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四十二 小洞天(三)
    上面慕容英只看的老大不耐烦,他皱起眉头,悄悄传音给黄昶,说咱们是不是该动手了。要么救人要么抓鬼,总不见得专程过来就为偷听下面俩女鬼的闺房私话?但后者却朝他摆摆手,嘴角边隐隐带着一丝笑意,示意慕容英看看周围。

    于是慕容英的注意力从那光幕上转向水阁周围,一看之下却顿时吃了一惊只见若干先前所见的那种长袍黑影,带着剥皮猴子般在脚边爬行的怪物随从,正无声无息的从四面八方向这座水阁围拢过来。不声不响的,竟是将他们包围住了!

    慕容英当即拱起腰背就想动手,却被黄昶止住,后者又指了指下面房间,悄悄传音道:

    “别着急,并不是我们被现,先看场好戏再说。”

    慕容英再度看向光幕,却见就这么短短一会儿,下面那屋子里形势又是一变那白衣女小兰不知何时却被一条黄色带子给捆了起来,此时正在用充满惊愕的目光看着对面的偷袭者:

    “小青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这要问妹妹你啊。”

    那小青笑靥如花,伸手点了点那扇通往内室的房门黄昶感应到的那个活人便藏在此屋中。

    “妹妹是不是跟那个男人相处太多,已经习惯了,竟然会觉得那么一个精壮大活人的气息能瞒得过我?”

    小兰面色微变,深深吸了口气,脸上露出恳求之色:

    “姐姐一向是最疼我的,还请帮我瞒一瞒吧。若是让姥姥知道,他肯定没命了。”

    小青却摇摇头,无奈道:

    “妹妹你好糊涂啊,连我都能觉察到,姥姥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天你把他带进来,藏在浴桶中,还在我们面前装腔作势的,当真以为没被现?无非懒得抓你罢了。”

    “……啊?”

    小兰这下子才真着急起来,满面显出惊慌之色。而小青又继续道:

    “这月影界中素来寂寥,妹妹你又向来害羞,难得有个能看上眼的,姥姥和我怜你寂寞,才故意放任你拿他取乐子。可你也该知道,那人既然被带了进来,知道了此处‘月影界’的存在,那是必不能留的。姥姥原以为你不过一时心动,玩腻了自然会收拾干净尾,这才容你多放纵了几日。可没想到你这小妮子还真是动了情了,日日都去幽会不说,竟然还敢再带他进来……”

    说到这里时,又拿起桌上那只酒壶,饶有兴味的拿在手中把玩片刻,轻笑道:

    “这碧泉釀虽然比不上幽泉石乳,却也是幽冥界中少数对阴鬼活人都有益的好东西了,咱们自身修炼所用尚且不足,你却偷偷拿了来当酒喝?……是给他预备的吧?还想帮他改进体质,弥补元气?傻妹妹啊,你还当真以为能跟他白头偕老不成?”

    那小兰越听越是害怕,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双手虽被绑缚住,却仍然努力将身体靠到小青身上,垂泪叫道:

    “求姐姐救救我们!”

    小青亦跪了下来,捧住小兰的脸庞,手指头轻轻在那娇美容颜上划过,长长叹息一声,摇头道:

    “我救不了的,妹妹,我连你都救不了。我只能救我自己……妹妹啊,这些年来你真是太受娇宠了,娇宠到你都忘了就算你的琴艺再高,我的舞技再好,可我们俩终究只是受控制的孤魂野鬼而已,不过是投了姥姥的意,才被当作个玩物养着罢了,跟外面那些‘东西’也没什么不同。”

    说到这里时,小青抬手一挥,缠绕在她手臂上的黄色飘带拂过水阁窗前,哗啦啦一阵响,水阁四面窗扇全部打开,显露出外面景象四周围廊上,东一堆西一簇的站了许多那种全身裹在长袍中的黑色身影,罩帽下的阴影之中,隐约闪耀着两点恐怖红光。连同爬在它们脚边那种剥皮怪物,已是将水阁彻底包围起来。

    那白衣女鬼小兰本就出身于此,按理说对那些黑影子应该是很熟悉的,但此刻她一见之下,却像是被通了电的似的一下子弹跳起来,尖声大叫:

    “不行!不能让那些脏东西进我的绮兰阁!姐姐!阻止它们!小青姐姐!”

    小青凄凉的笑了一下,摇摇头:

    “我不能,妹妹。你终究来得迟,修炼时日尚短,没真正见识过姥姥的厉害。真要惹得她老人家不快了,随手就能拍散我们的精魂,跟拍碎一只蚂蚁没两样。这里从前有一位小倩姐姐,才艺容貌,皆远胜于你我,可就是因为看上了外男,想要逃离姥姥的控制,却被姥姥随手扑灭了魂魄……妹妹啊,我虽然已经死过了一次,却不想魂飞魄散啊!所以,妹妹,对不起了,我只能在姥姥生气以前,先把你们交出去。”

    说完这句话,小青手臂再度挥舞,她身上披有一条黄色绸带,两端分别缠在两只手臂上,想必便是她所祭练的法器。此刻绸带一端已经捆住了小兰,而另外一条这时候也游动起来,一扭一扭像条活蛇似的穿过门扉,游进了另外一边的内室中。

    那房间里响起一阵惊呼和挣扎声,但很快便平息,过了片刻,小青拉动绸带,从房间里把捆得像个粽子似的王生给拖了出来。后者连嘴巴都被封住了,出呜呜之声,用惊恐万状的目光看着小兰,眼中尽现求恳之意。

    但小兰连自己都保不住了,小青低下头去,在她苍白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叹息道:

    “别怨我,妹妹。若有来世,再做姐妹罢……”

    说完,挥动起手中彩绸,将被绸带绑住的一人一鬼两具躯体朝廊下那些黑影抛投过去。那些影子仍然无声无息的,但它们脚下怪物全都出兴奋嘶吼叫,有好几只同时跳跃起来,争抢着朝王生扑过去新鲜的血食无论对僵尸还是恶鬼都有极大吸引力。

    当然了,它们没一个能得手的关键时刻,水阁屋面哗啦啦一下子坍塌下来,慕容英白衣长剑,犹如天神般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