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九十九 桃花林中(四)
    黄昶拈起这花朵饰品,微笑着将其簪插于姬若秀之间:

    “好吧,若若,我很抱歉。这算是我的第一件礼物,其余的,回去之后再给你。”

    将桃花插在姬若的鬓角,又顺手替她理了理头,夸赞道:

    “美极了。”

    姬若再一次红了脸儿,但却不再闹腾,而是微微倾过头去就着对方聪明的女孩子总是能够精准把握住撒娇的分寸,在给对方施加压力的同时,又不至于让人觉得过份,而姬若显然也完全具备这种天赋。等黄昶帮她簪花完毕,姬若抬手施展一个水镜咒法,幻化出一面水雾镜子,先是对着镜子照了照,然后冲着黄昶扁扁嘴儿:

    “算你聪明。”

    便不再提礼物的事情,但依旧拉住黄昶的袖子:

    “阿昶哥哥,陪我走走吧。”

    好容易才安抚住对方的黄昶自是无有不从,于是两人手拉着手,仍像以前那样在桃花林中逍遥散步。这片桃林开花已有十余年之久,今后仍会再盛开一二十年,黄昶和姬若自从能够在山上自由行动后便经常来此赏玩,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自然是熟悉无比。但这一回,对于刚刚突破到中期境界,能够让神念离体,以灵觉探索周围环境的姬若来说,对这里又是一番全新的感受。

    黄昶走在路上,隐隐有一种颇为古怪的感觉,他以自身神念稍稍感受了一下,嘴角便微微翘起,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哈,若若,教你一个乖。”

    “什么?”

    姬若好奇抬起头,黄昶看着她,笑道:

    “咱们修道者之间啊,若是不经对方允许,便擅自以神识灵觉去感应人家,往往会被视为恶意挑衅的。若是人家实力远逊于你,惹不起也就罢了。可若是双方境界相若,那可就要准备好打上一架了。至于对方境界比你强的情况……那就更不用说了吧。”

    “还有这等事情?”

    姬若一愣,而黄昶的话却还没说完:

    “另外呢,对于女性修士来说,她们更忌讳被人用灵觉感应,但同时也很少主动去感应别人。为什么呢因为对于神识感应来说,衣裳袍服这些遮蔽物往往不起什么作用,一个女修若是随随便便放出神识去感应别人,会被当作不自重,甚至是有意调戏勾引的。”

    “啊?什么!”

    刚刚一直在悄悄向黄昶这边悄悄放出神念,想要感受一下自家“阿昶哥哥”在灵觉中是个什么形象的姬若赶紧收了神识,小脸更变得绯红:

    “可陈师姐怎么没告诉我啊?”

    “大约还没顾得上吧,毕竟你才刚刚出关。”

    黄昶微笑道,姬若却一下子激动起来:

    “那我们遇到的所有中期以上修士岂不是都能……”

    小姑娘没好意思说下去,但黄昶却完全能理解她的想法,接口道:

    “所以才说胡乱去感应人家很容易引起冲突啊就是男性修士也不喜欢被人偷窥的。不过对这种事情倒也不必太紧张,毕竟灵觉不同于视觉,在脑海神念中呈现出的感观和亲眼看到的景象终究有所差别……况且四重天以上修士,在修仙界中也算是颇有地位的了,就算不想正式成婚,要找个妾室或炉鼎也是轻而易举,所以除非那些心思特别龌龊或是特殊原因的,一般也没人会想在这方面刻意占便宜。”

    被黄昶开解了几句,姬若低头沉思了一阵,却突然抬起头,朝着黄昶一声冷笑:

    “哼,阿昶哥哥,你早就进入中期了,这一年来是不是快活得很啊?”

    “呃?”

    黄昶一愣,心说好意提醒你,怎么反扯到我自己身上了?知道这个话题不可多扯,越扯越说不清,便随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轻松笑道:

    “还是那句话,若若,灵觉不同于视觉。说真的,咱们今后下山,若到了凡间人多的地方,随便放出神念感应一下,那周围不全都是人?习惯了也就那么回事,没必要大惊小怪的。”

    “到了人多的地方不感应可以么?”

    姬若可怜巴巴的问,黄昶摇摇头:

    “那么如果有人心存不轨,隐匿于人群之中暴起难,你就和那些低阶修士一样毫无防备了为了害羞便要放弃我们最大的优势?不,若若,保命更重要。”

    过了一会儿,见姬若还是一副颇为纠结的样子,黄昶又笑道:

    “真要介意的话,咱们西昆仑有几种符咒能够被绘制在衣服上,以此制作出的符衣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隔绝他人的神识窥探,故此常为女修所用。我这次为你准备的礼物中便有这类东西。”

    “啊?那还不早说,赶紧给我啊!”

    姬若这才化愁为喜,而黄昶却是不太在意的挥一挥手:

    “回去就拿给你其实就算我不准备,想必陈师姐也会给你准备的,这些事情当初还是她告诉我的。也就是你们这些刚刚突破到中期以上的女孩子才会在意,但时间也不用太长,最多一两年,估计你们就会慢慢就习惯了。像陈师姐她们,早就不在意了。符衣上还是多附几道防护符咒实际些。”

    “哼,我就是在乎,就是任性,怎么样啊!”

    姬若皱着小鼻头逞强道,黄昶见她模样娇俏可爱,忍不住又想去揉她的脑袋,但这一回却被姬若躲开了。同时愤怒指责他每次都想弄乱自己的头,从小时候梳的双环髻到现在都是如此!

    两人一边笑闹着,一边在桃林中转悠,先前的一点点疏离感倒是很快消散殆尽,又完全恢复了三个月前那种亲密无间。正在说说笑笑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从头顶上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喂喂,知道你们小两口儿感情好,可也别老在咱这个可怜寡妇门前转悠啊,很让人嫉妒的知道不!”

    这么直白的话语让黄昶差点打了个趔趄,而姬若则在红着脸儿轻轻啐了一口之后,却又朝着树上欢呼了一声:

    “是狐狸姐姐,你好啊,好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