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一四 白袍小将(二)
    这员武将如此勇猛,自是带动了山下那些骑兵也士气大振。而且他这么一搅,山坡上至少这一边对下面的攻击势头顿时就减弱了。此消彼长态势下,下面的还击力量也马上凶猛起来,一些骑兵甚至开始顶着攻击向山坡上反冲锋,一边冲还一边大声欢呼:

    “少将军!少将军!”

    显然那武将在他们心中声望极高,而司马介亦是脸色铁青,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前将军李信!”

    如此高手,作为本地六扇门的老大,情报掌握最多的人,司马介当然不可能对其一无所知。而黄昶在听到这个名字的同时,便立即回想起了先前听到的此人情报:救世神尊麾下四大高手,这李信据说是武功最高的一个,也是最为忠诚的一个他是‘救世神尊’的义子,被认为很有可能继承教主之位,故此教派内也都称其为“少将军”。统率着救世教中最为强悍,也是最为正规的一支骑兵部队。

    “想不到他居然是一员斗将!”

    所谓斗将,便是要能在战场上率军冲锋陷阵,为千军之胆,万夫之魂的人物。在这个单人武力极端强悍的仙侠世界,所谓“千人敌万人敌”绝不仅仅是比喻。武功高强的军中大将在配上优秀的武器,盔甲,以及坐骑之后,单人独骑在敌方大军之中横冲直撞,搅个天翻地覆的事情一点都不稀奇。如果按黄昶前世的观念来看,这个世界的军队中,大将所起到的作用其实就跟坦克差不多:披坚执锐,摧锋破敌。两支军队交战,若是没有修仙者的话,斗将的数量和质量往往便直接决定了战斗胜负。

    在古代,战争礼仪还比较完备的时期,有时候两军交战,明明各自调动了数万兵卒对峙,可最终却仅仅选派出几名斗将较量一番,输家自动认输斗将若是不及对方,战败本也是顺理成章。根本没必要多耗人命。

    斗将如此强悍,培养起来自然也很不容易:从小便要用秘法和妙药打磨身体,修炼的武功也绝非江湖功夫能比,再加上必然要配备的精良武器,盔甲和坐骑……可以说,除了对灵根天赋的要求不那么高外,培养一员斗将所花费的资源,精力,以及对其本人在胆气和性格等各方面的要求都绝不在修仙者之下。一般除了朝廷军府和有这方面传统的武将世家外,民间很少能自行培养出这方面的人才。

    可一旦出现这样的人物,那杀伤力也是无比巨大在这个仙侠世界,个人的武力强悍无比,导致帮会门派比比皆是,但只要其中没有修仙者,再狠的江湖力量碰上正规军都只有狼狈逃窜的份儿。因为军队厮杀大都是排成阵列对砍,对于敌方攻击除了依靠盾牌甲胄硬抗外就是一刀换一刀,一命换一命的交换,基本没有躲避空间,这一点与江湖搏杀大不相同。

    而司马介的部下就大都是江湖出身,所擅长的乃是腾挪蹿越,高来高去的江湖搏杀术,此刻遇到这种凶狠直接的军中杀法就非常不适应他们向对手发起攻击,对手却压根儿不躲不闪的直接反杀,可以说每一击都是在同归于尽,完全一命换一命的打法。

    如果真能同归于尽倒也罢了,可偏偏对方的符器甲胄极其优良,这边哪怕同样是符器兵刃发出的攻击,对方基本都能硬吃下来,最多只受点轻伤。而代价却是攻击者的性命!

    眼看着对方虽然只有一人一骑,却凭借一己之力将场中诸多六扇门精锐给杀了个屁滚尿流,司马介这边当然忍耐不住,低吼一声拔出腰间软剑便要上前,不过在此之前却隐晦的看了姬若一眼。姬若是大小姐性子,一时间还没明白过来,但旁边黄昶却瞬间领悟眼下司马介是老板,老板不能随便出手啊,这是要咱们作出表现啦!

    这也是他以前习惯了指挥位置,思维一时没能转变过来眼下他可是在扮演小弟的身份,当然就要有小弟的觉悟。老板都要亲自上阵了自己岂能在旁边看热闹,麻利点赶紧上吧!

    于是黄昶一个老虎跳蹦了出去,也是凌空一刀,当头朝那李信劈斩过去。威势极其猛烈,但先前那个使大戟的武者已经尝试过这一招,还是在另两人配合之下,明明已经证明无效的攻击方式,却还硬要使用,这不是找死么?

    那李信似乎正是这么想的,只略略抬头瞥了他一眼,眼中略带一丝讥讽笑意,手中大枪挥舞一圈,叮铃当啷几声,将周边围攻他的几杆兵器都给磕开,然后枪身一抖,嗡的一声犹如盘蛇昂首,枪头笔挺,径直朝着黄昶突刺而来。

    枪头相距尚远,一道锐气已然劈面而来,正是先天武者所特有的气劲枪芒,若是被刺中,估计跟直接挨上一枪也没啥两样。但黄昶这时候却也冷笑了一下,手中长刀几乎在同时也挥出了一道刃芒,朝着对方头颅切削过去。

    两道气劲在空中相撞,发出轰然爆响,随即双双湮灭,但两柄武器的本体依然在急速靠近,然后“咣”的一声格架在一起,却是李信在这刹那之间发现自己的头盔似乎没把握扛住对方所持利刃的劈斩,不得不稍稍横过枪杆,从攻击改为了招架看来他终究不是完全的不怕死。

    黄昶向后反弹,借势落地。手中长刀锋刃上闪耀着点点金芒这是刀上那个锐金符咒被充分激发起来的景象。而李信的目光果然也更多落在了刀上,而非持刀之人。

    “好刀!好咒法!”

    从遮掩住李信脸部的护面甲片后传来一声略微模糊的赞叹,看来他依旧以为对手只是靠着武器精良才躲过他致命一击。

    不过李信言语虽然轻敌,行动上却并没有任何托大之处只见他手中亮银枪微微一抖,枪身上闪耀出一片光芒,却也同样激发了枪上符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