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九十八 入城(四)
    于是黄昶心底这才恍然在六扇门内部,“紫衣神捕”乃是极高的级别,非绝顶高手不能胜任。这位司马神捕虽然并非修仙者,在武学一道上却多半已经达到了巅峰,估计都快要能以武入道了。真要拼斗起来,黄昶估计他的实际战力恐怕比那位名叫张驰的三重天修士都要强一些,至少面对突袭时他的警觉性要远远超过张道士。

    郭守桓身边助手中,实力最强的就是这两位了,另外虽然还有几位先天武者和修道术士,但普遍实力都不高,大约也就相当于那天被黄昶打杀的七个救世教徒水准。其余将军校尉之流,多半只是赳赳武夫,统兵作战还凑活,像这种江湖厮杀可就不在行了。

    在听完郭守桓的介绍之后,黄昶不由得在心底暗暗摇头。怪不得这位郭郡守要到处求助呢,他手下当真没什么人。身为堂堂一郡之主,手下居然连个炼气中期以上的客卿幕僚都没有,难怪会被一群邪教徒搞得狼狈不堪。如果是那些背后有强力家族支撑的地方自治领地,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在大周王朝,郡县制与分封制并行不悖。整个大周王朝的国土便是由若干或直辖,或分封的郡县所组成。“郡”已经是地方行政区划中最大的单位。如果是受分封的世家贵族,只有到了王侯级别,才有可能被授予一郡之地的奖赏,那是非常难得的殊荣和恩遇姬若他爹晟阳君,作为姬氏直系子孙,生平最大的愿望也就是受封一郡之地,开辟属于自己的侯国,并将其世世代代传下去。但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不能为朝廷立下极大功勋,即使他和当今皇帝是亲兄弟关系,也绝不可能得到这么大的领土作为奖赏。

    对于朝廷直辖的郡县,郡守和县令都是受朝廷委派直接上任的,但在地方上权力也是极大。而且本身如果没有相当实力,根本不可能坐上这个位置连一个县令都能被称为“百里侯”了,何况一郡之主呢。除了有可能会被调任外,郡守在其它方面和王侯也没什么两样,都是主宰这一方天地的土皇帝。

    在来之前黄昶已经从各方面了解过本地临泉郡守的状况,知道这位郭大人本是在京城为官,在镐京城时原也以精明干练而著称,得了皇帝的赏识而外放。在黄昶前世那个世界,中央官员干得好,外放地方一段时间,经过实务锻炼后再进一步高升乃是常态,但在这个世界的王朝却很少见京城秩序井然,高手众多,相对来说比较安全。哪怕一个普通人,只要站到了相应的位置,背后有朝廷支撑便能发挥其能力。但京城核心区域外面可就并非如此了,若是没有足够能力自保,新官才上任第二天就莫名其妙被人刺杀了都不稀奇。

    当然朝廷也会派出力量协助与保护,驻守各地的六扇门便承担着一部分相应职能。不过外部力量终究不可完全依赖。如果自身实力不足的话,还是很难坐稳这个位子的。所以在大周朝,地方官员多半都是世族出身,没有几十上百年的底蕴,没有家族提供的种种保护和便利,哪怕一个县令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郭守桓其实已经算是有些底子的了,他们家祖上有人拜入过昆仑山,多少流传下一些仙家器物和手段。本身也有一位修士朋友,能够以客卿身份提供些帮助。但此刻在真正面临到地方上的压力时,依然显得非常艰难那位名叫张驰的修士性情与他差不多,也不是擅长战斗的,碰到这种情况更是不敢远离郡守府,以防有人前来刺杀。而他手下其余人等实力都不咋样,比不上那个救世神尊也罢了,居然连其手下的“四大门徒”都干不过先前配合六扇门去缉拿时被人家打得灰头土脸逃回来,虽说有对方忽然用出魂器的因素,但艺不如人也确实不假。

    当然了,作为大周朝廷的直辖官员,他完全可以直接向镐京城那边求援。也确实能得到援兵。不过和所有的政治人物一样,郭守桓在朝廷中也不是没有竞争对手的。大周朝的州郡之间相距遥远,彼此间独立性很强,一般来说都是“自己的麻烦自己解决”。若是自己解决不了要引入外援,那付出的代价多半也比较大如果是分封之地,独立性往往就会受到影响。即使解决了麻烦,朝廷留驻军队保障治安,派遣六扇门协理民政……等等钳制手段也都来了。

    大周朝廷虽然恪于传统,仍然保持着裂土封疆,以飨功臣的规矩。但这里的历代周天子可要比黄昶前世那个周王朝聪明许多,有封也有除,不至于封啊封的把自家疆土都封没了只要找到机会,历代君主找借口把前代分封之地收回或逐步改为直辖也从不手软。毕竟他们自己当年就是从诸侯国起家,推翻了商王朝上位的,对外姓诸侯天然就有一种提防心理。

    如今除了姬氏一族自家的诸侯不必太担心会遭到清理外,别姓的分封诸侯们也只有刚刚就封,在当今皇帝面前功劳情分都还很足的那几位可以放心些,其余承祖上之荫继位的,平时大都小心翼翼恭谨侍奉,唯恐被天子找到借口撤除封国。而领主暗弱,不能保护领地安全这本就是最常见,最好用的借口。所以许多分封领主在遇到外敌时,除非被逼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否则一般不敢向朝廷请援的。

    直辖领地要好一些,至少不用被天子时刻虎视眈眈的盯着,但朝中同僚的倾轧终归免不了。郭守桓若不能证明他有足够能力保障这临泉郡的安宁,朝廷中想要取而代之的人可多得是。所以他宁肯把祖传的昆仑符信拿出来,向不太熟的昆仑山求援,也不肯向镐京城叫苦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