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一章 我请天眼射天狼
    齐云山脚,一个杂乱的军营。

    大量伤兵哀声下被军医救治之中。军中,高阶将领全部聚于主帅大帐,已经商议三天三夜了。

    此刻,一名中年消瘦男子,手执一枚金印,带着一群随从,焦急跪在大帐之外。

    中年男子不时转头看向远处神墓山脉,神墓山脉此刻被一个巨型龙卷风,卷着无尽黄沙,彻底包裹了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沙暴屏障。

    “东方王府,一等管家王忠全,携东方王府金印,求见南方王府大小姐,周天音!烦请再度通报!”中年男子再度一声高喝。

    大帐之外,一个侍卫上前道:“王管家,你已经连续通报三日了,周大小姐不想见你们!”

    王忠全眼睛一瞪:“金印在此,你等通报即是,周大小姐见不见,岂是你决定的?”

    侍卫脸色一僵,看了眼那金印,却不敢再顶撞,恭敬的对金印行了一礼,踏步走入大帐再度通报了。

    王忠全耐心等候之中,身后,一群家仆跟着跪了三天,有人也不耐烦了。

    其中一人,看向王忠全道:“大总管,少主已经走了,我们,我们还是早点给少主准备后事吧!”

    “放肆!”王忠全眼睛一瞪。

    “大总管,回来的家奴都已经说了,大军深陷天狼谷,少主已经中箭身殒,这天煞神风来的太急太快,家奴连为少主收尸的机会都没有,大总管,你不要坚持了,早日为少主筹备后事吧!”那人带着一股悲痛道。

    “我为何要处死那群家奴?是因为他们非但没有保护好少主,还将少主弃之荒野,该杀!少主生死不明,你再敢搅乱视听,以家法伺候!”王忠全眼中闪过一股寒光。

    那人脸色一僵,沉默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道:“大总管,你也不要自欺欺人了,天狼谷中,群狼环视,只怕,此刻少主尸身和那五百将士,也被群狼啃噬干净了,少主殒落,府中必定动荡不堪,必须马上回府,拥立天策少爷才是当务之急啊,府内,不可一日无主,况且,天策少爷对大总管,可是极为推崇啊!”

    刚说完,王忠全就面露凶光的看向那人:“少主为嫡,那王天策,就算天纵奇才,也只是旁系分支,为少主提鞋都不够格,也敢想争夺主家之权?少主有没有死,不是你一个家仆所能决定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少主身陷囹圄,你却不念其生,只念其死,搅乱人心,乱我王府,该杀!”

    该杀二字一出,顿时一个仆从起身,提刀走上前来。

    “就地正法!”王忠全眼中闪过一股狠厉。

    “不,大总管,我跟你十年,忠心耿耿,兢兢业业,立功无数,我为府上立功无数,我是二等家仆,我对王府有功!你不能杀我!”那人脸色一变,惊恐叫道。

    “有功?有功不是你说的算,少主说你有功,你才有功!少主有难,不思为主分忧,却想着拥立他人,夺府篡位,你死不足惜,杀!”王忠全眼睛一瞪。

    “不!”

    “呲!”

    那人惊呼之际,身后武仆手起刀落,将其头颅斩飞,鲜血冲天三尺,那人至死,眼中都闪过惊恐。

    王忠全扭头看了一圈身后其他下属:“从现在开始,谁再敢言少主已死,搅乱人心,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是!”一众家仆顿时一颤,恭敬道。

    就在王忠全杀一儆百之际,大帐之中顿时传来一威严之声。

    “是谁,敢在本王帐外放肆?”一个含怒的男子声音传来。

    怒音一出,军营四周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伤兵都不敢哀嚎了。只剩下风吹之声和那无头尸体颈部‘咕噜噜’的血流之声。

    王忠全眼中闪过一丝希望。

    大帐之中,传来一阵脚步之声。一群将士拥簇着一个身穿紫色蟒袍的男子踏出大帐。

    紫色蟒袍男子,身材魁梧,眼中透着一股高高在上,踏步所出,一股大威严就压迫的众仆低下了头。

    王忠全顶住了这股气焰,眼神之中隐藏着一股怨恨道:“东方王府,一等管家,王忠全拜见四皇子!”

    蟒袍男子,四皇子看了一旁无头尸体,才目光冰冷的转向王忠全道:“东方王府的管家?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本宫中军大帐之前,是你随意放肆的地方?”

