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零九 报应(上)
    甚至那些内功深厚的武者,只要及时运转内力,也能把外来法力给驱逐出去毕竟自身躯体乃是各人的绝对主场,外来法力想要在其中作祟,要么是趁着本主不当心时偷偷摸摸捣乱,要么是仗着超出好几阶的实力强行压制。但只要对方稍稍有了防备,想要成功的可能性就很低。比如刚才那个黑衣人,若被他静下心来行功运气,那寒气也干扰不了他太久。然而姬若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根本不给对方时间恢复,趁着对手混乱的机会连续攻击,最终一击毙命。

    所以这一招“生死符”其实也就能用来欺负欺负不懂仙家道法,不会控制灵气的凡人武者,而且也就是在当前阶段管用等姬若的实力再提升一些,神念灵觉再强一些,达到黄昶当下的境界,不必借助冰片作为媒介也能干扰到目标体内的灵气,那这一招自然也就用不上了。

    不过对于姬若本人来说,她却是很喜欢这种战术的。这样她在对付那些低阶武者时就不必腾挪蹿跳的贴身肉搏了。只需站在原地,保持着优雅仪态,从容自在的挥挥手臂便能攻击到目标了,这才符合自己修仙者的地位么。

    而若是遇到了同为修仙者的对手,那时候反正也是比拼法器符箓之类仙家手段,同样用不着动拳脚的其实按陈想容陈师姐的说法,这一批昆仑山弟子都有点被黄昶带坏了,谈到比斗首先想到的居然都是近身战。其实修士之间很少会靠近到拳脚兵刃相交程度的,大都是保持着一定距离外的较量。一旦被人近身,往往就意味着危险与失败。

    所以修士擅长近战并不是坏事,但把大量精力花费在近战格斗上就没必要了。严格说起来,姬若这种战术才算是修仙者的正统战法呢。黄昶他们反而是走了歪路当然这只是陈想容等女修私下评论而已,穆子清等经常在外闯荡的男修们还是都主张要尽量“法武兼修”的,毕竟当今之世可不同于资源丰富,灵气充沛的上古时代了,什么都是要靠争的,也就是在昆仑山这种秩序井然,不虞危险的安逸地方过惯了舒服日子,偶尔下山一趟也多半是被男修同门妥善保护着的女修才会瞧不起擅长打架的,让她们独自下山闯荡几年,包管想法彻底改变还不肯变的,多半就是死了。

    …………

    眼见姬若轻松出手,三两下便干掉了那个被视之为靠山的黑衣人,那些村民群氓终于崩溃。他们惊叫着四下逃散开,而这时司马介也出现在村庄中,带着姬若走到那座大屋门前,推开门扇后示意她进去看看。在看见里面的景象时,小姑娘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这座大屋位于村子中心,看起来像是祠堂,里面的格局也很相似。但除了中间中堂供奉着牌位和神像外,在两边厢房中,却布置着许多铁笼子,里面胡乱散落着稻草,破碎的陶盆,溺器,以及金属镣铐之类,分明是关押犯人的监狱。

    “这里是……?”

    结合先前黄昶跟她说过的讯息,姬若心中其实已经略有领悟,但却依然感觉难以置信,而司马介则点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想:

    “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女子,或者哪怕会些功夫,刚才不防之下喝了那水,晕倒之后便会被送到这儿来,由那些村民看管着。待救世教的人过来挑选之后,合适的送往教派中炼制魂器,不合适的么……反正是不会放人走的。”

    四下看了看那些犹自带着斑斑血迹的钢铁笼舍,司马介轻轻叹了一口气:

    “很多可怜女子,便是在这里渡过了她们的最后时光……现在,小郡主,你还觉得那些村民无辜么?”

    “那现在这里怎么都没人了?”

    “就凭这些普通村民的能耐,原也对付不了江湖人,无非靠些迷药作祟。自从郡守大人颁布剿灭之令,救世教的真面目已然为人所知,上当的人就很少了。他们这里只是一个临时的关押点,没什么‘存货’也很正常。”

    见姬若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司马介又示意她跟着自己,来到祠堂后面一块空地上,周围长满杂草,唯独这块地域寸草不生,看起来甚是诡异,而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淡淡臭味,经久不散。

    司马介回头看了姬若一眼,微笑道:

    “接下来的景象可能会有些令人不适,郡主别被吓到就好。”

    说着,他便半跪下去,双手深深插入到泥土之中,脸上隐隐有道青气一闪而过,随即只听司马介长长吸了一口气,吐气开声之中,双臂骤然发力胀大。整整一大片泥土竟然就这样被司马介整个儿翻了起来,地面上瞬间出现一个大土坑。

    而姬若也几乎在同时发出了一声尖叫土坑里横七竖八,堆满了死人的躯体。虽然多有腐烂,但仍能辨识出基本都是女性,没有任何衣物遮掩,显然在被掩埋时全是光着的。

    “……他们怎么能……怎么敢!”

    姬若出身高贵,从小就被金枝玉叶般对待。稍大一点,进了昆仑山也总是被一众同门师兄弟捧着护着,何曾想到过这世上竟还有如此丑陋无耻,如此强蛮不讲理之事。在她身后,黄昶也暗暗吁了一口气。看来司马介也意识到了这位小郡主过于天真,对世情缺乏了解,所以才刻意的让她多接触这方面,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只有她以前看到的那一面。

    黄昶神识强大,能够“看”到的可不仅仅是被司马介翻出来的这些。这土坑下面密密麻麻,被堆叠起来的尸体不知道有多少层,以他几乎可以比拟法元期修士的神念居然都探不到底。下面的尸骸大都已经烂成了枯骨,显然不是短时间内形成的,这个藏尸坑存在的年头可绝对不算短了受害的女子当然也绝不在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