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八 初遇邪教(五)
    里面黄昶也是脸黑黑自从两人单独上路后,为了不至于太显眼,他和姬若就不再穿昆仑道袍。姬若是个爱美的性子,自然天天打扮得漂漂亮亮,一副标准大小姐派头。而黄昶则是习惯穿着以简单实用为主的武人装束,身上甚至还始终套着一件皮制符甲……再加上这一路上照料马匹,收拾行李等杂务全都是他在干,被人误认为是大小姐的随从护卫也不奇怪了。

    稍稍这么分神了一会儿,那陶宏又说了一大通招揽的言辞,不过无论他说的怎么天花乱坠都没任何意义他在前头拖着姬若交谈的同时,那个先前鬼鬼祟祟,隐匿接近的家伙悄悄爬到了祠堂后面,并且从腰间摘下一个铜葫芦,在葫芦口部接上一根长长铜管。那人将铜管从后面破损的窗洞间插进来,转动葫芦口部的机括,随即便有一缕细细白烟从那铜管中冒出,无声无息的飘散在室内。

    这祠堂破败已久,门窗皆早已破败,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封闭性。不过自家所释放的这种迷魂烟雾颇为奇妙,大部分还是能留在室内,即使有少量散逸出来,自己口中也早含着一丸解药,本身并不会受到影响这个身着黑衣的偷袭者很有信心等待了片刻,估摸祠堂里已经差不多布满迷烟,只要那小丫头回到室内,用不了多久便多半会昏倒了。

    就算她发现得早,这种迷烟只要吸入一点便能让人手足酸软,哪怕是修行道法之人,也必定失去抵抗力,到时候就算玩硬的也不怕……那偷袭者一边轻松愉快的想着好事,一边随手用力,试图抽回铜管。

    抽了一下没抽动,再用点力气还是抽不动。他不由得探头朝窗洞口往里一看,却见对面也有一张笑眯眯的脸孔正看着他。而那根铜管已被人攥在手中,头部早被捏扁,连一丝烟雾都放不出去了。

    是那小丫头的随从!这家伙一路始终没出过手,只是干些杂活,所以上头判断他多半只是个伺候人的随从杂役。也许会些武艺,江湖经验比较丰富,但应该不会有太强实力,否则上次不至于要那贵气十足的女孩子亲自出手。

    脑海中飞速闪念之间,黑衣偷袭者也同时出手,从衣袖中弹出一口寒光闪闪的匕首朝对方眼睛刺去。他希望对方在忙于闪避时最好无暇叫喊,这样不会惊动前头那女孩。

    那人果然没出声,可是也没有躲闪,而是闪电般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夹便将那匕首锋刃牢牢钳住,仿佛固定在岩石中一样怎么也挣脱不开。黑衣人脸色大变,脑海中刚刚升起“此人功力好生深厚!”的念头,便看见那两根手指骤然变大,并在中途紧握成拳对方顺势一拳头,砸向他的面门!

    黑衣人仓惶后退,同时试图举手格架,然而对方却立即冲破砖墙追杀出来,而即使他以双手倾尽全身之力格挡,唯一的结果也只是手臂上传来剧痛,并听到了咔嚓之声两条戴了金属护臂的胳膊居然在这一拳之下同时折断!

    “先天高手!小娘们儿手下有能人!”

    这便是黑衣人在被黄昶打昏之前最后喊出的话语,偷袭任务虽然失败,但他至少向同伙告了一声警,倒也算尽忠职守。

    …………

    后面突然闹出这么大动静,前头不要说姬若,就连那陶宏都听到了。自知谋算失败,陶宏脸上却并无丝毫尴尬之色,反倒自然而然的哈哈一笑:

    “贵属下倒是有些本事,既然姑娘不愿接受我们的好意,那就只有得罪了。”

    说罢大袖一挥,很是潇洒的后退两步。而先前站在他身后的四人则立即扑杀上前。那四人先前便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状,显然对被迫充作布景板的待遇很不满意,这时候终获解放,立即杀气腾腾都朝着姬若猛扑过来。

    面对凶狠攻势,小丫头却只是嘻嘻一笑,后退一步,闪身躲回到了祠堂阴影之中。四名攻击者冲到门前时顿时犹豫了一下子他们都是老江湖,深知这种态势最是麻烦不过。尤其是刚刚进门的一刹那,敌暗我明,正是最容易被偷袭的时刻。虽然他们人多,只要一拥而入对方肯定顾不过来。可谁冲在最前面?

    四人互相看了几眼,这时候就能看出他们在组织中的地位高低了那两个陌生面孔朝玩火老头儿和侏儒瞪了一眼,做了个要求上前的手势,后两者便不得不老老实实挤到门边,准备冲进去探路了。

    不过他们倒也不是完全的没脑子,那侏儒站在门口并没急着往里闯,而是首先点亮了手中一根火折子,把火苗凑到嘴边,呼啦啦的喷出一口烈火覆盖住了门口区域。若有人当真埋伏在门口,肯定会被火焰撩到。就算没烧到也会被吓跑。

    见里面没什么动静,侏儒与那玩火老头同时闪身冲入,但两人才刚进门便都发出一声惊叫迎面一根精铁大棍横扫而来!轰隆一声响,两人以比冲进去时快了好几倍的速度又倒飞出门,只听到噼里啪啦一通响,两人在地上犹如滚地葫芦一样,只是满地打滚而根本就站不起来,也不知道身上骨头被震断了多少根。

    门外另两人对望一眼,眼中显出惊疑之色。但这二人能在组织中获得高位,自也不是胆怯之辈,里面对手强悍,反而更加激发起他们的凶性。其中一个手持双铁锏的矮壮汉子侧过身体,沉身下蹲,以肩头的铁铸虎头护肩狠狠撞击在墙壁上,顿时将那风化已久,本就不太结实的砖墙撞开一个大窟窿,一头冲了进去。

    这一下理应是出乎对方预料的,但结果和刚才那两人也没什么不同只听里面传来几声轰然巨响,似乎是有沉重钢铁兵器在互相撞击,然后那矮壮汉子便也飞了出来。人在半空中时便从口中喷出好几口鲜血,落地后虽然勉强保持了站立,但手中精铁锏只剩下一根了,而且还弯折的犹如曲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