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 重回京城(三)
    “那这具尸体怎么办?”

    见夏侯炎做完这番事情便打算离去,黄昶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他原本以为宗门会把整具老虎尸体都带走的,然后随便赏赐些门功给他们,现在看来不需要?

    而夏侯炎却朝他笑了笑:

    “当然是你们自个儿留着了,自用或卖出去都行,这是你们的猎物。老虎肉味道不错,虎骨虎鞭更是好东西,肯定不愁没销路的。”

    着,夏侯炎还朝黄昶等几人挤了挤眼睛:

    “我刚过来时,就看到有不少江湖人已经在朝道观这边过来了。此地乃是大周朝内6,很少能捕猎到这种接近化形期的妖怪了。又是王都京畿之地,富贵人家最多。这具妖躯你们如果不想自己用的话,就在本地卖是最好的,若带上山去反倒不显稀奇了,换门功不划算的。”

    确实,夏侯炎前脚刚走,后脚那位观主师兄便来找黄昶等人商议了他们上山时太过招摇,有无数人看到几个昆仑山道士扛着一具灵气十足的巨型虎妖尸体进了龙原道观。消息一旦传播开去……龙原旁边是什么地方?镐京城!整个大周王朝世家豪族最为集中的地方。而在这个世界,所谓世家豪族,若没有足够武力是绝对生存不下去的,这些大家族对于此类妖灵躯体的需求之迫切,绝非黄昶等人能够想象。

    先前那些沿途碰到,在路上拦截的还只是恰逢其会,如今却都是得到消息专程上门来求购的了。那来头是一个比一个大,甚至就连大周皇族姬氏都派了人来。

    这边的老道观主能被长期派驻此地,当然是很会搞人际关系的。起来他是高高在上的仙师,天上仙门西昆仑在人间的代理者,就连大周皇帝都得对他客客气气。可平时和那些世家大族打交道,也不可能总是盛气凌人,互相给面子才是能保持人际交往的常态。这回既然那些大家族都派人来了,他便过来问一问:这具虎妖灵躯几位师弟是想留着自己用呢,还是打算卖出去换一笔灵石?

    黄昶等人当然是不打算自用的对于他们中期修士来,这具相当于后期境界的妖怪尸体对自身帮助已经不大。而且他们在战斗中都是见过那虎妖化成人形模样的,虽然其死后依然还原成为老虎本相。但想到要把这么一个曾经是人形的生灵扒皮抽筋拆骨剔肉,最终还要吃到嘴里……心理上难免有点受不了的,所以还是卖出去算了。

    “如果要卖的话,不妨就交给咱们道观来操作吧。咱们在城里有相熟的商阁,过几日正好有一场拍卖会,这具虎妖灵躯绝对可以成为压轴珍品。”

    老道士在这些方面果然很擅长,一句话就消除了黄昶等人的疑虑,也让外面那些世家人士免了争抢既然有那么多人求购,卖给谁都不好。那干脆上拍卖,价高者得,公开公平,谁也不得罪。

    …………

    定了此事,黄昶等人便决定在道观里休息几天,一方面是等待这次拍卖会。另一方面,先前几人和虎妖作战时受伤不轻,虽然经过临时治疗恢复了大部分,但如今正好有空,那就不妨再好好调养巩固一下,以彻底消除身体隐患。期间黄昶原本还想找一找当年那位提携他的前辈如今要叫师兄了,叙一叙感激之情,但却没能找到。修仙者行踪不定,就是观主老道也不知道他的去向,只得郁郁而止。

    除此之外,姬若的家正是在镐京城中,安排她回家看看,与家人见个面,这也是黄昶当初选择这个巡查任务的缘由之一。

    姬若当然不会反对黄昶的这番好意,高高兴兴回家去了。大家都以为她至少要在家里待个三五天呢,谁知道才一天不到,姑娘就又回来了。而且神态中隐隐似有不快之色,尽管她现在也很会隐瞒情绪了,其余三人都没太在意,但却终究瞒不过黄昶,一下子便被看了出来。

    当天傍晚,做过晚课之后,黄昶循着神识感应来到道观后方,龙原大广场的边缘处,只见姬若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向镐京城方向眺望着。黄昶亦随之望去,只见城中暗处繁星点点,亮处灯火如昼,一派繁华热闹景象。再回望姬若,却见她眼中亦是点点晶莹,隐隐有泪光闪烁。

    姑娘似乎是和家里闹了不愉快,但终究还是记挂着家人的。黄昶当初和她一同上山,见识过姬若父王对她的关怀他也是沾了光的,若非有那双铁底鞋,过荆棘藤桥时恐怕还要多吃不少苦头呢。

    而这几年中姬若也多次表露过对家里父王的思念和依恋,所以黄昶这一回特意选择经过镐京城的巡查任务。原以为姬若会很高兴的,没想到却似乎有点弄巧成拙?

    不过黄昶也没急吼吼上去询问劝解,而是轻轻一个纵身,同样跃上石台,在姬若身边坐了下来,陪她一起看风景。若是换了其他男人敢这么干,不是被一脚踢下去就是姬若自己走开,但黄昶毕竟是不同的,他有这份自信。

    而姬若果然也没什么动静,在痴痴呆坐了许久之后,忽然开口问道:

    “阿昶哥哥,是不是一旦入了仙门,就真的不能再有家人了?”

    黄昶愣了愣,摇头道:

    “怎么会,穆师兄他们不是经常提醒我们要往家中写信吗。修仙者无家,是因为我们的生活环境从此脱离凡间俗世,寿数也远比普通凡人要长,以后很容易变成孤家寡人而已,可不是要疏远了原本家人。”

    “可是家人还会接受我们吗?”

    姬若又问道,语调十分低沉,黄昶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当然会,别人不知道,至少我家里是经常写信过来的,前些日子换了宅子还巴巴儿的写信来告知新地址呢,就怕我回去时找不到……我依然是家里一员啊。”

    这句话似乎触及了姬若的伤心处,她忽然哽咽起来:

    “可是我的父王……他不要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