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九十八 桃花林中(三)
    而除了果实灵药之外,那些一开三十年,对凡人来说也差不多相当于永不凋谢的仙桃花树亦是昆仑山盛景之一。西昆仑宗门在这方面颇为大度,除了对那处蟠桃园核心严加保护,以及对处于挂果期的那批桃树会安排守卫力量加以看护之外,其它地方平时并不禁止门下弟子过来赏玩。这些仙桃树当初都是一批一批种植下去,开花结果也都是成批成批。基本上同一座山头上的桃树一开花就是一大片,一开就是三十年之久。花香如雾,花红似火,漫步其间,犹如置身梦幻之境,而且似乎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这里,便是黄昶和姬若平时最爱来的地方。

    不久之后,黄昶便来到平时他与姬若的相会之处。只见碧草地上,红花树下,一位彩衣少女正斜斜倚靠在花树之下,花瓣纷纷如雨,飘落在姬若肩头,更衬得她肌肤晶莹如雪,容颜璀璨似玉。

    西昆仑门下弟子,按入门年限,以及担任职责不同,有青衣蓝衣,灰衣白衣之分,但除了对刚入门的青衣弟子要求严格些,宗门对资深弟子的日常穿着其实并不强制。只有在正式典礼,盛大仪式等场合要按规定穿上宗门袍服,平时爱穿啥穿啥。

    男弟子对此无所谓,往往就把宗门发下的袍服当日常制服穿了,这样也便于识别。但女弟子们却大不一样就算是宗门发下的制式道袍,她们也要悄悄做点诸如放窄腰身,收紧袖口,掐出曲线之类的小改动。更不用说平日所穿的常服,那真是争奇斗艳,一个个打扮起来都跟九天仙女似的修仙的女孩照样爱美,在拥有了仙家手段之后,她们在这方面更舍得下功夫。

    而姬若,毫无疑问又是她们中间的佼佼者。

    借着“小清风符法”的风行之力,黄昶宛如一只大鸟般轻盈优雅飘落于姬若面前。后者一看见他,脸上立时显出欣喜笑容,当即便要迎上来,象以前那样拉着他的袖子一边喊“阿昶哥哥”一边撒娇。不过在刚刚踏出一步之后,似乎又突然想起什么,脸色微红着微微弯下腰来,向黄昶施了一个淑女味道十足的标准女修礼节,同时低声道:

    “黄师兄好。”

    “咦?”

    这下子反倒让黄昶有些疑惑了,他朝小姑娘看了几眼,心中却不禁微微一跳虽然只是短短数月未见,小姑娘却似乎又长大了不少。“女大十八变”这句话在如今的姬若身上表现特别明显。又或者是因为功法境界上的突破,让姬若越来越快的褪去青涩,显得愈加成熟起来。

    想当年自己第一次看见姬若时,她还只是个八岁小萝莉呢,但却已经很是让前世里见惯了各类美人的自己颇感惊艳了。身为皇族贵女,姬若明显是继承到了来自其母的倾国倾城之貌,再加上昆仑派“百花易颜诀”神妙功法的辅助,在上山八年之后,十六岁的姬若真正开始进入到属于她的如花年华中。

    哪怕在美人如云,整体水平极高的西昆仑女修之中,也是属于“女神”级别的桃花林这边非但美景醉人,其中气息对于修炼百花功法的女弟子和所有修炼木行功法者都颇有益处。但只要姬若所到之处,其她女修便往往退避三舍,为何?不想成为她的陪衬啊。

    黄昶知道自己这一届中颇有不少同门师兄弟是对姬若抱着仰慕之情的,甚至还有不少前辈师兄也是如此。这些年来或明或暗的,总有人来向姬若表达爱慕之意,不过女孩子们似乎天生都有处理这方面问题的本事姬若总是能用友善微笑与不动声色的态度,把拒绝之意清楚传递给对方,然后,便拿回来当笑话说给黄昶听了。

    无论姬若在外面表现得多么高贵典雅,多有女神范,她在黄昶面前却始终保持着小妹妹式的活泼可爱,也一直喊他“阿昶哥哥”,这既让黄昶感到高兴他是所有同门中唯一还能与姬若保持这种亲密关系的,但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小小郁闷自己该不会早早的就被发上了一张“好哥哥卡”吧?虽然他自己其实也并没有考虑好今后该怎么对待与姬若的关系,可连个竞争角逐的机会都得不到,那也未免太让人伤心了。

    但此刻姬若对他的态度却突然改变,这让黄昶心中感觉颇为复杂,说不出是该高兴呢还是沮丧也许是阿若忽然长大开窍,知道在自己面前害羞了?但也有可能是小姑娘终于决定把他和别人一样对待,从此渐渐疏远?

    不过无论心里怎么想,黄昶表面上还是保持了一贯的轻松语气,向着姬若轻轻笑道:

    “哈,闭关之前还是喊哥哥的,出来就只能做师兄啦?”

    姬若脸上红晕愈发浓重,低声道:

    “是陈师姐说,我们现在都大啦,不能再象小孩子那样啦。”

    之后,或许是为了掩饰尴尬之情,不等黄昶再说话,她又抢先问道:

    “礼物呢礼物呢?你说过只要我成功出关就有礼物的!”

    黄昶原还不太在意,只随口笑道:

    “出来时着急了,没带在身上。”

    这下子可算让姬若拿到把柄了,她立刻拉住黄昶的袖子摇个不停:

    “我不管我不管,你说过我一出关就有礼物的!你骗人!”

    “没骗你,早就准备好了,真是忘记拿了,回去就拿给你。”

    黄昶连忙陪笑,但姬若却不依不饶,只一叠声喊着“你答应过的答应过的”,却将陈师姐教导她要保持的“淑女风范”丢到了九霄云外,不觉又恢复了原本的小儿女情态。

    黄昶颇为无奈,好在他前世在大学里也算是遍历花丛,对女孩子有点办法。他抬头看了看周围,伸出手去,五指平平摊开。顿时,上方枝头,一朵正在绚烂开放的嫣红桃花无风自落,轻轻飘落在他的手掌心。

    黄昶暗运乙木功法,使那桃花中的水分快速蒸发,颜色形状却丝毫未变。仅仅片刻之间,便制造出一枚可以长期保存的干花头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