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 驱鬼(一)(求订阅!求月票!)
    “……呜呜呜,大师兄,我好害怕,我跑不动了!”

    “不能停!小师妹,快跑!千万别回头!”

    天上没有月亮,仅有几点黯淡星光在闪烁,漆黑崎岖的山道之上,一个红衣少女正跌跌撞撞的疯狂奔跑着。她的一只手臂向前探出。沿着手臂方向看去,她的大师兄正用力拖拽着她,在山道上艰难前行。

    但无论她跑得有多快多远,耳中却隐隐约约的,仿佛始终能听到来自后方的呼唤声:

    “……小师妹,不要一个人跑啊……我们来啦,等着我们啊……”

    惊恐,紧张,害怕,以及迄今仍然不敢相信等种种情绪,仿佛一张绝望的大网,深深笼罩着这个可怜的女孩子。

    “呜呜……大师兄,后面的那些师兄弟,他们真死了吗?大家本来都好好的,怎么会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

    就在短短七八天之前,一切都还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们还都是来自某一个小小江湖门派的同门师兄弟。这位小师妹作为其中唯一的女孩子,又是师父的独生爱女,自然是从小便宛如众星捧月一般,一直独享着大家的关心与爱护。又与入门最久,功力最高,英俊潇洒的大师兄之间暗暗的有一份隐约情愫在,在初具情怀的少女眼中,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美好。

    这个门派很小,其实就是一位退隐的江湖人在十多年里,陆陆续续收下七八个当地山民中比较有天赋的孩子,慢慢形成的一个小团体。这位江湖人本身只是凡人武者,但在以前的江湖游历中倒也学过几手仙门术法,若是不惜损耗自身精血,倒也能施展出一些寻常凡人做不到的仙家手段,在这个偏远荒僻小地方便很让人景仰了。

    于是随着时光推移,这个无名小门派在附近一带也慢慢有了点声望,周边村镇上若有麻烦,便常常来寻求他们的帮助当然不是无偿的。小地方么,也不可能有多大麻烦,无非是村落之间争水争地,调解一下,若偶尔有盗贼匪帮流窜过境,协助村民守御或捉拿……等等,不过如此。

    而在不久之前,听说此地的山林之中出了妖怪,人们都很惊慌。但消息传到这些练过武功的少男少女耳中,却又是另一种感受在这个存在着仙神妖鬼的世界中,各种有关仙人和妖怪的故事永远是年轻人的最爱。而在所有此类故事的结尾,经历者总是能够取得胜利并且获得许多好处。一个妖怪,对于凡人来说,意味着恐怖和危险,但在那些传说故事中,这不正是主角们发现宝藏,踏上仙途的开始吗?

    这些阅历不足的年轻人还没意识到:那些能够经久流传下来的故事,多半都是经过一定程度艺术加工,符合世人喜好的。而世人们总是喜爱美好结局,而讨厌悲剧。那些掩埋在故事之下的真实,未必就象他们所听说的那么美好。

    虽然作为老江湖的师父拒绝掺和进此事之中,可抱着“有可能撞上仙缘”的想法,这群年轻人还是瞒过师父,悄悄找上了武功最强的大师兄这几年由于师父渐渐年老,不常出门,很多时候都是由大师兄带领。大师兄入门最早,实力最高,武功上已经得了师父七八分真传,也学了几手仙家道法,在这些年轻师弟们眼中,大师兄的形象早已和师父相差无几了。

    平心而论,这群年轻人之所以会如此自信,其实也不是那么完全没道理从前在师父和大师兄的带领之下,他们亦曾经处理过不少此类超自然事件。包括协助村民驱赶作祟的狐妖,超度迟迟不肯离去的阴灵等等,他们甚至还与一个天然凶穴中养出的白毛僵尸战斗过,并最终用火把将其焚烧消灭。

    妖魔鬼怪都见识过了,也不过如此。这里是秦山郡,大周王朝的腹地,距离王都镐京城都不太远的!在这种人烟稠密地方,不可能有什么强力妖魔出现他们头顶上可是有昆仑仙山在罩着呢。真有什么大妖恶魔,昆仑山上肯定直接派仙师来处理掉了。

    于是,在一众年轻师弟的撺掇之下,尤其是小师妹也在其中,连撒娇带闹腾的坚决要求,一向沉稳的大师兄终于松口。带领大家来到此地,打算尝试着降妖除魔。就算不能成,好歹也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妖怪是啥样,权当增长见闻也好。

    起初一切都平淡无奇,他们一路寻到这里,据说就是妖怪出没的荒山,不过在入山搜索之前,小师妹的身体不太舒服。于是体贴的大师兄为她在山脚下寻了一处废弃农家小屋,让她在此休息,而自己带着师弟们进了山。

    这一去就杳无音信,直到七天以后的今晚,他们终于回来了,然而却聚在门口不肯进来,只是七嘴八舌的哭喊着:

    “师妹!大师兄死了,他被妖怪吃掉了!”

    “大师兄死的好惨哪!小师妹,快出来跟我们走吧,再不走,妖怪就要追来啦!”

    “出来啊!小师妹,快出来啊!”

    乍闻噩耗的女孩子几乎被吓懵了,六神无主之下,正想要走出门去,却忽然听到后窗有人在猛烈拍击,她回头一看,登时又被吓了一大跳师弟们口中已经死去的大师兄正站在窗前,满脸焦急的看着她。

    “大师兄!你回来了?”

    女孩子赶紧跳过去,刚想问为什么师弟们会说他死了?却见对方竖起一根手指:

    “嘘,小声些,别惊动了它们。”

    “什么?”

    女孩子愕然,大师兄却指了指前门,正被敲得砰砰作响的薄门板:

    “那些东西……生前是我的师弟们,可现在,他们都已经死了,小师妹,全都死了!”

    似乎永远镇定潇洒的大师兄忽然哭了起来,还不敢高声,只能是低声抽泣:

    “那妖怪非常厉害,比我们以前遇到的根本是天差地别。师弟们一下子就被杀死了,我也差一点就……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