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四十一 小洞天(二)
    之后倒没再遇到什么阻碍,两人绕过半边湖泊,摸到了一座水阁旁。那水阁里安安静静的,好像没有人。不过黄昶也没敢进去这种地方没有“人”并不代表就没别的东西,尤其是刚刚看到那些古怪巡逻者之后,黄昶更不想黑灯瞎火的闯进去冒险。于是他和慕容英选择了前往下一座水阁,那里有灯光有人声似乎还在弹奏乐曲,总应该能打听到些什么。

    两人继续向前,这些水阁之间相距不远,两人很快便摸到那水阁廊下。这里的主人似乎很喜欢丝织物,无论走廊边还是屋檐下处处都悬挂着轻纱薄幕,飘飘荡荡的,看起来甚是美观。

    水阁四周被一圈长廊包围着,但直接站在走廊上偷听显然太大胆了。好在黄昶和慕容英并不仅仅是修士,他们的轻功也都很好。两人对望一眼,互相点点头,便各自找个角落,沿着柱子几个蹿跃便攀上了屋面。又小心翼翼,无声无息的爬到了正在发出声音的那间房屋上方。

    之后黄昶从储物袋中取出两块布料,与慕容英各自披在身上,手中捏个法诀,将那布料上附着的咒法激发出来,于是这两块布料符器便开始发挥作用布料表面的颜色和纹理变得与屋面几乎一模一样,黄昶和慕容英两人躲在其下,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的话,基本上看不出什么异常的。

    隐藏好身形,黄昶又选了个偏僻屋角位置,轻轻撬掉一块瓦片,用丝线悬吊了一枚“幽冥眼”下去,将其激发后又手指轻点,一道淡淡光幕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样就连慕容英也能看见屋中景象了。

    “你小子倒好像是做惯了贼的。”

    慕容英终于忍俊不住,用传音入密之术先笑话了他一句,方才低下头去,和黄昶一起关注起屋中景象来。

    …………

    比起外面的阴森可怖,鬼气森森,那屋子里却是暖意融融,一派春色盎然之象:在屋子中央的嫣红地毯上,一位青衣女郎正在翩翩起舞,而在主座之上,则又有一位白衣女郎在弹琴为其伴奏。跳舞者身形娇艳,弹琴者则容色如画,看起来当真是美轮美奂,给观众带来无限遐想假如偷窥者也能算观众的话。

    可惜黄昶和慕容英都不是一般人,他们不但能看到皮囊表象的美好,也能看到内里实质。尤其是黄昶,双目涂抹过幽泉石乳以后获得了阴阳眼能力,更让他对鬼灵魂体有着非同寻常的辨识本领。此时在他的眼中,下面那两位美女身上的衣衫配饰倒全都是真货,可暴露在外的皮肤却朦朦胧胧的,隐隐有一种烟雾笼罩之感,应该还是由阴气凝结而成,只是修行有成,较为凝练,仿佛形成了实质血肉一般但还是鬼魂。

    不过这两个女鬼蛮会享受的,一个弹琴一个跳舞,虽然没有观众却依然全身心投入,自娱自乐的劲头倒是挺足。黄昶原本还琢磨着是不是要跳下去抓个活口审问一番他刚才已经用神念大致感应了一下,没感到有什么危险预兆,这俩女鬼对他的试探也毫无反应,说明她们的实力都很弱小,根本不足以让自己感受到威胁。

    但现在他决定暂时等一等,自己不是个不通风雅的人,没必要急吼吼做这种煞风景的事情。那白衣女鬼弹琴挺好听,青衣的跳舞也不错,多欣赏一会儿不是坏事。

    于是他顶着慕容英的催促目光,很有耐心的等着下面那一曲结束。那青衣女不停转啊转,手臂上两条嫩黄绸带犹如花蕊吐信,而裙子则飘洒开来,宛若一朵盛开青莲。白衣女的琴曲也越发轻柔悠扬,仿佛一泓流水般在黄昶耳中回荡,直到最后结束,似乎仍有余音袅袅,绕梁不绝。

    一曲即罢,白衣女伸出纤纤素手,自案前酒壶中斟了一杯碧色佳酿,双手举着递送到青衣女面前,微笑道:

    “小青姐姐的舞姿真是越来越动人了,若我身为男子啊,一见之下就必然丢了魂儿。”

    她一开口黄昶和慕容英顿时就听出来了这分明就是先前那个“小兰”,娇滴滴甜腻腻的声音太有特色了,哪怕这时候是在和同性说话,却也免不了给人一种撒娇的味道。

    青衣女接过杯子,轻轻啜饮一口,方才微笑道:

    “小兰妹妹的琴技也是越来越高明了,不过我觉得你其实根本没必要练什么琴,只要开口说一句话,谁还能不动心?”

    “姐姐又在取笑我……”

    白衣女小兰羞涩道,脸色晕红,眉宇间媚态嫣然,连黄昶这等见多识广,又明明知道她只是个女鬼的修行有成之士,心中也不禁暗暗跳动了一下。

    二女相视而笑,彼此手拉着手回到座位上。青衣女小青忽然抽了抽鼻头,皱眉道:

    “怎么好像有些异味?妹妹这里有生人来过……嗯,阳气甚浓,还是个男人!”

    小兰连忙摇头,一副天真无邪之状:

    “怎么可能,姐姐莫不是弄错了?臭男人怎么可能进得了我的绮兰阁。”

    屋面上,黄昶禁不住撇撇嘴看来这漂亮女鬼跟漂亮女人一样,欺骗技能也是天生就点满的,明明一个大活人就躲在后面屋子里,愣是表现得毫不知情他刚才发现这两女鬼都是弱鸡,立即毫不客气的用神念将附近扫描了一通,以确定周围没有强敌,但同时也发现了隔壁有个活人存在。再看看这“小兰”的表现,隔壁肯定就是那王生无疑了。

    不过让黄昶略感诧异的是这个叫小兰的女鬼似乎并不想将王生暴露出来,而那青衣女似乎也不为己甚,只问了一句后也没再继续,很快又把话题扯到其它事情上。

    于是接下来挺长一段时间,这两个女鬼就好像黄昶前世里那些同宿舍的女学生一样,一边叽叽咕咕说着一些女孩子家的私话,又时不时嘻嘻哈哈的抱着笑作一团,好一派姐妹情深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