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九章 王天策
    白子沙漠,位于大秦人国与赤练圣地之间,东方王在世之际,一直将赤练圣地的兵拒于白子沙漠之外。

    沙漠之中,有着一个小绿洲,绿洲之上,有着大量建筑,更有守卫巡逻。最大的一个大门口牌匾之上,书有‘东方王府’四个大字。

    东方王府,就建立在沙漠之中,建立在边境最前线。

    藩王守国门,东方王将家都建在此地,不仅能震慑赤练圣地,同样,也能在藩地民心中建立浩大威望。

    此刻,在白子沙漠边缘,一支二十人的骑兵正快速奔驰之中。

    为首一个身穿铠甲的将军,面有莫大英气,披着一个巨大的红披风,迎风飘舞。

    二十骑兵奔驰之中,不自觉的都看了眼远处极为热闹的东方王府。

    “侯爷,府内消息已经传疯了,那个傻子死在了神墓山脉!”一个小将骑上前说道。

    “放肆,你口中傻子是谁?”红披风将军眼睛一瞪。

    “属下失言。侯爷,我知道你对老王爷忠诚,但老王爷已经死几年了,府中王爷嫡系这些年相继死去,谁都看出来这里面有阴谋,王家各脉蠢蠢欲动。侯爷就没有想法?任凭他们那些无能之辈争夺王位?”小将一脸不甘道。

    将军脸色一沉的看向小将。

    “侯爷,我们跟随你多年了,只是不想看到本该你的东西,落到别人手中了,我们不甘心啊,侯爷!”小将焦急道。

    “什么是我的?”将军冷声道。

    “王位是王家的,嫡系继承人死光了,旁系之中自然要重新排行啊,侯爷,昔年王家可是你这一脉为嫡啊,那王位就是你的,谁也别想抢,侯爷,这些年赤练圣地来犯,哪次不是您带兵挡下的?这王位不是你是谁的?那群宵小,也想争夺王家之权?”小将气愤道。

    “够了!”将军脸色一冷。

    小将只能压着郁闷。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有确定的事情,你再乱说,别怪我不顾往日情谊!王爷一死,诸将领对着我王天策靠拢,我感谢你们,但,这不是我篡位的资本!王家自有王家的法度,容不得外人插手,就连人皇都不插手我王家事务,你等也敢插进来?你们想死,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将军王天策瞪眼道。

    “是!”众小将顿时额头冒出一丝冷汗。

    连人皇都没插手,自己叫嚣着不是找死算什么?

    “以后王家争权之事,谁也不许再提!”王天策冷声道。

    “是!”众人顿时点了点头。

    众小将不敢多嘴王家之事,而王天策却深深的看了眼远处东方王府。

    “驾!”

    众骑兵并没有前往东方王府,而是直奔白子沙漠旁的一座巨大城池,城池牌匾之上,刻有‘镇东城’三个大字。

    镇东城,大秦人国最东方的城池,坐落在白子沙漠之畔,为东方王藩地,军政总指挥部。

    --------

    镇东城,城主府!一间重兵把守的宫殿口。

    “启禀太尉,天策侯视察前线归来,殿外求见!”一个侍卫对着大殿内禀报道。

    “进来!”大殿之中传来一威严的声音。

    王天策整理了一下着装,踏步跨入大殿。

    大殿之内,坐着一个身穿黄袍的魁梧男子,男子面容严肃,正批阅着一些文件。

    “王天策拜见太尉!”王天策对着黄袍魁梧男子恭敬一礼。

    男子这才停下笔,扭头看向对面的王天策。

    男子面容和蔼,可这和蔼的面目却给人一种无形中的威势,好似有着一股莫大天威扑面而来一般。

    “天策侯回来了?这趟视察辛苦了!”庞太尉微笑的示意王天策坐下。

    王天策并没有就坐,而是郑重道:“视察前线本来就是卑职工作,算不得辛苦!只是……!”

    “只是什么?天策侯,你有话可以直说!”庞太尉疑惑道。

    “前线不容乐观!”王天策叹息道。

    “哦?”庞太尉神色一肃道。

    “赤练圣地聚集了大量兵力在边境处,且不断增多!”王天策脸色难看道。

    “大量兵力?可有听说,赤练圣地出了几个旗主?”庞太尉凝重道。

    “十八路旗主!还有一个旗帅!”王天策郑重道。

    “旗帅?你确定,是旗帅?”庞太尉顿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是,上一次出动旗帅的时候,还是我家少主出生的时候,当时,赤练圣地出动三大旗帅,四十路旗主大军,攻取白子沙漠。后来,我家王爷亲自率军前往,才挡住了赤练圣地的侵略,当时,斩杀两大旗帅,重创了一个旗帅,而如今领兵的,正是当年逃跑的那旗帅!”王天策凝重道。

    “旗帅左百峰?”庞太尉脸色阴沉道。

    “是!”王天策点了点头。

    庞太尉起身,在大殿中来回踱了踱步子。王天策在一旁等候之中。

    过了好一会,庞太尉才沉声道:“左百峰可不是普通人,当年能从东方王手下逃走,其实力可见一斑,此事必须马上禀报人皇!”

