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零六 姬若的选择(三)
    楼下那些普通法器之所以不做防护,而任凭弟子随意拿取,却是因为对于西昆仑“天工堂”中的炼器大师们来说,下面的那些都只是残次品而已,根本不值得重视。无非是一些经验不足新人的练手之作,或是为了测试新阵纹方案而制作的实验品。平时供弟子们细细揣摩,研究材质特性或是制造之法。有实际需求的则只需要支付一些门派功德便能换走,作为辅助或备用主要法器肯定是宗门赐予的中品,也算是对这些残次品的充分利用了。

    而在正常情况下,天工堂中那些炼器高手们即使用寻常材料,制作时也不会有太多失误,最终成果多半都是完美品质,也就是所谓“中品”。甚至有些时候撞上大运,一件本就是完美品质的中品法器又出现“天启”现象,品质便会再提升一次,生生能拔高成上品呢!

    顺带一提,若是本就以天材地宝制作的上品法器出现了“天启”现象,便会催生出“极品”法器来。这种情况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在修仙界中极品法器甚至比法宝还要罕见。偶尔若出现一件,肯定也是要培育成法宝的。法宝的品质和胚材法器的品质息息相关,用极品法器培育出来的,必然也是威能巨大的顶级法宝。

    当然在这里绝不可能有上品或极品,那些好东西全都在山上的各处洞天福地中温养着呢。西昆仑虽然不像岐山那样得天独厚,有一眼上古仙人流传下来,用于培育仙剑法宝的养剑灵池,但这么多年下来,肯定也开辟出了几处专门培育法宝的通灵之地,凡是有可能被培养出灵性的优质法器,都会被送往那里长期温养。摆放在这里对外展示,供人挑选的,最高只是中品而已。

    不过,在“中品”这个大类之下,也还要分个三六九等,毕竟这些法器都是出自手工制造,用途材质亦是千差万别,不可能像黄昶前世那些大工业产品一样,做出来都一模一样。

    故此自从进入二层楼面起,黄昶便眼光灼灼的,启动了全力搜索模式他想给姬若找一件品质最佳的,最好是那些原本打算作为法宝胚材,也就是以各种天材地宝为主材制造的上品法器,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品质跌落,才被列入到中品范畴这种情况在修仙界中偶有发生。有时候是因为制作时不慎,算是炼器师的失误和耻辱。而更多则是上品法器甚至法宝在使用过程中遭到严重损伤,如果不能修复的话,也会导致品质永久性跌落。

    这种好事人人都想碰到,但能不能实现,则要看各人的运气和眼力了。新近跨入中期境界的弟子过来挑选法器时,肯定都会请一位见多识广的前辈带着,黄昶他们这一届通常便是穆子清或陈想容这两位辅导员。本来陈师姐早就说好等姬若成功进阶便要亲自带她来的,不过在黄昶的主动请缨之下,女孩子还是选择了信任他。

    这份信任也使得黄昶愈发小心谨慎,他事先已经来这里勘察过几次,基本选定好了几个合适目标,此时便带着姬若径直杀过去希望还没被人挑走。

    “……啊,已经没有了?”

    “……靠,又没了,真倒霉,好东西果然留不住啊。”

    “……哈,运气不错,这个还在若若,你看这口‘冰魄寒光剑’怎么样?系用‘天材地宝录’中排名第六十七位的万载玄冰玉所炼制,略加施展便会有寒雾弥漫,自然形成一个寒霜阵法,必要时还可凝聚出一身玄冰甲,无论护己还是困敌皆有奇效,和你修炼的水行功法非常相配。”

    接连跑了两处都扑空,来到第三处时终于看到预订目标还在,黄昶连忙走上前,伸出手去点了那展示光柱一指头,稍稍输入一点法力,光柱中的影像立时活动起来,呈现出关于展示品的各项介绍。

    姬若顺着黄昶的推介看了一阵子,先是点了点头,但随即又道:

    “真是一件好宝贝呢,可是阿昶哥哥,我不善用剑啊。而且……我也不太喜欢打架。”

    黄昶听懂了姬若的意思她不想要武器。这也没啥,宗门所赐予的中品法器,作为他们这些低阶修士未来几十年中最强有力的护身宝物,肯定要选用最契合本身心性的。姬若不爱争斗,今后在修行之路上想必就不以战斗为主了,拿一件威力强大的攻击性法器意义不大,利用率不高。

    天下诸多宗门,恐怕也只有象西昆仑这样的超级大门派,才能让弟子考虑“法器要适合自己”这个问题了,其他小宗派弟子或是散修,还不是逮到什么用什么,碰到一件中品绝对是当传家宝的。

    “好吧,那咱们再看看别的……嗯,你瞧这条菩提玉珠串怎样?用千年菩提子和千年温玉髓作为主料,虽然不是天材地宝,水木双属性却也挺适合你的,中品防御法器,祭起后会有三十六颗菩提玉珠环绕身侧,形成旋转防护阵势,防护能力丝毫不逊于王丰的那套三元盾;同时自带静心破幻效果,只要将其戴在身上便可以无视大部分迷幻术法;另外每一粒珠子上都篆刻有不同水行或木行道法,必要时一一激发出来,相当于随身携带了三十六道永久性的水木符箓……”

    黄昶花了不少时间,又为姬若找到了一个合适目标。姬若不爱攻击性法器,那就给她找件防御性的,尽量保障安全也是个好选择。只是姬若似乎并不感兴趣,当黄昶正在努力向她推荐这条珠串法器的时候,她却把注意力投向了旁边的一根展示光柱。还没等黄昶这边说完,便拉了拉他的袖子:

    “阿昶哥哥,你看这件怎么样?”

    黄昶转头看去,见那里面展示的乃是一条七彩长绫,长约丈许,仿佛有生命一般在光柱中上下旋转飞舞,不时变幻着色彩,看起来倒是颇为漂亮,只不知实用性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