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九十一 幻境与老鬼(上)
    而黄昶非常确定一点:他院子里那间日常用于修炼驭鬼之术的寻常石屋绝对不可能有这个能力,而那尊陶俑雕像经过多次检查,也不像是附带有这么高端功能的样子。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这具鬼魂完全是凭本身能力做到这一点的!

    “见鬼,难道那摊主没说大话,这里面真是某一位大修士的遗魂?我的运气不会这么‘好’吧?”

    黄昶脸都黄了,捡漏本该是一件好事,就好像随便撒网却捞到了一条意料之外的大鱼。可若捡漏捡出一条大鲨鱼来那可就不好啦能够不借助任何身外之物,直接将一个生机旺盛的大活人拉入到幻境之中,说明这具鬼魂至少有着不逊于人世间法元期修士的能力。而在对方的主场里,一切外来者都会受到很大压制,此消彼长之下,如果这具鬼魂有心对自己不利,那自己几乎不会有任何机会。

    不过自己毕竟不是当年那个完全没有法力的寻常小男孩了,再怎么危险的境地,总也要想法子挣扎一下。黄昶一边在心下暗暗琢磨着该如何向师父求救,一边更加仔细的观察周围,努力思索着该如何脱困。

    这时那边的亮光又闪烁了几下,似乎是在邀请他过去。黄昶知道在这种幻境空间中逃避是完全没用的,像这种情况:周围一片黑漆漆,只有那边有亮光,那么想要解决问题,冲出这个幻境,就必然只能向那里走。如果想要逃跑,无论往哪个方向,最终肯定会发现那团亮光还是在自己面前,不管怎么跑都摆脱不了。

    所以黄昶沉吟了一下之后,便毅然决然的向那边走过去。一路上检查了一下随身的武器装备好在有了乾坤袋,他现在随身总是携带有足够的武器和符箓丹药之类补给品,再也不会出现上次那种被一只黑猫肆意追杀的窘境了。此刻将长刀短剑统统拿出来挂上,甚至还有一套皮制护甲也先从袋子里拿出来穿上。虽说面对阴鬼幽魂之类,“物理伤害”往往无效,但手中握有一柄锐利符兵终究让人放心些。

    在幻境世界中,时间和空间都很难用平常观点来衡量,黄昶先前看那光源甚远,但在主动向那里走了没几步之后,便感觉眼前一亮,已经来到了光亮所照耀的空间里。

    现在他终于能看清周围的环境了全是书架子。从地面一直延伸到空中目力所不能及之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菱形格子,每一个菱形格中都放着一卷或多卷的玉简书册上古时代,制作留言玉简的技术尚不完善,每一根单独玉简中能够记载的信息有限,所以那时候的修士往往把很多玉简串联起来,做成一卷一卷的书册,样式倒跟凡间纸张尚未流行起来的竹简卷册差不多事实上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中,凡间所用的竹简书册,也真是模仿了仙家玉简卷册的样式才会有的。

    “这么多书?难道这具鬼魂生前是个图书管理员不成?”

    幻境中的景象可不是随随便便生成的,必然是与那具鬼魂生前最熟悉的场景或者至死不忘的执念息息相关,而幻境的破解之道也必然蕴含其中所有的幻境都必然有破解之法,正如有生必有死,有幻境必然便有相应的破解之道。

    黄昶首先四下看了看,想要找到到幻境主人绝大部分幻境的破解之道就在于其主身上,将其击败或者消灭掉便可以破除幻境,当然如果这位幻境之主自愿放你出去也行。但这种情况不多,比如当年盘庚陵中的诸多鬼魂幻境,只有一个“红烛幻境”的主人公郦姬娘娘是愿意放人出去的。其它都属于那种穷凶极恶,一定要把闯入者的血肉灵魂统统吸光食尽才肯罢休的厉鬼恶魂不过千载之下,到如今却偏偏只剩下一个“郦妃红烛”还幸存着,可见在前赴后继的修仙者大军面前,任凭什么厉害幻境都顶不住。

    当年西昆仑修士在破解盘庚陵上古幻境的修士大军中也算得上主力,留下的文牍记录绝不在少数,黄昶这几年来几乎读遍了西昆仑藏书阁,对于此类情况自然并不陌生。

    有着诸多前辈的成功经验作为参考,此时的黄昶虽然有点紧张,却并不很惊慌。至少可以按部就班,参照前辈们留下的经验行事首先找幻境之主,找不到的话,便要从周围环境入手,找破绽了。

    这里既然都是书架子,破解幻境的诀窍想必就应该是在那些书卷中?黄昶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上前取了一卷书册下来,心中暗想如果这座幻境当真是以考校文化水平作为破解方式的话,自己倒还是颇具优势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失望了那书卷打开后里面却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字迹。再另外拿起一卷,打开……还是空白。黄昶不信邪的先后翻看了数十卷,居然全是空白!

    这铺天盖地的一大片书架,竟然只是摆设而已。

    “原来只是个假道学啊……想不到鬼魂中也有附庸风雅的货色。”

    丢下书卷,黄昶随口评论了一句,却不料随即便听到从背后传来幽幽一声叹息:

    “光阴如梭啊,想不到如今居然连一个小辈都敢嘲笑老夫了。”

    声音很轻,听口气好像也没什么恶意,可黄昶却感觉毛骨悚然作为一个拥有神念灵觉的炼气中期修士,居然让人不声不响出现在自己背后,这可是极大的危险!哪怕对方是个鬼魂,也不行!

    他立即将一只手放在腰间刀柄上,缓缓转过身去,在此过程中身体高度紧绷,神识灵觉全面放开,只要稍微感觉不对便要立即暴起发难。

    不过整个转身过程中一直很平静,黄昶的神念之中也没出现什么危险报警,直到他彻底转过身,面对着那发出声音的主人,对方依然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并没有任何敌对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