    王天策点了点头。

    “旗帅降临,看来要有一场硬仗要打了,必须调集三十六城兵力抵御赤练圣地的侵略!天策侯,待会我会下达军令,由你组织三十六城兵力!”庞太尉沉声道。

    三十六城?这是东方王封地的全部城池。庞太尉只调动东方封地兵力,不调动自己带来的大秦军队,却是抽取东方王府的所有底蕴!

    王天策本能的想要拒绝,可,东方王殒落,庞太尉奉人皇之命前来镇守边关,却有调动四方军队之权。

    “是!”王天策低着头,沉声道。

    “有天策侯协助本官,左百峰定然无法踏入我大秦一寸土地!整军的事,就麻烦天策侯了,天策侯要是有什么麻烦,可以随时跟我说,我会帮你解决一切!”庞太尉笑道。

    “卑职听说,北方王府的姜子山,来了镇东城?而且对我王家的事务,居然多有插手?此人心怀叵测,还望大人小心此人!”王天策沉声道。

    “姜子山?”庞太尉面色一顿。

    “哈哈哈哈,世闻东方王府天策侯,乃是东方王之后,第一俊杰,原来,见面不如闻名啊,背后说人长短,可不是君子所为!”一声大笑从大殿外传来。

    “嗯?”王天策脸色一沉的看向大殿口。

    此刻,一个青衣男子踏步跨入大殿,男子面容极为俊秀,手执一柄折扇,似儒雅文士,说不尽的一股潇洒气息。

    “姜子山?这是太尉大人办公之处,是你说闯就闯的?”王天策脸色阴沉道。

    “太尉大人曾有交代,我可随意出入此殿,天策侯,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吧?”姜子山扇了扇折扇笑道。

    “哦?”王天策脸色一沉,扭头看向庞太尉。

    “姜公子乃是北方王之子,此次前来,自然是我的贵客!”庞太尉笑道。

    王天策脸色一阵难看。

    “贵客也罢,北方王之子也罢,姜公子,我听闻,你最近对我王家之事极为上心?”王天策冷声道。

    “天策侯?其实说起来,我对你的想法,还真是捉摸不透!”姜子山神色带着一丝诡异的笑道。

    “我的想法?”王天策疑惑道。

    “王雄那傻子已经死了,王家各脉都蠢蠢欲动,你这王家声望最大的一脉,居然毫无动作,平静如水?我都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姜子山带着一丝复杂的看向王天策。

    “谁说少主死了的?”王天策冷声道。

    “王家谁还不知道?王雄死在了神墓宗那伙山贼手中了,还真是可惜啊!王雄可是王家嫡系唯一继承人,现在他死了,你就没有想法?”姜子山好奇的看向王天策。

    庞太尉却是坐在一旁,一边喝着茶水,一边饶有兴趣的看向二人。

    二人可是东、北方王府的最优秀子弟,二人争斗,对庞太尉来说,却是难得一见。

    “人云亦云的事情,你也信?姜公子,你不念四方王府的情谊,做出此等之事,就不怕引起众怒?”王天策冷声道。

    “我可什么都没做,天策侯,你可不要冤枉我!”姜公子矢口否认的笑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东方王府的事,不是你一个外人可以插手的!”王天策冷冷的说道。

    “插手?呵!天策侯,你应该知道,王雄一死,王忠全就没了羁绊,手执金印,必会待价而沽,不愿露面,你猜他会最终找谁换取最大的利益?你就没想过得到那金印?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姜子山笑道。

    “你知道他在哪?”王天策双眼微眯道。

    “我不知道王忠全在哪,但有办法找到他”姜子山笑道。

    “找到他?哈哈哈哈,你以为你了解王老?他躲起来,谁也不可能找到他的!”王天策冷笑道。

    “我不信他能一直躲下去!”

    “报!”

    却在此刻,一个侍卫快速冲入大殿,打断了二人的争论。

    “启禀太尉,东方王府王忠全管家,骑鹤回东方王府了!”那侍卫恭敬的对庞太尉道。

    “哦?”庞太尉微微一怔。

    “王忠全自己回来了?奇怪!”姜子山露出一股意外之色。

    就连王天策,也露出一丝惊奇之色,不过,惊奇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