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四零 意外的结局(下)
    这些人中以左护法陶宏为首,那日在城头上指挥作战的便是他,被司马介攻下城门后活捉,落得如此下场,还真不如象杨永王开那样直接战死算了。

    不过黄昶一点都不同情他们,相比起救世神尊,这帮人才叫纯粹的自作自受,理应受此报应在攻下了这座属于救世教核心的城池之后,他们又陆续发现了好几处关押怀孕女子的地牢,包括制造魂器的“工场”也被找到,其间惨景当真令人不忍卒视。

    真的很难想像,人类居然可以对同族干出那种事情来。纵使黄昶有上辈子的见闻打底,在进去过一次之后也感到实在恶心,再也不想下去。包括那些制造魂器的阵法,用具,原本还想研究一二,看看对制造法器是否可以借鉴的,如今也全无兴趣。

    而姬若更是连靠近都不敢,黄昶原来还想让她去见识一下子,也好知道这个真实的修仙界是如何残酷,女性修士又是何等的容易受到伤害……但在先下去看了一次后便打消此念,甚至都不想向姬若详细介绍,打算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慢慢提醒她好了。

    他们属于事不关己,可管可不管的。而司马介,熊天扬,还有于不久之后便赶到此地的临泉郡守郭守桓等朝廷官吏可就不能置身事外了。但无论这些人平日里是如何的老奸巨猾,官气十足,在面对地牢中那些毫无人性,悖逆人伦的场景时,却也和寻常人一样感到了极大的震惊与愤怒。

    不过当官儿的好处便在这里他们心里有火便能立即发泄出来。郭守桓直接下令:将所有与魂器制造相关,包括使用过的人员都全部处死,一个不留!黄昶如今看到这留下来的几十具躯体,只是因为磔刑时间太长,三千零一十八刀要用足足一个月时间慢慢的零切碎割,在此期间还会用各种手法确保受刑人死不了,所以才会在城门口留下这些哀嚎残躯。

    而更多被直接处以斩首之刑的,都已经执行过了那一日在行刑之时,上千人在同一时刻被齐刷刷砍下脑袋。那一瞬间,纵使是在午时三刻,阳气最盛之时,在黄昶的阴阳眼中,依然可见无数生魂悲哭嘶嚎着升上天空,散灭于阳光之中。

    说起来大周王朝的地方官权势极大,便是体现在这里了:对于临泉郡中人犯的处置,是生是死,郭守桓完全可以一言而决。所以才说这些郡守在地方上就是土皇帝,只要不造反想干啥都行。

    让黄昶颇为意外的是,李信居然逃过了惩处他在被六扇门审问了一通后,还真是被判定为对救世教那些恶事没怎么参与,多年来一心只走武道之路,而且从没使用过魂器,其本人对此亦是深恶痛绝。

    当然他这么多年来消耗的资源,花用的金钱肯定都是来源于救世教,为其效力也是理所当然比如在抵抗官军的行动中这家伙就绝对属于活跃分子,打得熊天扬都不得不说一声“佩服”。不过纵使在这方面有些罪过,因为有最后关头反正的功绩,所以司马介特地为他向郭守桓讨情,允许他用加入六扇门,从此以后为朝廷效力的方式来将功抵罪。

    只是这更多恐怕还是因为李信本人武艺实在了得,且斗将难得,让司马介起了爱才之心大周朝六扇门本身就是一个热衷于搜罗江湖人物的组织,其成员大都是江湖武者和低阶散修组成,中间有案底的估计不在少数。当然不能是大罪,真正犯下十恶不赦罪行的人六扇门是不会收的比如陶宏,他的能力和本事其实都不差,而且当时看到大势已去,差不多也可以算是主动投降的,否则以他的那件魂器宝物,司马介想要杀他不难,想要生擒却不太可能。

    被俘虏后陶宏也反复表示愿意投效朝廷,但却被司马介拒绝六扇门虽然“求贤若渴”,也不是什么垃圾都要的。于是陶宏最终还是难逃一死,落得个千刀万剐的下场。

    …………

    此时城外荒野中已是临时搭建起了大批营寨,除了此番前来的进剿的官兵,包括城内居民也都被统统迁出,在军队看守之下住到了那些临时营地中。至于他们原本的家园已被严密封锁起来。

    黄昶可以通过神识灵觉探查到下面那座神秘祭祀阵法的存在,司马介和熊天扬等人却没这本事。即使黄昶将此事告诉他们,他们也肯定要亲眼目睹,亲身证实才会相信的。

    更何况这既然是与“成就金丹”有关的秘密,那便绝对属于通了天的大事当今大周朝廷,姬氏皇族,其中最强的也不过法元仙师而已。若是借助凡间俗世的力量也能培养出金丹真人来,这其中意味着什么,相信任何一个对修仙界规则稍有了解的人都会明白。

    于是不但临泉郡守郭守桓专程从郡城赶来至此,就连镐京城的六扇门总部,姬氏皇族管理的钦天监等部门得报后都星夜派人前来。在这件事情上,无论郭守桓,司马介还是熊天扬,此时反而不得作主,只能先调遣军队将地方圈起来,顺带着先干一些挖土掘地之类的“前期工作”,具体行动,还得等“上面”来人之后再做决断。

    而黄昶也将此事写成符信发回了昆仑山,不过这回却没有像前两次那样得到重视,昆仑山上倒是很快做了回复,但却表示这不是什么大事,让大周朝廷自己处理即可。

    对于黄昶本身,也只说他若有兴趣可以跟着看看,没兴趣便可离开,总之回复中的态度,明显说明昆仑山对此并不在意,看来所谓“血神金丹”在昆仑山修士眼中算不得什么大麻烦。

    既然宗门这么放松,黄昶自也淡定。出于个人的兴趣爱好,他决定再停留几天,看看这地下血河沟渠究竟是构成了一个什么样的阵法,其中又蕴含着怎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