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七十四 好东西(三)
    “看得见,摸不着?”

    黄昶悟性极佳,当即明白了师父的意思,长青子点点头:

    “不错,修仙路上,并不是不能走捷径。 你以比较差的灵根资质,却能够胜过宗门内大部分师兄弟,到如今已经与那些天赋最佳,进展最快的天才弟子并驾齐驱。便是由于你这一路上占了太多便宜……”

    “这主要是师父多方提携之故。”

    黄昶恭敬道,长青子哈哈一笑:

    “确实,我帮了你不少,但你自己的聪明机灵则更重要那些远于同门师兄弟的修炼资源可是你自己赚来的。没有大量的资源投入,所谓捷径就无从谈起……嗯,不扯远了。还是谈眼下吧依我之见,阿昶,最近一两年中你最好先别急着突破,细细把这些外来法力打磨圆熟,完全炼化,彻底收为己用之后方可继续。”

    “另外,以你的灵根天赋,光修乙木功法,达到六重天境界,原也差不多到了尽头。接下来若想有所突破,恐怕要另辟蹊径,再练一门水行功法,借水生木,以求突破了正好可以与这回打磨法力的要求结合起来……嗯,在山下多有不便,阿昶你回山以后还是再闭一回关吧,好好把基础夯筑坚实了,这样日后才不会后悔走捷径固然痛快,可有些时候,有些关隘,还是得踏踏实实,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过去,才是正道。”

    “是,弟子明白。”

    黄昶一口答应道,而长青子随后又将一根手指点在他的额头,似乎是在感受他的灵识,同时问道:

    “智慧果不仅仅是法力遗存,那位智广大师留下的心灵残念,对你可有影响么?”

    黄昶笑了笑:

    “记忆中好像多了若干片段,知道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另外,看到这棵树忽然觉得亲近了许多。”

    黄昶转头看向那棵菩提树妖,这时候的树妖已经丝毫没有先前那种妖气冲天,独霸此界的豪气了西昆仑山修士本就是最擅长收拾各类妖怪的,树妖为了活命向老瘸腿乞降,虽然保住了命,却从此将永远受制于人,是好是坏还真难。

    不过此刻,至少从外表上,那树妖跟先前倒也没太大变化,只是树干主体从上到下,被钉了七枚亮闪闪的银钉,另外还贴了一张符箓,似乎仅此而已。以黄昶的见多识广,只能辨认出那七枚钉子应该是“七星镇魂刺”,仙侠界中很出名的一套魇镇法器,至于符箓是什么就不知道了,另外宗门还有没有其它镇压手段现在也看不出。

    看着那棵似乎已经陷入到沉睡之中的树妖,黄昶心头中泛起一阵非常古怪的情绪就他本人而言当然对这树妖绝无好感,但感受到智广大师的念头则并非如此。在得到了智慧果中的部分记忆之后,他对于那位智广大师当年为何会造就这样一棵菩提树妖已经完全了解其实这根本就是不可避免的。

    月影界中永远没有太阳光,把一棵菩提灵树栽种到这里,当然就只能吸收月华与阴气作为滋润,成妖化魔乃是理所当然。本来这个问题倒也不难解决智广大师活着的时候经常前来念经度,延缓树精的魔化。等到他日益老去,不能再管控树妖的时候,再找个有能耐的僧侣或道士过来继续也就是了。

    然而智广大师并没有这样做,因为此地乃是大周王朝,被西昆仑山所笼罩,所控制的地盘。他本人由于某些特殊原因,获得了在西昆仑山控制区内开辟道场的权利,但这份权利并不能转让给其他人。所以如果他要找人来继承这份基业的话,还只能是昆仑山的人。

    那时候月影界已然快要成型,而一旦形成了洞天,便可以作为一个宗派的立身基础。智广大师纵使已修成罗汉金身,佛法高深,却也终究免不了心存欲念。他不想自己辛苦开创的这份基业落入他人之手,于是便作出了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

    自知时日无多的智广大师主动坐化于菩提树下,在圆寂之前,他试图通过某种秘法将自己的毕生法力与灵魂统统注入菩提树内,从而让自身与树妖融为一体,以菩提树妖的躯体继续承载自己的灵魂,从而获得某种程度的永生,同时也能长期控制这月影界。

    融合成功了,但却并非他吞噬了树妖之魂,而是恰恰相反智广大师自己反而变成了树妖的饵食,连同他的佛家功法,经文宝册,甚至于遗骸本身,都一并成为了树妖姥姥的护身绝技。菩提树本来无所谓性别的,但在成妖之时会有雌雄之分。这棵树妖原本是雌性精怪,可在吸收了老和尚的魂魄之后却变成了不男不女,便是黄昶他们先前听到的那种古怪声音。

    黄昶在智广大师的残存思绪中感受到了后悔与惭愧之情,但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百余年来树妖始终不能影响到月影界外面,或者是不愿老和尚的残魂终究在某种程度上抑制住了树妖的凶性与杀心,使其只在月影界,最多只是金阁寺范围之内“狩猎”。

    总体来,这还是位不错的老和尚这是黄昶的感受。虽然自己也是昆仑山弟子,但在他看来智广大师为了维护自家产业而做出的冒险决定并不算什么错误,只不过失败了而已。在他前世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往往可以干出更加激烈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呢。

    黄昶将自己在记忆中得到的讯息禀报给长青子,后者听了以后微微一笑:

    “那位智广大师啊……倒还有些印象呢。那时候我还只是一名低阶炼气士。某日忽然被一位宗门前辈指派,前往镐京城龙原道观前的大广场上伺候。当时满心纳闷,去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本门修士和外宗道友切磋,让我们这些白衣弟子去开阔眼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