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五 宗门来人(一)
    慕容英一听之下就明白了,黄昶这家伙其实和他一样,也是个心高气傲的按照他的战术确实可以解决掉月影界的麻烦,只是收益没那么高罢了。所以他是为了宗门的利益才上报,这跟打不过求援可是两回事。

    这种事情如果仅仅放在嘴上说说肯定没啥说服力,所以他现在先把自己的战术执行到一半,宗门前辈过来时自然能判断出他这套战术的可行性,也就能意识到他们这支小队伍的优秀了。

    “哈,你倒是面子里子两不误……也罢,就照这么做吧。”

    五人取得了一致,接下来黄昶便将本地具体情况,尤其是关于月影界的内容作成玉简,用宗门配发的传讯令符发往昆仑山。之后他们仍然继续保持清理外围尸鬼,但对于那片杂木林内部也就是与月影界相关的部分,则按兵不动,等待宗门的处置。

    宗门的反应相当快捷,数日之后,黄昶等人正在大帐中闲坐,忽有哨卫来报,说天上有仙人飞来。几人连忙迎出去,修仙者的目力可远比普通人要强得多,黄昶等人一看之下,皆是大惊失色。

    “怎么是师父亲自来了?”

    “竟然是掌教师尊亲临?”

    空中飞来几片彤云,在为首一朵云头上,那位负手悠闲站立的长须道人,可不正是黄昶的便宜师父,西昆仑掌教长青子!

    …………

    “拜见掌教师尊!”

    稍后片刻,当那几朵云头降落地面时,地上早就乌压压跪倒了一片连几位仙师大人都远远就跪下来迎接了,在场的所有凡人哪儿还有敢站着的,当然全都跟着矮了一截。

    长青子对于这么大阵势显然也颇感意外,在空中稍稍停顿了一下,看清楚确实是黄昶等几人在下面,方才走下云头。不过他倒也没有推脱,而是正大光明的接受了所有人的礼仪尽管黄昶私下里见到长青子时总是很随便的,但作为西昆仑掌教,他有责任在这种时候体现出昆仑派的威严。

    与长青子一起从云中走下还有另外三人,这三人也同样让黄昶等人吓了一跳他们都认出了其中一位乃是阴魂谷中负责看守宗门墓地,每次新弟子下山时都要去接受其一番教育的守墓人老瘸腿。而和他站在一起的那位老者,其形象甚至比老瘸腿更吓人:脸上皱纹深如刀刻,还满布着伤疤,看起来比老瘸腿更加苍老虚弱就不说了。眼睛睁开同样也是白花花一片不见眼珠子可老瘸腿虽然眼睛有此异象,平时行动之间还明显能感觉到他并不是瞎子,看人视物什么都不受影响。但那老头儿就完完全全表现出一个瞎子模样了其手中持着一根竹杖,行走时突突突的伸在前面探路,另一只手则摸摸索索的,似乎随时会被什么东西绊到摔倒的样子,以至于黄昶都琢磨着是不是要上去扶一把。

    至于跟在老瘸腿身后的第三人,倒是没什么特别奇异之处,外观看起来就是个身穿布衣的普通壮汉模样,但这只是普通凡人眼中所见。在黄昶等几位昆仑弟子的神念之中,那壮汉所在位置却是空荡荡一片,非但完全没有生命存在的迹象,还给人一种非常压抑,非常恐怖的死寂之感。

    不仅仅是修仙者能感受到,甚至就连那些凡人,在老瘸腿带着那人经过后都不自觉会打个寒颤,但他们大都把原因归于老瘸腿和前面那个古怪瞎子,而通常不会注意后面那位。

    长青子一行人并未在外面多待,很快便都进入到大帐中,黄昶等五人自然也跟进。脱离了众多凡人的视线,长青子也就不再摆出一副得道高人的严肃嘴脸,而是象平时一样,笑眯眯看向自己的爱徒:

    “说说吧,怎么回事,居然闹出这么大阵势,却还要传讯回宗门求援?”

    “啊,师父,是这么回事……”

    黄昶上前简单把情况又介绍了一遍,这些内容他其实在传讯玉简中已经说得很透彻了,不过长青子依然要他亲口说明,显然是说给那几位同行者听的。同时他自己也就其中几个关键点提出了一些问题。而且正如黄昶所预料的:长青子最关心的,还是那些凡人的安危。

    “你确定一个凡人都没死吗?”

    “是的,迄今为止,只要是服从了我们调遣的,无论士兵还是江湖人,一人未死,受伤的也很快都治愈了。”

    黄昶实话实说,确实有几个不听劝阻,私自闯入杂木林的家伙后来发现被吸成了干尸,或者干脆是以僵尸形态再度出现在人前。不过他可不认为这是自己的过错,而长青子显然也是同样想法,对此未置一词。在听黄昶确认他这处大营里没有任何人死亡后,便很满意的点点头:

    “我们以往除妖灭魔,尽量不牵扯凡人在其中,就是怕伤亡太大。你能够避免这一点,又帮助他们熟悉了对付尸妖的战法,也算是不错的功德了。”

    说完这一句,长青子又转过头去,向黄昶等人介绍那几位跟他一起进来的同伴:

    “这两位乃是宗门天师堂的前辈,夏元吉夏师伯你们想必都见过,以往不知道名姓也就罢了,以后称呼时可不许失礼。”

    长青子介绍的正是守墓人老瘸腿,显然他也知道宗门弟子平时都是怎么称呼这老家伙的,对此老瘸腿倒是不以为意,嘻嘻笑道:

    “没事儿,就叫老瘸腿也行,不过称号而已,我们连自身皮囊都不在意的,还会在乎这个?”

    长青子嘴角动了动,却也没说啥反正他身为昆仑掌教,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清楚,对方是否接受他就管不着了。顿了一顿,他又介绍那位老瞎子道:

    “这一位……乃是天师堂首座瞽叟大师。我昆仑天师堂实为‘天尸’之通假,以专攻炼尸驭魂之道为其所长。但只有恶贯满盈之辈方会遭此对待你们作为蓝衣弟子,本不该接触到这些的。不过这一回情况特殊,姑且破例。只有你们自己知道便行,回山之后不要四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