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五 波波的请求(上)
    不过当黄昶看到那个执事弟子仅仅扣除了他两点门派功德时,黄昶心中还是颇感失望的这费用是按照功法品阶和完整程度来收取的。品阶越高,越完整,鉴定的费用也就越高。虽然总体来说,西昆仑帮弟子鉴定功法索要的门功素来非常低廉,但才价值区区两点,这功法也实在太低档了一些。

    果然,在接过玉简的同时,他也拿到了宗门传功堂执事写下的评价资料:这篇炼蛊功法本身没什么问题,并没有被作过手脚,所以也不需要修正。这一点倒是基本符合黄昶的判断传功玉简是至少要法元期以上修士才能制作和修改,以“罗山五虎”的能力,恐怕还没这本事。他只是出于稳妥起见才请宗门帮忙鉴定。

    不过这部功法的完整程度很低,只到炼气后期为止也就是说如果某人完全根据这篇功法修炼的话,最多只能修练到炼气后期,之后要么另起炉灶,要么就得靠自己摸索探寻,连达到炼气大圆满阶段都很困难。

    而功法的品阶则被确定为从八品下天下间各种修仙法诀千千万万,品阶好坏也被划分的非常细致。当今仙侠界中通常使用的评判标准被称为“九品十八阶”从最高级的正一品到最低级的从九品,共十八个档次。但后来发现仍然不够精细,于是又在后面增加了“上中下”后缀,大致分出了五十四个等级,这才差不多勉强够用。

    “……这居然还是八品功法?倒也难得。”

    黄昶原以为这最多只是一部九品功法,没想到却是八品。再仔细看看,原来评价上认为这部以培养蛊虫为主的功法修炼有成之后,对敌的威力还不算低,故此才被评为八品。毕竟一部功法好不好,主要还是看效果。而在实用性上,修炼所需的材料也不难找,有毒虫就行,还有就是要消耗大量自身的精血。修炼难度倒也不算太高,对天赋没有特殊要求这些都是鉴定功法品质时的加分项。

    不过修炼者本身会受到非常大的伤害,而且修炼过程中非常痛苦,后遗症也很大真要坚持练下去,最后会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一个活的虫巢,不再是正常人了纪程宣纪师兄后来就告诉黄昶:上次抬回去的那几具尸体,其中一具很快便腐朽。皮囊内外到处是空洞,各种虫豸在其间爬来爬去,便是修炼这种蛊虫功法的反噬作用在生效了,没奈何只得将其烧掉这便要大大扣分了。

    故此那位传功堂执事对这部功法的总体评价是:“不可修炼”,建议用来开阔眼界,知道万一碰上此类虫修该怎么对付,也就罢了。但总体来说,这还在黄昶预料之内,他原也没指望随随便便打个炼气前期阶段的小怪就能弄到什么绝世神功那是龙傲天们的专利,自己估计没这么逆天的运气。

    反正自己很年轻,时间还长着呢,未来仍会有大把的机会。在这方面,黄昶向来很有自信。

    …………

    从执事堂回来后,黄昶又开始进入到宅男模式,他下山一次,得到的资源已经足够他使用很长时间,于是便窝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再出门。平日里练功习武,钻研仙门六艺,有空的话再做做手工,继续完善自己的那台仙侠版机床。如果都不想干了,便将上次下山所得的那些奇物拿出来研究研究,也算是调剂心情。

    只要有条件的话,其实大多数修仙者都是过着这样的生活,时间在不知不觉间便会过去的飞快,所以才会有“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的说法。相互间打打杀杀,争夺资源之类,都只是在无可奈何之下才干的事,不可能经常如此。除非是那些完全没有积蓄,颠沛流离的低阶散修,才会为了寻找修炼资源四处流浪,大凡有些根基的,谁愿意整日过那种提心吊胆,朝不保夕的日子?

    这一日,在一口气又制作出三块符器盾牌之后,黄昶觉得有些疲累,便停了机器,正琢磨着是去书房再看会儿书换换脑子,还是去户外运动一下锻炼身体,却忽然听到从外面传来几声呼叫:

    “黄八,黄八,快出来!快出来!”

    声音响亮但却有些咬字不准,音调也古里古怪的,就好像黄昶前世里听外国人说中国话,倒是特色鲜明。而黄昶听到这声音,脸上却是显出哭笑不得的神色,随手拿了件东西藏在背后,便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空无一人,但黄昶却一眼便找到目标旁边树上站着一只绿色的大鹦鹉,正在昂首挺胸的看着他。却正是他的那个妖怪小朋友,鹦鹉波波。

    他嘿了一声,一手插腰向对方叫道:

    “哈,小样儿!你丫要再敢喊我黄八,我就拔光你的鸟毛!”

    鹦鹉听到这威胁,脸上居然很拟人化的显出几分紧张之色,扑楞着翅膀飞到了比较高一点的枝椏上,同时小心翼翼问道:

    “你又能飞了?”

    黄昶看着这个懒惫家伙,眼中隐隐显出一丝笑意,嘴巴上却没好气道:

    “暂时还不行,不过……”

    鹦鹉波波却顿时大松一口气,不等他说完就砰的一下又跳回原来位置,拍着翅膀大笑道:

    “嘎,嘎,不能飞你吓唬谁啊。黄八,黄八……”

    黄昶嘿嘿一笑,却转手从身后摸出一把弹弓,朝那只鹦鹉点了点:

    “我可以射你下来!”

    鹦鹉先是哆嗦了一下,但随后却想起什么,立刻高高昂起头,它脖子上悬挂着一块小小玉牌却跟西昆仑的弟子铭牌差不多,就是要小了不少。

    “你不能打我,我也是有牌子的!妈妈说过,凡是有牌子的妖怪你们都不能打!”

    黄昶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摇摇头,放下弹弓:

    “好吧,有牌子的家伙,我不打你但你也不许再喊我黄八了,真的好难听啊。”

    “那我该叫你什么?”

    “叫一声黄大哥就行,或者直接喊我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