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九十二 幻境与老鬼(中)
    那些书架之间,原本空荡荡的所在,此刻却凭空出现了一桌一椅,一个衣着古朴,须发皆白的半透明老头儿正斜斜靠在椅子上,其形象倒是跟黄昶当年在阴魂谷中见到的“鬼圣”祖师有三分相似,不过后者是在阳世间直接显形,而这老者却只能在自家幻境中露面,这其间差异可就大了。

    在鬼魂的幻境中什么都可能发生,黄昶对于这老头儿的忽然出现丝毫不觉惊讶,见这位幻境之主似乎并无敌意,他当然也不会主动发起攻击,只是保持警惕的看着对方。

    幻境主人终于现身了!看起来似乎有些衰弱?但黄昶却丝毫不敢有大意之心他先前以神念强行“阅读”鬼魂思想的行为,完全可以被视之为很严重的挑衅行为。不过通常情况下修士都不会太在乎鬼魂的反应,毕竟绝大多数低级游魂都已经没了神智,只有杀戮本能,根本没法子交流的。

    但眼前这位显然不是,黄昶自知理亏,连忙拱手施礼道:

    “晚辈西昆仑黄昶,方才鲁莽窥探,惊扰了前辈,十分抱歉。”

    相较于黄昶这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那半透明老头却始终软绵绵坐在那里,一双眼睛似闭非闭,好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面前有个大活人,整个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黄昶等了好一阵子,却没有等到任何回应,不过对方似乎也没动手教训他的意图,就这么僵持着,倒是让黄昶颇感意外。

    等了一阵子,实在耐不住性子,黄昶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这回总算有了反应,那老头儿恹恹的翻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却还是问道:

    “你是谁?”

    黄昶只得第三遍报了自己的名字,那老者终于点点头,接受了他发出的讯息:

    “是昆仑派的人啊……现在外面是什么年代了?”

    黄昶想了一阵,回应道:

    “如果以大周纪年的话,应该是大周景耀二十五年……”

    但那老者却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他完全不关心这个:

    “距离灵鹿台之焚,有多久了?”

    黄昶一愣,但随即理解这老者应该是指的商王朝灭亡那个时间点,但这可就没有一个精确时段了。以至于黄昶想了好一阵子也只能给出一个模糊答案:

    “大约……总有千把年了吧。”

    “已有千年之久了么……老夫这一睡又是三百年啊……还是二百年?”

    那老者低声自言自语,语气中颇有感慨之意。过了片刻,抬起头来,见黄昶依然老老实实站在那里,他的脸上终于现出一丝颇为温和的笑容:

    “不用害怕,小伙子,老夫对你的血肉魂魄都没兴趣。”

    不是厉鬼!黄昶心头一阵放松,见老者态度挺好,便想要多了解一些讯息:

    “请问前辈高姓大名?”

    “老夫的名姓?嘿嘿,你既然能闯入老夫的这处‘啊。”

    那老者甚是自傲的说了半天,却始终没有提及自己的名字,黄昶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不屑与向个小辈介绍自己,但很快便知道并非如此。

    “老夫的名姓……哼哼,老夫乃是……是……我是谁?”

    这老鬼居然是把自己的名字都忘掉了!搞得黄昶哭笑不得,他早就听说过随着时间推移,鬼魂会渐渐遗忘掉人世间的一切记忆,此时居然亲眼看到一则实例。

    不仅仅是忘了名字,那老头儿嘀咕了几声,头又慢慢低沉下去,似乎又要睡着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又突然抬起,但看向黄昶的眼光中却又充满了疑惑之色:

    “你是谁?”

    尼玛,这算什么?鬼魂中也有老年痴呆症吗?黄昶无奈,只得又报了一遍自己的名姓门派,之后便没敢再跟老头儿乱扯,赶紧问到那个关键问题上:

    “前辈,晚辈怎样才能出去啊?”

    好在那老头儿在不糊涂的时候,倒还挺容易交流的,听到黄昶的要求,只是微微一笑:

    “想要出去?那倒是不难,可历年来辛辛苦苦进入到老夫这‘书阁秘境’之中的人,无一不是想要多看些书卷,多了解一些大商王朝乃至于前代的秘闻奇事,你这才一进来就想着要出去?”

    黄昶愣了愣,心说这秘境中有啥好看的?那些卷册全都是空白的好吧。但那老者似乎完全不知道他的疑惑,反而挥手指了指四周那大片的书架:

    “怎么,这里有那么多的书卷,其中就没有一两样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那些书卷……全都是空白的啊。”

    黄昶终于忍不住说道,而他的话却让那老者脸色一变,随手一招,一卷玉书卷册便自动飞起到了他的手上。黄昶看着他将书卷展开,脸上的表情说明他所看到的东西和黄昶先前所见并没有什么不同也是空白的。

    “怎么会!这怎么可能!”

    连续从四面招来十几卷书册,却发现周边书架上这些卷册全都是空白之后,那老者终于失去了一直以来的从容姿态,变得沮丧而焦躁:

    “不会的,我记得这一卷应该是……应该是……该死的!忘记了!我全忘记了!”

    有那么一瞬间,那老者的面容变得狰狞而恐怖,嘶喊声也是尖利刺耳,完全呈现出厉鬼凶魂的架势来,这让黄昶心下颇感紧张,不由得再一次手按刀柄,暗自做好接战准备。

    不过那老头子终究还是没动手,在癫狂嘶吼了一通之后,最终却是无力垂下了脑袋。如此静静过了许久,然后,当他再一次抬起头,看到黄昶时,脸上却又显出一副陌生表情,仿佛第一次看见他的样子:

    “你是谁?”

    我靠!还来?黄昶觉得自己也快要疯了,这他娘的还不如痛痛快快打一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