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四 见家长(三)
    这样一代代传下来,历经千年之久,姬氏各房各支,亲戚关系近一点的还好说,祖上隔了五六代的除了都有一个“姬”姓外,谁还认识谁呢?纵使有一个做皇帝的族长老爷,也只能照顾照顾近亲,远支除非有真本事,否则跟寻常路人也没啥两样。

    而在这个仙侠世界,成为修仙者便是最硬的“真本事”了先前黄昶曾听王丰王三少谈及他拜入昆仑后对家族会有多大帮助,这一条对姬氏族人同样有效:姬若之父晟阳君本身没有修仙天赋,那么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作为天子的亲兄弟,他在成年后能开辟亲王府,得到一个封号,并且得到一小块封地作为永续产业通常也就是一座大庄园。如果没有其它进项的话,今后他的子子孙孙,吃喝供养,便都是来自于这份产业了。毕竟天子有那么多兄弟,不可能给每一个都裂土封疆的。

    但现在姬若成功拜入昆仑山,成为昆仑派正式弟子,那姬氏晟阳君这一支族人今后的前途就非常美好了。别的不说,光是开府后给他的封地便会增大许多,可能是一县,一城,甚至一郡这要取决于晟阳君自身的雄心和财力,看他在边境上能开辟出多大地盘了。

    当世人类诸国的疆域领土,大都是从蛮荒绝域中开拓出来,大周朝亦不例外,只要有人敢去开拓,朝廷就敢承认他们对那些土地的所有权,如果是姬氏家族自己人的话,那当然更受扶持。有个女儿成了修仙者,晟阳君就已经有资格作为姬氏家族的守护者和开拓者,为家族去开疆拓土了。地盘能拓多大,则取决于他这修士女儿的境界水平,同时也看她在昆仑门派中的交游是否广阔。

    姬若这丫头精灵的很,这回一口气带了四个中期以上的修士回家转悠一圈,哪怕只是做个样子呢,也足以让晟阳君府的名望在镐京城中又大大提升上一层了。

    故此黄昶他们在见面时便明显感受到了对方的重视。姬若父亲晟阳君的年纪并不甚大,才刚刚四十不到,若按黄昶前世规矩,甚至还能算得上是“青年”,其本人形象也很好,头戴金冠,面容白净,长身玉立,颇有些风度翩翩的样子。

    由于女儿的缘故,他对黄昶等人不好行太正式的礼仪,但在言谈举止之间也完全没摆长辈架子,而是以一种非常诚恳的态度,向黄昶他们充分表达了自己的尊重与交好之意。

    “这位亲王殿下看起来倒是个颇有雄心壮志的……”

    在与其交谈了一阵子以后,黄昶大致做出如此判断在修仙者面前,普通人是很难掩饰自己真实情绪的。晟阳君是出于礼貌过来敷衍一下他们,还是真正想要结交,都可以被神念感应出来而黄昶通过神识感应,觉察到的应该是后者,晟阳君似乎有求于他们。

    按照晟阳君的身份地位,如果他没什么追求的话,这一辈子风花雪月也可以舒舒服服过去。反正有个姬若在,就算姬氏家族内部有什么勾心斗角的事情,也多半牵扯不到他身上。而同样是因为姬若的缘故,就算他在黄昶等人面前端一端长辈架子,摆个谱儿什么,这边也不会计较。

    但他却并未如此,而是表现的非常谦和有礼,那么礼下于人,必有所求。黄昶估计这位晟阳君多半是希望在未来向朝廷争取封地时有所作为的。所以才需要尽量多获得几位修仙者的友谊。

    不过这位亲王在人际交往之道上显然很有分寸,头一回见面除了表达善意之外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和李斋一样,尽力与这几位昆仑弟子攀谈交好。而且黄昶还隐约感觉到,晟阳君看他的眼光似乎与看待慕容英等另外三人颇有不同,难道是姬若跟他父亲说了些什么?还是自己想太多过于敏感了?

    黄昶为此暗自琢磨了许久,但没能得出什么结论,毕竟修士神念不是万能,并不能真正探知别人内心的想法。

    …………

    在晟阳君的热情相邀之下,此后数日,黄昶一行人便都暂居于王府之中,反正人间下界灵气贫瘠,在哪儿修养都一样。而上门做一回客人与居住于其中,对外体现出的涵义又大不同,他们这么做也算是帮了姬若他爹一把,有利于他在京城诸多王府之中继续提升名望,以争取更多人才和资源这些都是将来他开拓封地的重要助力。

    既然居住在王府中,他们自然也不可避免与晟阳君的继王妃见了面也就是让姬若大感不忿的那个后妈。姬若先前在和黄昶谈起她时,把这个女人想象得非常阴险狡猾不是这样怎么会抢走了原本深爱她母亲的父王呢?

    但黄昶等人这几天中与其接触下来,倒并没有这种感觉。而是和大多数凡人一样,这位年轻美貌的继王妃在面对修仙之士时表现颇为胆怯,尤其是在姬若面前,更是显得心虚气短,小心翼翼的,完全没有所谓“后娘”的威风。

    而她的那个七岁小儿子,也就是姬若的异母兄弟表现却是截然相反这个小罗卜头其实早在黄昶他们第一天上门时,便躲在会客厅屏风后面,鬼鬼祟祟的一直在朝厅堂中窥视偷听。这当然不可能瞒得过厅中修士的感应,但各人也只是付之一笑。

    而这小家伙对于修仙者的兴趣显然非常大,此后数日几乎天天都悄悄溜到黄昶他们居住的客院里来也许是因为被母亲警告过,又或者男女有别的缘故,他不大敢接近姬若的住处。但黄昶这边四个人都是男子,而且看起来都笑眯眯的好像比较好说话,于是小家伙便总爱往这边钻。头一两天还怯生生躲在墙角树丛里,到后来看没人管他,便大着胆子直接站在练武场边看黄昶他们锻炼了。如果不是这边几人故意都作出了对其完全不感兴趣的架势,肯定早就凑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