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九 拍卖会(四)(求订阅,求月票,推荐票!)
    李斋自己也画符,也能制作一些简单符器,所以他才知道姬若这一身穿戴有多么奢华符器的本质依然是符箓。 但画在纸上的符箓只需要考虑篆书纹样即可,最多注意下使用相应的符纸符墨也就够了。而制作符器除了符纹本身外,还要考虑在器型,材质等各方面的设计和配合,比起单纯在纸上画一张符,难度何止增加了十倍!

    多费了这么多功夫,最终的效果却差不多都是一两次激后便要报废的玩意儿。当然比起激后肯定烧毁的纸质符箓,符器由于材质坚固的关系,用过一次后也许还能重新灌注法力,再反复多用几次,但绝不可能像法器那样长期使用,最终还是要报废的。即使一直没用上,过个几年后随着其中灵气耗尽,符器也会慢慢失去效力。和符箓一样,依然是属于“有保质期的一次性用品”。

    故此大多数修仙者通常不会在符器上下太多功夫有做一件符器的功夫足可以多画三四张符箓了,就算不考虑前者成功率更低,仅从效率上来也是符箓完胜。更不用制作符器失败的可能性远比画一张符要大许多,很多修士可以熟练画出十几种不同类型的符箓,但制作符器的话,掌握一两种已是不易。

    所以李斋才会认为姬若是有很多人在伺候在他想来只有大量分工不同,擅长方向不一样的修士和工匠一起动手,才能配得齐姬若这从上到下一水儿的不同符器。他却不知自家郡主的御用工匠其实就黄某人一个,不过此人有印符宝镜,往物品上转录符咒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做什么都不费事而已。

    当然了,黄昶本事虽大,有些东西还是没法做的姬若的内衣显然绝不可能让他沾手,那是来自于陈想容等几位师姐的馈赠。不过黄昶也在姬若允许的范畴之内做了点强化。一分价钱一分货,姬若把这一大堆精致符器直接穿戴在身上,产生的效果肯定比单纯在乾坤袋里塞上大叠符箓要强得多。

    别的不,衣衫符器十有都是防御性的,而且多半是自动激。也就是只要不是遇到实力强过太多的对手比如法元仙师直接出手。一般炼气期修士,哪怕是暗中偷袭也不可能威胁到姬若了她身上符衣在受到攻击时肯定是能自动释放出防护咒法的,在这些符衣全部被毁坏之前,姬若本体就不受伤害而这也正是黄昶要求姬若在下山期间必须做到的自我防护。

    在悄悄观察了郡主一阵子之后,李斋心暗暗苦笑一声早听大宗门弟子身家阔绰,昆仑派更是其中顶尖,如今亲身领略之下,才知道这些传言非但不虚,甚至还颇有不足。当然他也注意到另外四人并不像郡主这样夸张,连衣服都是符衣。不过从他们身上戴着的,一些散着灵气的饰物能够看出,他们并非没能力配,只是觉得不需要罢了跟着黄某人混的,在符器装备方面,肯定不会缺乏。

    “昆仑派符法本事天下第一,这是早就被公认的。难道如今在昆仑派中,就连符器都是可以和普通符箓一样随意制作了么?”

    李斋当然不知道昆仑派弟子还没那么夸张,只是黄昶个人组建的队如此而已。而不久之后,拍卖会上出现的一件物品,更是坚定了他这样的想法。

    那位锦绣阁大掌柜拿出了一面青木符盾,还没等他开口介绍具体用途,便已经在场中修仙者群体里激起波澜这种青木符盾的好处在大周修仙界早已传开:非但可以注入法力反复多次使用,受损之后还能吸收乙木灵气慢慢恢复!虽是符器,却已经有点类似法器的格调。对于手头不甚宽裕,买不起正宗法器盾牌的穷修士们,这可以是最佳的护身器物了。

    就连李斋都颇为动心,琢磨着自己除了必须买的冲关灵药外,手头还能挤出多少活钱来,是不是也参与到竞拍中去……不过正当他在考虑的时候,却见郡主用一种很古怪的表情看着她师兄,出咯咯轻笑声,而另外三位也都用差不多的眼光看向那位黄道友,让后者面色颇为尴尬。

    李斋起先并没有在意,这些昆仑师兄妹间难免有些自己的秘密,他并不想牵扯其中。不过随即,当他在那面符盾的竞拍中出了一次价之后,姬若却阻止了他继续叫价:

    “李叔叔,这个不用买。”

    “嗯?”

    李斋有些诧异,但还是遵从了姬若的要求。直到拍卖会结束,大伙儿回到亲王府后,在姬若的要求下,那位黄道友钻进自己的屋中捣鼓了半天,转头便拿了两枚和拍卖会上一模一样的青木符盾送给他。上面还有点热呼呼的,仿佛是刚刚才从原木状态中被打磨成型实际也确实如此:黄昶虽然没能把那台仙界版机床整个带下山,却将其中的主要配件拆下来了,加上一些基础材料,都存放在储物袋中。虽然效率低一点,但也一样可以搞生产的!

    以前没储物袋时他下山都会尽量多背武器,这次有条件了,干脆便随身带上座兵工厂!

    而这时李斋才终于明白了郡主那古怪笑容的意思感情这种在散修群体中大受欢迎的青木符盾,还真就是出自眼前这个年轻到过份的黄道友之手!

    昆仑派弟子果然是可以随意制作符器的,这个印象从此刻入李斋心头,再也不曾改变。即使他后来又遇到过其他昆仑弟子,现人家其实没这能耐,他也总认为对方是故意藏拙,又或者制器水准太差,远不如当初那位黄道友这一点倒是没错。

    当然这是后话,黄昶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给那位李道友造成了一个颇大误会。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他要操心的地方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