    “今日,在下以东方王府金印处置家族叛奴,染了四皇子大帐,失礼之处,来日由少主向四皇子赔罪。但,我东方王金印,无法进入四皇子大帐,也希望四皇子来日给东方王府一个交代,给我四方王府一个解释!”王忠全高举金印沉声道。

    “大胆!”“放肆!”…………

    四皇子身后一众将士瞪眼喝道。

    王忠全却高举金印,谁也不惧。

    四皇子看着那金印,也是脸色一沉:“东方王金印,只有东方家族子孙才可执掌,你一个家仆,被恩赐了王姓,也敢随意使用金印?你才是胆大包天!”

    “在下有没有胆大包天,自有东方王府决断,还轮不到四皇子惩罚。我的确不是王家子孙,但,我被老王爷授权,守护金印,自有捍卫金印的权利。四皇子对金印的践踏,在下和东方王府铭记于心。三日前,我家少主之灾,在下也替少主记在心里!”王忠全面露恨色道。

    “呵,你认为,那王雄是我害死的?”四皇子眼中一冷道。

    “我家少主没死,且,我现在也不想与四皇子争辩什么,今次,我是来求见南方王府,周天音,周大小姐的!”王忠全看向人群中的一名女子。

    女子身穿一套宽松的白纱裙,一根细腰带勒出纤细的腰身,突显其极为丰韵挺拔的身材。头上戴着白纱斗笠,让人看不清面庞,只能从那若隐若现的白纱之中,看到一个大体面容轮廓。即便隔着白纱,依旧有种光彩照人之感。

    “你找我?”女子似皱眉疑惑道。

    女子声音很清脆,听其音,就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似朦胧中的绝世美人,触不可及。

    女子旁边,站着一个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极为厌恶的看向王忠全:“东方王府的奴才?你找我姐干什么?王雄那个娘娘腔,孱弱如鸡,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己不自量力,死在了天狼谷,你还妄想我姐帮他报仇不成?”

    王忠全看了眼青衣男子,脸色微沉,微微一礼道:“原来是南方王府,周池公子,周公子是少主妻弟,诬蔑我家少主,来日自有少主找你评理,至于你说少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呵,少主与周大小姐有婚约在身,虽未行天地之礼,却也由人皇、四方王见证,谁也赖不掉的,少主身陷囹圄,在下不来找少夫人,又去找谁?”

    “放肆,我姐乃是大秦第一美女,更得仙人授业,岂是王雄那废物可以攀比的?王雄那厮,蠢笨如猪,一个男人,额间居然还有一朵桃花印记,我姐永远不可能看上他的,此次,我姐得圣命,请四皇子携军,为我姐找寻神墓花,他王雄不自量力,为在我姐面前表现,深入乱地,自寻死路,那是他咎由自取,你找我姐做什么?人死了,谈什么婚约?”周池瞪眼道。

    王忠全却没有与周池再争口舌,而是看向周天音道:“少夫人,少爷身陷囹圄,还请少夫人援手!”

    周天音摇了摇头:“王管家,我知道你护主心切,但,我与王雄素未谋面,更未行过天地之礼,谈不上少夫人。至于婚约,当年只是长辈们的一个玩笑话,请不要再提!”

    王忠全脸色一阵难看。但还是再度对周天音恭敬一礼:“少夫人不让我叫,那在下先称呼您周大小姐,婚约是不是玩笑,可不是在下能决定的。当年,老爷还在世,我东方家族也还未衰落。可是您父亲请另两位王爷保媒,为你请人皇赐婚于我家少主的,此婚约,有没有效,人皇与四方王才是见证人。”

    “放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就凭王雄那废物,也想配上我姐?做梦!”一旁周池瞪眼怒道。

    王忠全却不理会周池,再度道:“在下知道,此刻提起婚约,有些趁人之危,但,老奴实在没有办法了,少主生死未卜,此刻,只有周大小姐才能救少主了,求周大小姐成全!”

    “姐,别理他,那王雄已经死透了,有侍卫亲眼所见,王雄眉心中箭,哪有活命?况且,三天了,那天狼谷群狼环视,王雄现在,怕连骨头都不剩了!”周池顿时叫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周大小姐,看在少主与你有婚约的份上,求你救救少主!”王忠全带着一股悲伤道。

    周天音微微沉默:“王雄混在军中,想为我亲手摘得神墓花,我很感激,但,王管家,想必,你东方王府,这些天已经派遣大量强者闯天狼谷了,以东方王府底蕴,都无法进入,我一个小女子,如何帮你?”

