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零五 出兵(三)
    ——当然这只是外界的猜测而已,从小受到黄昶影响长大的姬若肯定不会这么浅薄。她之所以做出如此姿态,却只是受人之托罢了——就在当天晚上,从这支军队的宿营地中悄然驰出一队人马,为两人正是司马介和姬若,身后跟着数十骑,人数不算太多,但全部都是六扇门精锐,全都是进入到先天,或者至少是接近了这一级别的高手。

    “小郡主,接下来几天跟我们这些粗鲁武人一同行动,可能要吃点辛苦的。”

    “司马叔叔不必担心,我既然下山历练,自然是要经受各种考验的,您尽管下令便是。”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姬若的表态让司马介很满意,觉得这姑娘身份虽然尊贵,却并没有一般王室贵族或者名门子弟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合作起来就很舒心。昆仑山作为名门大派,果然有其过人之处。

    与姬若这边说定后,司马介又回过头去,与旁边副手交代了几句——他们出以后,剩下那些江湖人与六扇门的低端力量便由这位副手暂时统带着,主要是起到一个掩人耳目的作用。包括姬若那辆小香车中,也会被安排上一个人,继续坐在里面,跟着大部队慢悠悠向前走,她的那些护卫也依旧是跟在旁边,仿佛一切都未改变。

    ——对救世教这样一个崛起于民间的草根组织,大军出征的消息肯定瞒不过他们。但精通兵法的司马介并不打算按部就班,单纯跟着这支进剿大军行动,而是决定正奇并用,以少量精锐先行杀出,提前对敌人进行突袭。就算不能一举成功,也可以起到袭扰作用,使对手无法从容布置,等到后方大军抵达,自然便可一鼓而下。

    计划是早就安排好的,此时不过再次确认一遍而已。在与副手交流过以后,司马介的目光又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尤其是重点看了看跟在姬郡主身边的那个人——正是黄昶。

    本来出于保密因素,司马介这次行动都是带的自家六扇门精锐,外面临时请来的高手,哪怕功夫再高,就是先天级别也一个没带——怕其中混有救世教的奸细泄密。

    不过姬若还是坚持要带上一名“护卫”,而黄昶也适当的露了一手,证明自己确有先天武者实力,于是司马介便松口了——反正原本经常跟在小郡主身边的那名护卫脑依然留下,有他跟在香油车旁也足以掩人耳目了。在周围的一群武者中少掉一个,应该不会引起旁人注意。

    一群人就这样脱离了大部队,趁着夜无声无息奔袭在荒僻的野外。若是在黄昶前世的那个世界,这么大半夜的黑灯瞎火在外面纵马狂奔绝对属于找死行为。但在这里,在先天高手们眼中,白天黑夜并无太大差别。而夜幕对于普通人的影响仍在,所以在这个世界,黑夜还真是最适合各类凡者行动的舞台。尤其是像今晚这样,乌云蔽月,黑暗无光的夜晚,正是出手偷袭的好日子——对于两方都是。

    ——黄昶等人才刚刚跑出去没多远,就远远看到军营那边爆出一阵喧闹。杀声四起,更隐隐有火光升腾,似乎是遭人劫营了。看来救世教那边也没打算放过今晚这个夜黑风高的好时机呢。

    主营遇袭,这边一行人不觉都停下马,等待司马介的决断,看他是否打算回去救援。但司马介却只是驻足稍稍看了几眼,就是一声轻笑:

    “没事,熊天扬若是连自家扎好的营寨都会被人偷袭攻破,那他也没资格做飞熊军统帅了。我们不必去凑这个热闹,且看他需要多久才能平息。”

    ——熊天扬正是那支“飞熊军”的统领,官拜将军之衔。大周朝的武人官衔划分较为复杂,但基本上大致是分为三大等级:将军,校尉,士卒。但凡是能够做到将军一级的,无一不是武力极端强横,且非立有大战功者不得授。

    而熊天扬本人来历亦是不凡——“熊”这个姓氏乃是南方大国楚国的皇族之姓。据说还是从当年人类圣王大禹,有熊氏一脉流传下来的血统,极其古老而尊贵。熊天扬正是南楚皇族旁支子弟,依仗其家传功法,方能练出一身本领。

    楚国也是当今天下唯一一个能与周国平起平坐,国主都称为皇帝的大国。但与周齐等国不同,楚国并没有类似昆仑岐山之类的大型宗门支撑,而是主要依靠各大修仙世家联合起来组建的政权。皇族熊氏本身便是最大的修仙家族——能够在那些老牌修仙家族中独占鳌头,千年中始终牢牢掌控着大楚的最高权力,楚国熊氏的家族力量可比周国姬氏更要强横得多。

    熊天扬以楚国皇族旁支的身份,却居然能在大周朝中担任一军统帅,升任到将军高位,其间必然有过许多惊心动魄的经历。不过黄昶并没有能打听到详细讯息,只知道这位熊将军的实力很是不凡,所谓“一骑当千”,用在他身上绝不是什么夸张之言,而是真正有过实际战例的。

    有这样一位顶尖高手坐镇,飞熊军本身也是令行禁止,临危不乱的强军,纵使在黑夜中遭到突袭,也不可能有多大损失——确实,营地那边骤然升腾起的火光只是闪烁了几下,很快便又恢复到原先星星点点的亮度。刚刚被点起的火头显然是熄灭掉了,而原本高亢的喊杀声也逐渐低沉下去,终至再无声息。

    司马介嘴上说不去凑热闹,却还是站在原地观望了片刻,直待看到营地那边恢复了正常,方才嘿嘿一笑,轻松道:

    “果然,飞熊军终究还是有些能耐的……咱们走!”

    说着便率先拨马而去,其部下也赶紧跟上。姬若与黄昶对望一眼,被后者鼓励的点点头,便也纵马上前,跟着司马介一同冲入那深沉夜中。...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