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一八 斗将相争(上)
    而这地方的古怪之处就在金木水火四行灵气均远远低于外界正常水平,尤其是水行灵气少的几近于无。也就是说这里非但地表上没有河流溪涧,地下水位也极低,甚至连下雨都很少,所以缺乏水气;又由于地下没有金属矿藏,金气衰弱也是理所当然;此地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砂石堆积成荒滩,几乎看不见草木植被,木气便同样不足;而这么荒芜的地方连山火都起不来,火气自然也没有。

    如此五行荒芜之地,极不适合人类生存,难怪那么多年来无人居住。至于救世教为什么能在这里建城,黄昶稍一细想便明白了他们先前破坏掉的那个六爻大阵,其核心便是这里,就在那座城池之中。

    虽然隔得很远,黄昶仍能感受到那座城池中存有充沛的五行灵气,只是现在正在快速流逝着他们破坏了六爻阵的三处节点,虽然未尽全功,也足以让此地的灵气环境发生重大改变。

    原先救世教中有高人利用这个阵法,将周边数十里方圆内,本就十分稀少的灵气尽数收束到城中阵法核心处,人为创造出一个灵气较为充裕的环境。这一方面有助于他们日常修炼。而另一方面,当遭到外界攻击时,由于城外灵气极端匮乏,外面如果有修仙者施展法术的话,威力会大幅度降低。而他们城内的施术者却可以得到充分灵气滋润,同样境界下施展出的法术威力会比外面强出很多。

    故此司马介才要先行破坏掉那座六爻大阵,以削弱对手的主场之利他们上次强行攻击就在这上头吃了大亏,这回总算是吸取了教训。

    黄昶通过神念感应稍稍估量了一下,施法有些困难,但还不至于完全不能用法术,反正以他平时的战斗风格,对法术依赖程度并不高,当即心下便有了底。至于姬若,她最擅长的水行法术在这里确实很难发挥,但反正黄昶本就不希望姬若出手,小姑娘只要用“彩云绫”护住自己就行了,打架的事情,还是让男人来干吧。

    …………

    正当他微微闭上眼睛,专心感受着周边战场环境时,忽然听到前方传来“咚咚咚”的战鼓之声。抬头一看,却是飞熊军大将熊天扬亲自拍马出阵,也不说什么,就举起手中马槊,遥遥朝着李信那边一指。而后者更不犹豫,当即纵马挺枪,直扑而来。

    一瞬间,这两员大将便已经厮杀到了一起当今之世,两军交战时虽然不再象古代那样单纯依靠斗将来决定胜负,但如果双方阵营中都有武力高超的大将,且愿意进行单挑。那么在决出胜负以前不去打搅他们,也算是条不成文的规矩。

    所以这时候熊天扬和李信交手,尽管双方背后人马都做好了攻击准备,但此刻除了擂鼓助威外全都没有任何动作,包括城墙上和司马介这头的修仙者都按兵不动,所有人目光全都投注在场中那奋力厮杀的二人身上。

    “嘡!”

    “嘘律律……!”

    二马交错,双方的武器又一次重重交击在一起。熊天扬胯下那匹黑风驹虽然不是龙马,但多多少少也带了一点异兽血脉,生得十分高大强壮。而他所用的马槊也比李信手中亮银枪更长更重,所以每一次攻击,都是熊天扬抢先发起攻势,两马错镫那点时间,他动手攻击一次,李信格挡住,然后便分开了。

    双方连续三次战马交错,都是熊天扬主攻,逼得李信只能防守。也引得他身后部属大声欢呼不已,似乎下一刻自家主将就能把对手砸下马去。

    但熊天扬本人却眉头深锁,包括他身后司马介也是如此。就连黄昶这个对马战不太熟悉的人,也察觉到形势有点不妙还是那句话:先天武者对敌,每一击都是要调动全身力量的,这种全力爆发杀伤力极大,但根本不可能持久。

    两位先天高手交战,尤其是这种极其费力的骑战,通常不会出现什么“大战数百回合从白天打到晚上”之类狗血情节。一般来说打十几个回合,若还是收拾不下对手,那自己多半就要考虑该如何撤离了再打下去就算能赢也会严重脱力,非但在一段时间内失去完全自保之力,也很容易受暗伤,整个人从此都废掉了。

    熊天扬刚才那三次攻击,每一次可都是实打实用尽了全力的包括马槊上符咒之力和他自身的内力,全都在攻击的刹那间爆发出来。双方武器每碰撞一次,黄昶在神念中都可以感受到那两人身边灵气环境猛烈波动。如果李信的内力稍差一点,当场被生生震死都不稀奇。而他的枪法若是不够熟捻,哪怕稍有生疏之处,也肯定早被一槊捅翻。

    双方对战三回合,李信就在生死关口上徘徊了三次!熊天扬不愧为大周宿将,把“一寸长一寸强”的长兵器优势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然而这一切全都没用,李信硬接下了那三击!一点都没给对方机会,而且三击之后,他整个人看起来依然是气定神闲,丝毫不显吃力。

    但熊天扬这边却略显犹豫了,倒不是他本人不行武将之间,一次交手就差不多能掂量出彼此实力了。那白袍小将确实出色,年纪轻轻的便能拥有如此实力,不是天赋奇才就是有奇遇气运在身的。但熊天扬自己也不差啊他毕竟是出身于南楚皇室旁支,又是大周朝的正规武将,无论家传功法还是药物补剂这些都从不缺乏,包括武器甲胄也是出自朝廷专职机构的顶尖之作……在这些方面,就算不说比对方强,至少也不差。

    所以在“人”这一方面,双方可谓伯仲之间,但坐骑可就不一样了熊天扬坐下那匹黑风驹也算是罕见的宝马良驹,可和龙鳞兽那等天生异种相比,终究还是有些差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