    一旁四皇子点了点头:“不错,这神墓山脉,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股天煞神风笼罩,我们就是被这天煞神风逼的匆匆撤离的,谁还能闯进去?除非等天煞神风停止,这天煞神风,每次出现,多则半年,少则两个月,耐心等候,到时本王定会帮东方王府找到王雄尸骨!”

    王忠全露出一丝冷笑:“四皇子对少主,还真是尽心尽力!当初四皇子明知少主身份,退出天狼谷时,却不带上我家少主,呵呵,在下还是不需要四皇子的承诺了!”

    “你说本王是故意的?”四皇子眼睛一瞪。

    王忠全却不再理会,而是看向周天音道:“周大小姐,天煞神风形成沙暴屏障,我等的确无法进入,但,天眼神光却可穿透一切,直达内部,却是请周大小姐,请来南方王府的九品天眼,以神光照入天狼谷,探寻、营救少主,请周大小姐成全!”

    “九品天眼?”周天音声音一顿。

    “我周家的九品天眼,岂是你说用就用的?一个已死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请动我周家的九品天眼?狗东西,你是不知死活了?”周池瞪眼道。

    一旁四皇子也露出一丝疑惑。

    “周大小姐,还请救救我家少主!”王忠全再度跪拜。

    周天音摇了摇头:“天眼,只有家主才能掌握,我如何能调动九品天眼?你找错人了!”

    “不,老爷在世时,曾经跟老奴说过,周家天眼,周大小姐已得认可,只要周大小姐愿意,自可以请来天眼,营救少主!”王忠全摇了摇头,眼神坚定道。

    “胡说八道!我姐什么时候得到天眼认可了?东方王瞎说什么?”周池瞪眼道。

    周天音却是微微沉默。

    “周大小姐,不管您心里是否承认,您和少主身上的确有人皇、四方王见证的婚约,您就是东方王府未过门的少夫人了,东方王府这些年,连遇不幸,家族嫡系相继殒落,少主如今,是嫡系最后一根独苗了,少主若是殒落,不管东方王府未来如何,少夫人,都必须前往东方王府为少主守灵三年。”王忠全郑重道。

    “放肆,你还想让我姐为那废物守灵?”周池瞪眼怒道。

    周天音似乎也有些恼怒,隔着面纱,死死盯着王忠全。

    虽然有婚约在身,但,周天音从来没见过王雄,王雄虽然为自己找花而死,但,让自己为他守灵三年,这根本不可能的。

    “这是我大秦礼法,没人能破坏!”王忠全冷声道。

    “我若是不愿呢?”周天音冷声道。

    “周大小姐,这也是我来求你的原因,少主临走前,留下一封书信,可为周大小姐解除婚约!这样,周大小姐,就不用为难了!”王忠全郑重道。

    “哦?解除婚约?”周天音露出一丝意外。

    王忠全小心的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恭敬的递出。

    周天音带着一丝好奇打开。

    “休书?”周天音冷声道。

    “我看看!”

    一旁周池也马上抢过书信,看了起来:“真的是休书?放肆,王雄岂敢侮辱我姐?”

    “不对,这不是王雄的笔迹,这是你这老奴的?”四皇子也是双眼一眯道。

    所有人都看向王忠全。

    “是谁的笔迹不重要,是谁写的也不重要,老奴执掌东方王印,盖上大印,这份休书就从此有效!”王忠全沉声道。

    “这封休书,真的是你代王雄写的?代主行印,这是死罪,你敢妄动金印?”周池瞪眼惊讶道。

    “只要能救回少主,老奴死不足惜。不过,老奴即便死,也必须维护东方王府最后的体面,解除婚约,只此休书,别无他途。周大小姐,你是想去我东方王府,为少主守灵三年,还是倾尽全力,救我少主,换取自由?”王忠全郑重的一拜。

    四皇子、周池脸色一阵难看,金印不可妄动,妄动则死,这是大秦人国的规矩。王忠全只要敢私用金印,必死无疑,可为了王雄活着的最后一丝希望,这王忠全居然不顾一切?如此忠仆,却让二人极为震撼。

    “请周大小姐成全!”王忠全跪拜,头磕地砖,发出咚咚之响。

    四周一片寂静,休书再度回到周天音手中。

    周天音看着休书,沉默了好一会才沉声道:“盖上金印,我请天眼射天狼!”

    王忠全猛地一抬头,眼中顿时热泪盈眶:“是,谢周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