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七 书生(一)
    黄慕二人再次对视一眼,眼中都是充满了震惊之色这仅仅才一墙之隔,居然好像完全是两个世界。墙内人居之处一片凄凉衰败景象,而这边却是好一派光风霁月。

    “可惜了,若不是形势未明,倒是可以考虑在这里落脚歇息呢。”

    慕容英低声道,自从离开昆仑山后,下界灵气匮乏的环境让他深感不耐。这里虽然也没什么灵气,但周围景观好歹让他感觉比较舒服。

    黄昶轻笑一声,并未回应,只是道:

    “……咱们再到处看看?”

    接下来两人四处逛荡,就好像一时误入的好奇游客一般,在金阁寺内外彻底游玩了一番。这座寺庙规模并不算大,毕竟只是一代高僧建立起来,跟那些传承数百年乃至于上千年的古刹名寺不能比。但其房舍布局却十分的精巧细致,尤其后面那座园子,更是让人流连忘返,仿佛不在俗世。

    但这却又让黄昶颇为纳闷看这寺庙内部布局,当年的建立者绝对是胸中大有丘壑之人,可为何在外部选址上那么随意?两者差距之大,完全不像是同一人的手笔。如果这寺庙是几代人传下来,那他会以为是最早开辟之人不懂,后面才慢慢改进的。但这金阁寺从头到尾就一任主持,根本不存在这种可能。

    “……慕容你怎么看?”

    “……其中必有蹊跷。”

    黄昶将自己的疑惑告知了慕容英,但后者除了比他能打,在这方面却远不如他,自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来。不过除了这处矛盾外,整座寺庙却是相当的“干净”:既无妖氛亦无鬼气,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败落破庙罢了。黄慕二人里里外外转上一圈也没花上多少时间,同样也没看出任何问题来。

    “看不出问题……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啊。”

    就连慕容英都叹了口气,他不怕打架,哪怕像先前那样遇上一只境界超出自己的妖怪,那也总比像现在这样找不到对手要好。宗门既然专程派了他们过来,而官府县志和民间传说中都说此地有妖魔出没,再加上有一名昆仑外门执事在此失踪,都说明这地方肯定有问题,但他们却看不出,摸不着,那岂不是说此地的诡异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探查能力?

    “白天看不出问题,晚上却未必我们今晚就留在此处如何?”

    慕容英建议道,但黄昶却摇了摇头:

    “没必要,看我的。”

    接下来,慕容英便见识到黄昶的办法了他在前方大殿,后院禅房,以及旁边花园等地,选择隐蔽却又视野良好之处,各自放置了一枚“幽冥眼”又是昆仑派对邪道功法的改良技术之一:用动物眼球附着符咒以后制作的监视符器,用途基本上就相当于黄昶前世那无所不在的摄像头,只不过是一次性的。

    “瞧,我们又不是那些穷散修,动不动就得亲身犯险要善于利用工具么。”

    对于黄昶的嘚瑟行为,慕容英只是撇了撇嘴也就是黄昶制作符器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百,否则换了其他昆仑弟子,也没能力像他这么大手大脚到处用符器的。

    “现在我才知道,你当初选择那面‘印符宝镜’,还真是最恰当不过,和你的性格太配了。”

    “那是,最合适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两人说笑几句,放置了这些监视设备之后,就没必要再在险地多留了。两人正午入寺,这一番参观游览再加上布置,也就差不多到了黄昏时分。不过正当他们打算离开寺庙,去外面大路上等天黑看监控时,却见门口有个背着书箧的青年书生走了进来。

    三人面对面相逢都是一愣,慕容英和黄昶都是修士,自然是首先仔细观察,判断对方的身份。但这书生却似乎没想那么多,只看看他们的装束,便拱手笑道:

    “这位侠士,还有这位……道友请了,两位也是来这里借宿的么?后面还有几间空屋,似乎没损坏的太厉害,还能遮遮雨。”

    这话让黄慕二人皆是一愣,而这书生已经很自来熟的邀请他们去后面坐坐。慕容英和黄昶本就是为了调查异象而来,当即便跟他过去。果然见那书生开启了那扇修整过的南舍小门,在那小屋子里一领破旧芦席之上放下了身上背着的书箧,并熟门熟路的去旁边井中打水洗脸,显然在这里住了已经不止一日。

    黄慕二人与他攀谈了几句,打听到这书生姓王,一路游学至此,平时靠着替人写写书信,又自编些评词话本度日。由于最近囊中羞涩,盘缠不足,住不起县城中的旅舍,听人建议找到了这处破庙。白天在县城中摆摊卖书,晚上便回此暂住,已经在此待了好几天了。

    这让慕容英和黄昶都有些惊讶,哪怕黄昶昨晚已经听说这庙中有人居住也是如此。看这书生面相体格,非但不是修仙者,连武者都谈不上。就他这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不要说妖怪了,恐怕随便来个强盗就够他受的。也就是大周王朝民风淳朴,普遍比较尊敬读书人,这书生又是行囊空空,除了几只秃笔一沓黄纸外再没什么能被人看上的,这才一直安稳度日。

    但他独自一人在这里住了五六天?居然还能保住小命?这庙里难道当真没有妖魔?或者说,那个妖魔这么“善良”?黄昶心下愈发疑惑起来,他试探着询问那书生:这几天晚上宿在寺中,可曾遇到过什么蹊跷怪异之处?提到这个问题却让那王生支支吾吾的,东拉西扯了一通,楞说一切很好,没有异常。

    估计就算是吴大牛在这里,也能看出他在撒谎,慕容英盯着那书生看了半晌,脸色颇为严肃。过了片刻,找个借口将黄昶拉出门去,低声道:

    “这书生肯定有问题。你看他面色灰白,隐隐有阴气缠绕,分明是被妖鬼迷惑,阳气亏缺之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