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四十 小洞天(一)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一阵天旋地转,当慕容英重新恢复视觉时,他发现自己依然站在莲池边上,连脚上靴子都没沾湿,就好像刚才根本不曾踩到水里似的。

    不过慕容英知道自己肯定没弄错,不仅仅是因为黄昶此刻站在旁边,也因为周边环境跟刚才大不一样了莲池还是那座莲池,但面积扩大了许多。先前那池子就很大,而此刻更是宛如一座湖泊。而在水面周围,原本只有一些湖石柳树的堤岸之上,此刻却环绕着若干座华丽水阁,有的静寂无声,有的却是灯火闪烁,并隐隐有人声传来。

    “这里是……洞天世界?”

    慕容英吃惊道,所谓“三千大世界,无尽小洞天”,在修仙界中很早就流传有各种“洞天福地”,“小千世界”,以及“异界空间”的存在。不过真正见识过的人并不多哪怕对于一个大宗派来说,异界空间也是相当宝贵的财富,尤其是像这种可以让活人出入其中的小千世界,往往会被当作一个门派的藏宝秘地或者试炼场所而仔细守护起来。甚至有些隐世宗派会将整个宗门都藏入到异界空间中去,只要出入口足够隐秘,就抵得上最好的护山大阵。

    西昆仑当然也有属于自己的异界空间,不过蓝衣弟子还没资格了解更多详情,所以慕容英以前只是听说,却从未见过,此时乍见之下便十分惊讶。

    黄昶比慕容英要冷静一些,毕竟他曾经两次被拉扯入鬼魂幻境,那也算是某种异界空间,而且刚才发现那月影异象时心里便有了些准备,所以此刻还算镇定。进来之后并没有急着过去探查那些水阁,而是首先将慕容英从空荡荡水池边拉开,两人躲到旁边隐秘之处,方才开始观望四周。

    周围阴沉沉的,天上虽然也能看见月亮,但却十分模糊阴晦,远不像在主世界中那么清晰。地上飘荡着一缕缕灰黑色阴气,偶尔触碰到便会感受一阵幽寒,仿佛生命力被抽走一样。

    “此界阴气如此浓重,多半和幽冥鬼界较为接近。活人纵使可以暂时入内,却也不能久待,否则就算不死也会元气大失。”

    西昆仑对于弟子的教导相当全面,宗门前辈在以往江湖冒险中所遇到的各种稀奇古怪状况,都会在平时交流中尽量传授给同门后辈作为借鉴。故此慕容英虽然从没进过此类空间,却只在地上稍稍摸了摸,便迅速做出判断。

    而几乎通读了昆仑藏书阁中所有历代弟子冒险记录的黄昶对此当然了解更多,慕容英在摸索地面,他便探查四周,四周围都看了一圈,才点头道:

    “这里的地形地势虽然跟刚才进来前不太一样,但却变化不大这不是一处独立的小千世界,而是依附于主世界的投影空间或镜像世界。”

    异界空间也分许多种的,有完全独立于主世界之外,大到可以容纳一整个国家在内的大型空间。也有小到只能放一些东西的储物空间比如修士的乾坤袋。此外还有一类,乃是在主世界的基础上幻化而成,其本身并不能独立存在,表现出的特点,便是地形跟主世界几乎一致或者非常相似,只是在其中活动的“东西”不太一样。

    黄昶他们刚才进来之前是在一处小花园中。背后是院墙,面前有水池。而现在,在他们面前也有一片水面,虽然大了许多,可在靠近岸边这里依然是几级台阶,阶下莲花,水中月影,就跟黄昶他们刚刚进来时一模一样。而在他们背后,同样是一堵高了许多,也长了许多的围墙,两头一直延伸到黑暗中。给人一种既高不可攀,又避无可避的感觉。但在刚才进来的位置,却有一处月门洞,同样也大了许多。但里面却是一片漆黑,看不见门后景象,只偶尔有大团大团的黑色雾气从门洞中流溢出来,让人感觉十分恐怖,最好不要靠近。

    “那后面按理说应该是这个世界中的金阁寺了……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

    黄昶正考虑是不是要过去看看,却见慕容英指了指前方那些水阁,显然是想要先过去搜索一下。黄昶对此倒也不反对水阁那边有灯光,有声音,明显属于这片空间中的“居住区”,不管那里面是妖是鬼,从中得到情报的机会总更大些。

    况且那个王姓书生也很有可能身处其中,虽说他贪花好色,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找死行为让黄昶和慕容英都很是鄙视。但这两人毕竟是昆仑弟子,行事还是秉持着名门正派的道义宗旨,若有机会的话,能顺手救他一下子倒也不会刻意忽视。

    于是两人收敛气息,藏踪匿气,小心翼翼朝那些湖边水阁摸去。走到一半时,慕容英忽然在黄昶背上轻轻拍了一下,两人瞬间闪到一丛灌木后头,隐藏起身形。

    沿着湖水岸边,几个摇摇晃晃的人影走了过来。黄昶透过树丛缝隙看过去。只见那些人影全身上下裹在深色长袍中,连头部都用罩帽遮住,脑袋低垂,完全看不清面目。走路一拖一拐的,行动起来颇为缓慢笨拙。不过在他们脚旁,还有一些“东西”在跟着移动,黄昶目光才刚稍稍投过去一点,那东西便十分警觉的将头抬了起来。

    黄昶赶紧低下脑袋,等一会儿,待这支队伍差不多走过去了,方才从背后仔细看了几眼。他一开始以为那应该是某种獒犬之类,但随后便发现不是。好像还是人形,只是在用四肢着地的爬行,而且身上似乎都已腐烂,一身肮脏烂肉完全暴露在外面,就象是被剥了皮的猿猴,又有点象是黄昶前世里玩过的“生化危机”游戏中那种舔食者怪物,看起来非常恶心。

    “那是什么怪物?”

    慕容英也看见了那种东西,也同样深感恶心,黄昶摇摇头:

    “不清楚,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路数……感觉似乎很灵敏,咱们可得小心些,别被发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