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八 拍卖会(三)
    所以听到他在下面嗯嗯哼哼,态度虽然甚是软和,却终究只是敷衍着那两位兄弟,黄昶和李斋两人不禁相视而笑:

    “嗯,难怪了,要是我们陪着若若一起下去走一圈,他们大概也就知难而退,不会再这么执着了。”

    “但这样一来恐怕君上反而成为众矢之的,所以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于是楼上几人依旧保持不动,在这种人数众多而且大都身份贵重的地方,就算是中期以上修士也不会随便乱放神念扫描恰如黄昶以前所说:修士神念之下,人人无所遁形。在这种地方释放神念,简直就跟肆无忌惮窥视别人没两样非常得罪人的。所以只要黄昶他们不主动抛头露面,人家一般也不会注意到他们。

    此后晟阳君又在下面遇到几拨熟人,也包括其他姬氏家族成员。不过除了先前那两位彼此间竞争意识特别强烈的,别人见面都还是客客气气。尤其是几位当朝皇子,景耀帝的亲儿子,更是个个表现的彬彬有礼,亲热有加他们还想要竞争一下景耀帝那个位子呢,当然要尽量与各位伯父叔父打好关系,到时候就算得不到公开支持,也别坏了自家大事。

    …………

    一派喧嚷之中,忽听台上传来一声玉磬之音,袅袅绕粱不绝。众人皆知是正主将至,纷纷各归座位,大厅中也渐渐安静下来。

    片刻之后,一位面相清癯的老者走上了拍卖台,他自我介绍说是锦绣阁京城总号的大掌柜。但黄昶却分明看出这是一位炼气修士,大约前期境界,具体几重天倒是分辨不太出,心说这锦绣阁果然有点门道,居然肯让个修士来做这种事务性工作这种职位事务繁杂,整天忙个不停,压根儿静不下心来,正是修炼大忌,一般来说很少有修仙者愿意长期处在这种环境下的。

    不过由这位大掌柜亲自出面主持的拍卖会,水准显然是低不了的。拍卖品虽然并不完全都是修仙者之物,其间也夹杂着一些凡人器具,但档次都是非常之高,从第一件拍品开始,起价就没有低于万两白银的在这个仙侠世界中,修仙界固然是习惯以灵石作为货币,但在人界凡间,金银的购买力还是比较坚挺的。万两白银大约要相当于十块灵石了。要知道就算是西昆仑山开办的白云坊市,其间还有一两块灵石的小买卖呢,在这里居然根本没有万两以下的货品,不愧是大周京城顶级权贵的商业圈子。

    这拍卖会上的气氛也不错,与黄昶前世里读的那些仙侠话本不同,会场中并没有出现什么世家阔少为了争一口气而互相疯狂抬价的戏码。大多数人只是静静坐在那里,对货品有意的话举一举手中小牌子就行。包间里的贵客更是连牌子都不用举,只需向旁边侍者打个招呼即可。

    客人们彼此之间的竞争也不甚激烈,一件货品即使有人竞买,通常也不过竞价个四五次,比起拍价高出个五成左右便能成交了,更有少数在叫价之后只有一人举牌,便直接以底价买到手的。不过倒也没出现流拍现象这说明锦绣阁对货物价值估算得比较准确,起拍价基本定在了大多数人的心理价位关口上,但也不至于无人问津。

    到后来随着仙家器物渐渐增多,竞争倒也慢慢激烈起来。毕竟修仙者是最不差钱的,几万两银子折合成灵石也不过才几十块,对于能够参加这次拍卖会,接受各个世家供奉的客卿修士们来说,几十块灵石虽然也不算小数目,但攒一攒凑一凑,倒还不至于拿不出。

    于是这种时候便是他们出手的时候了,锦绣阁拿出来的大都是些诸如丹药,符箓,符器之类可以立竿见影增加自身实力的东西,那些客卿修士们争夺的便比较厉害。基本上每件货品都要反复争夺十余次,溢价达到一倍多才能成交。而买到了一件物品的修士往往就没能力再关注其它同类型物品,显然对于他们来说这灵石花的也不轻松。

    晟阳君对于自家闺女当然是疼爱到十二万分的,几次三番的询问姬若是不是对某件物品感兴趣,他可以买下来。尤其是碰到那些用漂亮珠玉制作的配饰符器时,更是反复询问显然他也很清楚自家女儿从小爱美爱漂亮,特别喜欢好看东西的秉性,很想在这方面讨好她。

    不过姬若却始终只是微笑摇头,有几次晟阳君问的多了,她干脆从衣裳里翻出一件差不多的给老爹看一看,于是不但晟阳君立即闭嘴,连旁边李斋也给镇的不轻姬若身上那些饰物都是黄昶制做的符器。用的原始材料或许跟场中拍卖品差不多,甚至品相材质可能还差一些毕竟黄昶是大批量买入的便宜货。但以他穿越客的设计构思之巧妙,工科男兼五重天修士的做工之精细,拿出来的成品绝对比锦绣阁中那些由凡人工匠制作胚材,低阶修士附着咒法的“精品”要不知道强了多少去。就连晟阳君这个外行都能一眼看出高低来,更不用说李斋这个正宗修士了。

    而更让李斋诧异的,还在于这位小郡主身上符器数量之多先前他不方便过于关注女孩子身上,便没太在意。但此刻坐的近了,姬若又几次翻开了外衣,李斋才注意到这小姑娘身上除了一件外罩衣衫是凡物外,其它包括头上簪钗,腰间环佩,臂上手镯和一条装饰彩绫,乃至于脚下鞋袜和无意中显现出的内衣一角上,全都隐隐有灵气波动,似乎都是有咒法附着其上的至少是符器!甚至有可能是法器!只是用晦灵之术处理过,使得法术灵光不那么显眼罢了。如果不是特别接近的话,一般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我的天,这丫头莫非是在昆仑山上得了什么奇遇不成,竟然豪阔成这样?全身上下都用符器?这要多少人伺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