要你当上了东方王,赤练圣地不说死这点人,就是一个旗主军,不,十个旗主军全部被你杀死都值得!因为,扶你上位,整个东方王封地,就姓赤练了!死这点人,算得了什么?”王雄步步紧逼道。

    “不,这只是他们的一面之词!”王天鸣急的满头大汗。

    “一面之词?呵,赤鬼旗主,还没抓住,他还没开始‘冤枉’你呢,你就说一面之词?刚才他们诬蔑王天辉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一面之词?”王雄冷声道。

    “我没有,我没有勾结赤练圣地!”王天鸣在王雄逼迫下,连连后退。

    “你没有?不管你还是王天辉,既然勾结了赤练圣地、买通了哨站,为何他们刚刚好只来一旗之人?为什么不来五旗、十旗?不将王家一举铲除?不就是为了陪你演一场戏吗?好一场苦肉戏,牺牲了王家多少儿郎,只为了树立你高大的形象,再彻底踩死王天辉,让你成功上位?哈,哈哈哈哈,王天鸣,你可知罪!”王雄眼睛一瞪。

    这一刻,王雄何止恼怒,父亲一手打出的天下,居然有人勾结仇敌,杀己族人,王雄恨不能将王天鸣碎尸万段。

    “轰!”

    不远处,一声巨响,却是巨门重掌,将赤鬼旗主打到了王雄面前,继而,一脚将他踩在脚底下。让他动惮不得。

    “先生,赤鬼已经抓住了!”巨门叫道。

    与此同时,群狼撕杀的凶猛无比,一众赤练军,近乎死伤殆尽,一众武宗境,也被王家的武宗境全部重创拿下了。

    “少主,拿下了,怎么处置?”一众王家忠仆叫道。

    王雄冷眼看向王天鸣。

    一众宗老也看向王天鸣。

    “天鸣,少主说的是不是真的?”一个宗老带着一丝怀疑道。

    王雄分析的很对,既然收买了哨站,赤练军前来王府如入无人之境,为何只来了一旗,要是十旗全入,王家必定覆灭了。

    这明显就是一场苦肉计啊。

    王天鸣慌张的连连后退。

    “堂弟,宗老们问你话呢!”王天辉也露出冷笑之色。

    王天鸣此刻,好似被逼上了绝路,六神无主一般。

    不远处,被巨门踩在脚下的赤鬼旗主,也知道此刻完蛋了。可,看着王雄的身影,赤鬼旗主眼中更多的是不甘。

    “王天鸣,挟持王雄,快!”赤鬼旗主一声大喝。

    挟持王雄?

    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王天鸣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因为,此刻离王雄并不远。挟持了王雄,才能活下来。

    “王雄,都怪你!”王天鸣一声悲吼。

    悲吼之际,脚下猛地一踏,瞬间扑向不远处的王雄。

    这一扑,来的太突然,同样,也让所有人心中的怀疑尘埃落定了。

    真的是王天鸣,就是他,他勾结赤练圣地,害死了族中大量子弟,都是他这个家贼害的。如今,更是狗急跳墙,想要挟持少主?

    “混账!”王忠全惊怒不已的扑来。

    但,王忠全离得太远了。此刻,王天鸣离王雄也太近了。眼看就要伤到王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