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一 分头行动
    ,。

    这是在山上出发前便拟定好的行动方案,黄昶当初选择这条巡游路线的原因,便是这条路线正好经过他们这个小团体中好几人的家乡姬若家在镐京城;太和郡乃是金荣的家族之所在;而慕容英的本家燕山慕容氏距离太和郡也不算太远,以修仙者的速度绕一点路根本不算什么。

    昆仑山新弟子一般来说都是在十年学艺期结束后才回家,不过在这之前若是正好有事经过附近,那倒也没必要去学古代圣王大禹过家门而不入的精神。毕竟这些年轻修士们从少年时便离开家乡,数年后都满怀思乡之念也是很正常的情感。

    于是金荣和慕容英两人自然都安排走太和郡了,以方便他们各自回家去转一圈。剩下黄昶,姬若和吴大牛三人原计划是一起走临泉郡路线的,因为在那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不过这时候黄昶却略作调整,让吴大牛也跟着金荣他们那一拨行动。

    “太和郡地方广大,金师弟和慕容又要回家,再去巡查宗门下院,时间恐怕有点紧,还是让大牛单独跑一趟吧,这样你们俩也可以在家里多住几日,不必着急出门赶路。”

    黄昶这计划比原先又要更加宽松些,反正慕容英,吴大牛和金荣三人实力都挺强,即使各自单独行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这样一来他这边的力量难免减弱些太和郡之行只是去听取收集一下外围机构的常规汇报即可。而临泉郡这边确定是有任务要做的,万一又碰上强悍难缠的对手,光他和姬若两人,恐怕会势单力薄应付不了。

    金荣和吴大牛也很担心这一点,但黄昶却表现的颇为自信:

    “没事,我现在好歹也是达到炼气中期顶峰,堂堂的六重天修士了。咱们蓝衣弟子能接的下山任务,向来都说对手境界不会高于中期,咱们先前已经碰到过两次例外。俗话说事不过三,总不见得当真次次都那么倒霉,尽遇到强手。”

    金吴二人依然不太放心,但这时候慕容英却开口表态了:

    “行啦,既然黄昶有把握,就按照他的想法去做吧,反正几条路线相距也不是太远。真要有什么意外,需要我们再集合行动的,用宗门令牌联络,彼此间也能呼应得上的。”

    昆仑山弟子的身份令牌除了驱鬼辟邪,防护外,还有一项功能便是可以让同门弟子之间通过令牌互相联络,当然有一定的距离限制。比如黄昶他们现在如果通过令牌发出一条信息,昆仑仙山上是收不到的,但只要是在千里方圆之内的同门,其宗门令牌都会有所感应。

    这也是昆仑山弟子在外面不容易被欺负的原因之一:他们即使遇到麻烦也很快能联络到附近同门寻求帮助,若是寻常求助也就罢了,但如果是生死攸关的求救讯息西昆仑门规要求每一个昆仑弟子在接到同门求救信号时都必须立即施以援手,如果本人实在无法前往,至少也要把讯息传播开去。若是明明收到求救信号却不予理睬,门规中对这类行为的惩罚力度相当之大,仅次于主动出手残害同门。

    慕容英搬出这条理由,金荣和吴大牛二人便不再质疑了。而慕容英看看黄昶,趁别人不注意忽然朝他眨了眨眼睛慕容英在自己的事情上糊里糊涂,看别人眼光倒还挺毒辣。黄昶微微一笑,悄悄作了个拱手的姿势,算是表达谢意。

    于是五人就此分开,慕容英等三人暂时还是走在一起,过了好一阵子,在这方面一向迟钝的吴大牛才忽然恍然大悟道:

    “噢,阿昶让我跟你们走一起,是想跟若若单独相处吧?”

    “切,这时候才想到,你可真够笨的。”

    却是金荣发出的嘲笑声,不过在被慕容英横了一眼之后,他也只好摊摊手:

    “好吧,我承认也是不久前才想到的。黄师兄也是够虚伪,咱们昆仑弟子又不禁嫁娶,山上谁不早就把他和阿若看作一对,偏要这么装腔作势的。”

    谁知虽然他立即服软,却还是遭到了慕容英的斥责:

    “你才是蠢货!明说出来黄昶大男人当然无所谓,可阿若岂不要难堪!”

    …………

    这边三人嘀嘀咕咕说着黄昶与姬若的八卦,那边路上,被当做话题的两个年轻人却都一言不发,只是骑在马上慢悠悠沿道路溜达着。

    女孩子家心细,姬若从刚才黄昶提出新分组计划时便脸色微微泛红,但却没表示任何意见,安安静静接受了安排。而黄昶虽然想方设法创造出了与姬若单独相处的局面,这时候在她似笑非笑的清澈目光之下也难免有些窘迫,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得先默默走在姬若身边,与其并辔而行。

    当然以黄昶的机敏灵活,要解决这种小尴尬毫不费力。不久之后他便设法用几个笑话打破了沉寂气氛,等到姬若笑逐颜开的时候,再跟她说些亲密话儿也就顺理成章了。

    可惜他好不容易才营造出来的美好气氛还没持续多久便遭破坏某只不识趣的绿皮鹦鹉忽然从树梢头冒了出来:

    “嘎!嘎!你们俩明明都能飞的,为啥还这么慢吞吞在地上爬?”

    黄昶没好气的瞪了鹦鹉几眼,心下暗叫失策其他人都被调开,却偏偏忘了还有这么一只长翅膀的大号电灯泡。这下子他跟姬若逍遥自在过二人世界的愿望可要泡汤了。

    然而当初是他自己想方设法哄下山的,眼下与昆仑仙山相距极远,也不可能打发它单独飞回去了。自找的麻烦,含着泪也要忍哪。黄昶只得拍拍自己身畔的马鞍囊袋,没好气道:

    “还不是为了让你有个能睡觉的地方……下来吧!”

    但小鹦鹉却并不领情:

    “嘎!少拿我做幌子,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雪莲丫头化作人形洗澡的时候我也是看到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