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六 宗门来人(二)
    黄昶等人自然都一口应诺,其实和所有长辈们觉得小孩子不该知道的“秘密”一样,关于宗门天师堂的传说也早在年轻人中间传扬开了。别的不说,当初黄昶在白云坊中,他的师兄纪程宣就对他说起过这方面事情,还让他尽量支持天师堂的“业务”呢。

    不过这时候,在师父面前,黄昶当然表现得像个乖宝宝一样,仿佛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般满脸的纯真之色。同时他也注意到长青子只介绍了两人,对于跟在老瘸腿后面的那位未置一词,对此黄昶心中已然略有所悟,脸上自然表现得毫不在意。

    这一次的行动显然是以天师堂为主,即使长青子身为掌教之尊,在介绍了来人身份之后,便将主动权交到了对方手中:

    “两位师兄,远道而来,是不是先休息片刻,准备好之后再去探那小洞天?”

    那老瞎子瞽叟嘿嘿笑了几声,声音就好像夜枭一般,着实难听。

    “不必,不必,一棵小树,几具残尸,碍不了多大事。你我事情都多,还是早点处理掉,早点回山去罢。”

    这话听起来狂傲得很,不过在场众人都觉得理所当然长青子乃是法元后期,接近大圆满的水平;瞽叟大师既然能担任天师堂首座,至少也是后期修士;而老瘸腿在宗门墓地那里混了许多年,一代又一代新下山弟子接受过他的“岗前培训”,但却从来没人发现他竟然也是一位法元修士居然是连长青子都要喊一声师兄的!哪怕仅仅是出于礼貌,这境界也绝不会低。有这三位大能在此,那棵连法元期都没进的小小树妖就算藏身在龙潭虎穴中又能如何?

    事实上黄昶已经很诧异了哪怕按照西昆仑一贯寻求稳妥的行动原则,这种事情派个法元期过来也绰绰有余了。居然一次性来了三个,其中还包括门派掌教和一堂首座这月影界当真如此重要么?

    既然正主儿这么有自信,那其他人当然也不会多罗嗦。一行人当即出了大营,径直朝那片环绕着金阁寺的杂木丛林走去。

    等候在外面的诸多凡人武者立即也都跟了上来,不过除了长青子以外,那两位法元仙师显然都对凡人很看不上眼,不想让他们牵扯进来,还是黄昶说了一句:“跟着打了那么久,好歹也让他们见识一下月影界内部。”这才同意让罗春等三位先天级别高手跟着,但其他凡人就不行了月影界中阴气弥漫,先天高手有真气护体,短时间内还能抵御,内功没达到这个水平的,进去之后就算没死也必然大病一场,就不必为了满足好奇心冒送命之险了。

    说起来,先前那个王生体质本就虚弱,之所以能偷入月影界而没当场丧命,却是因为他的那个女鬼情人小兰弄了些幽冥界特产给他服用。就好像黄昶喝过幽泉石乳之后再也不怕阴气侵袭一样,那小兰给王生喝的碧泉釀虽然没那么高级,让饮用者在短时间内不受阴气伤害的能力总有的,这才让王生觉得那里面挺不错,去过一次居然还想再去……

    不过到如今他总算知道厉害了碧泉釀虽然能保住他不受阴气伤害,却难以弥补他因为“鬼混”而丧失的元阳之气。那天在被救出之后,惊吓与后怕再加上想到从此跟女朋友“生离死别”的悲伤,几厢夹攻起来导致他一下子病倒了。幸亏黄昶等人当时没走远,本着救人救到底的精神给了他几粒仙家灵药,总算是把小命保住。然后又帮他在郭北县城中找了家医馆住下来调养身体,这会儿估计还躺在床上呢。

    有高手带队,黄昶心中自然也轻松愉快,如此胡乱想着一些不相干的事情,他带着长青子等人仿佛散步般进入到那片原本被百般提防着的杂木林中。长青子一路走来,看见杂木林周边百余步内,所有草丛灌木被清除,只留下光秃秃的空地,知道这是清理出视界便于巡逻告警,倒也不足为奇。只是那空地上密密麻麻,却和先前军营旁边一样被插上了无数短木桩,上面还架了横梁,不由得好奇询问这是做什么?

    黄昶哈哈一笑,学着僵尸走路的姿势一拖一拖向前走了几步,长青子等人立即恍然大悟,但旁边老瘸腿却摇头笑道:

    “会被这种东西绊倒的尸妖,原也根本威胁不到你们吧,何必费这么大劲……”

    “吾等修士用不上,对凡人却很有用,阿昶考虑得很是周到。”

    作为黄昶的师父,长青子倒是一眼看出了黄昶的用意,还特地表扬了一句。

    黄昶原以为他们会一直走到金阁寺,毕竟只有从那边的莲花塘才能进入月影界黄昶前段时间也尝试过让人在树林边缘挖了一些大坑,灌水成塘,等晚上月亮出来之后里面也一样出现倒影。不过这些倒影并不能帮他进入月影界,所以想取巧从边缘地区潜入的计划从一开始便告失败。

    而这一回他们才刚刚进入丛林不久,瞽叟大师就停下了脚步,一边用鼻子不停吸气,似乎想通过嗅觉来弥补视觉上的不足,一边很是满意的嘿嘿笑了起来:

    “好地方啊,真是好地方……”

    好地方?黄昶看看四周,树上枝叶并不繁茂,但外面的阳光却似乎很难透进来,即使在大白天,这片杂木林子也有点阴森森的。由于黄昶先前已经完全封锁了四周,林中静悄悄的,当然是不可能有任何活人的踪迹了,然而非但如此,就连鸟雀,动物,甚至蛇鼠昆虫之类都一概不见,就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并不难找黄昶脚下,林间地面上,已经有一缕缕淡淡的黑色雾气在四处流淌,其所到之处,无论草木虫蚁尽皆死去,连灌木都从根部开始腐烂,只有比较高大的乔木似乎还能抵御,但靠近地面处的树皮也都焦黑变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