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五十 情种?
    “放开他吧。 ”

    黄昶一声吩咐,吴大牛便放手了。但那王生却反而安静下来,也不再闹腾着要跳池塘,就好像被主人松开绳子的宠物犬,反而往往会比较安静,不再随便冲人乱叫一样。

    黄昶看着那张渴望而急切的面孔,无奈叹了口气,

    “王公子,我们以往素不相识,今日也是萍水相逢。但是为了救下你的性命,我们两个不得不冒险进入到那鬼地方,差点就没能出来。”

    那王生嗫嚅着,嘴里嘀咕着一些感激的话,但声音很轻,似乎还不太懂得如何跟人打交道果然是书呆子脾气。

    而黄昶也不去理他,仍然自顾自道:

    “想必你也应该看出来了,兰是个女鬼,那里面压根儿就没活人。你非要进去,无非是给里面的妖鬼送些新鲜血肉罢了命是你自己的,你爱怎么糟蹋旁人也管不着。我们能救你一时却救不了一世,所以……”

    黄昶让到一边,把那水中的月亮影子,也就是月影界的出入口暴露出来:

    “随你想做什么吧,请自便。”

    着,他随手把那一大包战利品象丢垃圾似的往空地上一扔,反而颇为心的将那具尸仔细放平,又招呼另外三位师兄弟过来叙话。

    但那王生却反而第一个朝他冲过来,跑到近前噗通一声往地上一跪,那撞击声让黄昶听到都感觉膝盖疼。但王生却不管不顾的,只是砰砰砰不停朝他磕头:

    “仙师,仙师,我知道的!我早就知道的,可我还是想和她在一起。求求你救救她吧,救救她吧!”

    这下子倒是让黄昶有些动容了,于是他暂时搁置和师兄弟们的讨论,皱眉看着王生:

    “你你早就知道她是鬼了?”

    “是,兰她第一天就全告诉我了。她原本是官宦之女,随父上任时病逝于道中,被葬于金阁寺旁,魂魄不幸为那妖怪所困,被迫为其效力,专门勾引过路旅人,以供妖怪吸收精血……她都跟我了,也不曾害过我。”

    “是吗?那她有没有跟你过阴鬼与活人时会大幅吸取活人的阳气与生机,即使她本身并无杀你之心,只要陪你多欢愉几回,用不了多久也能让你丧命?”

    旁边慕容英忍不住插口,同时随手幻化出一面灵气镜子,让王生看清楚他自己的脸色苍白中透着青黑,完完全全就是一副短命鬼的样子。

    但王生却依然点头,连声道:

    “她过的,所以她每次都十分抗拒,是我自己控制不住……兰还要想办法帮我调养,弄到某些阴间奇药也可以补回元气。”

    黄昶和慕容英对望一眼这话倒是没错,凡人的精血亏损起来容易,弥补起来倒也不算太难。不过终究还是会损耗寿数,但看这王生提及兰时的一脸狂热之象,不要让他损失几年寿命,就是要他为其殉情估计也肯的。

    命是他自己的,既然这家伙啥都不在乎,那黄昶等人也懒得再理会他。不过这王生却像个牛皮糖似的一直纠缠着,想要黄昶答应他去救那个兰,到最后黄昶只能无奈苦笑道:

    “我没办法救她,魂魄必须要有所凭依,而尸体更是与灵魂密不可分。只要她的躯体还被树妖控制着,哪怕我带走了她的魂魄,树妖随时都可以将其召回。如果树妖在她的躯体上施法,甚至可令她魂飞魄散。”

    原以为的这样清楚明白,总能让王生死心了,没想到他的回应还是那句……

    “我知道的啊,兰跟我过。如果我能找到她的金坛,她就可以跟我走了。”

    金坛便是骨灰坛子,听到这句话倒是让黄昶等人都吃了一惊看来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并不只是这王生一个,那女鬼兰明显也是疯魔了。金坛作为她的寄魂之物,无论被谁掌握都可以立即成为她的主人,居然敢把这么重要的秘密透露给一个凡人就算王生得到了又能如何?以其凡人之身,根本无力保护这件东西。消息万一泄露出去,落到心怀不轨的修士耳中比如他现在就傻乎乎的主动了出来,如果黄昶几人不是昆仑正统修士,反而心怀邪念的话,只要将那金坛弄到手,就可以将兰这个美貌女鬼完全控制住,让她做什么都行。

    一念及此,黄昶禁不住又多看了王生几眼,心这家伙到底是哪儿对了那女鬼的眼,竟然当真把自己一切都托付给了他。正想要提醒他谨言慎行,却听旁边慕容英开口问道:

    “她告诉你金坛的埋藏地点了吗?”

    黄昶暗暗叹了口气慕容英就是这个面冷心热的性子,而王生也立即听出了慕容英口气中的松动之意,顿时大为欣喜,连忙道:

    “了了,就埋在那树妖姥姥的树干旁边,去挖出来就行!”

    没想到黄昶和慕容英二人一听见这话,却双双苦笑一声,两人不约而同都摇摇头:

    “这事儿办不成。”

    “为什么?兰埋得不深,这次我进去原本就想偷偷去挖出来的!”

    王生坚持道,慕容英被他搞得哭笑不得,不得不又临时画了个水镜符,显现出刚才他和黄昶与那树妖大战时的场景。

    “你以为那棵树是死的?连我们都不敢靠近,何况于你!”

    在画面中,树妖身上千千万万蠕动着的根须触手,以及在其附近四处游荡的尸鬼妖怪,终于让那王生真正理解了那月亮倒影中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他想要达成的目标又是怎样的不切实际。

    这王生虽然痴情,终究不是愚蠢,他也没有自私到非要素不相识之人为他去冒险拼命的地步就算是求了人家也未必肯理会他。所以在呆呆看着那镜中景象,直到水镜术结束,画面彻底消失之后,王生才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处园子,口中犹自在喃喃念叨着“兰”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