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二 特邀(上)
    回山之后的个把月,黄昶一直躲在自己的院子里,基本没怎么出门他自知前段时间闹的声势有点大,需要避一避风头。顺便也可以整理一下这一趟下山后的收获,以及好好把此番行动的利弊得失再仔细回顾一下黄昶平时可是连师兄弟之间的比试都要做复盘推演的,这一回真刀真枪跟敌人作生死之战,自是更要反复推敲,寻找是否有疏漏和可以改进之处。

    不过总体来说,他这一次的行动还真没出啥纰漏,几乎可以说是达到了此类行动的最完美结果这是师父长青子在审阅过他准备上交给宗门的行动报告后给的批语。至于为啥要交报告?因为上文已经说过:“罗山五虎”这个贼修团伙是在西昆仑执事堂中挂了悬赏的,黄昶虽然没刻意去接下,但既然确实是在他的带领下剿灭了那伙人,那么事后去补办一下手续,领下这份功劳当然不是坏事。就连纪程宣纪师兄也可以跟着捞一份“襄助指导”之功呢。

    要知道西昆仑最为重视此类实战功绩,完成此类实战任务后奖励的门派功德远比什么照顾灵兽,打扫药园之类庶务杂活要高多了。而且对于内门和执役弟子们来说,他们同样也要参加每五年一度的宗门大校检。其中除了考核本人修为境界外,为门派立下的功勋,作出的贡献也都在考量之列。纪程宣亲自回山,部分原因也正是为了办理这方面的手续而来。

    不过既然要作为完成了正规任务来处理,那就得按正规流程办手续。而按照执事堂的要求,执行者事后都要上交总结报告,好坏不论,但所有人都得写。王丰还好一些,刘阿毛以及那几个小师弟都没怎么接触过这个,搞起文牍来自是痛苦无比,绞尽脑汁才凑了三两页纸,还不得不写没这玩意儿不给记门功啊!

    好在执事堂对这些弟子的文化水平并没特殊要求,反正有东西交上来就行。之后的分析判断工作自有战令堂或执法堂中委派专人进行如果有必要的话。而假如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他们自然再会去找相关人员深入了解。这也是西昆仑弟子们多年来在修仙界大小冲突中每每能占据上风的主要原因人家平时下的功夫多,行事自有条理,只要不是实力相差太远的局面,基本上都不会吃亏。

    而黄昶所交上去的报告却是让执事堂上下都结结实实吃了一惊这家伙直接把理应由专业人员来做的分析报告全都做完了。交上来的文书厚厚一本,不但有文字说明,还有图形示意,更让人诧异的是竟然连文章格式都非常符合标准,看起来就像是个在执事堂中干了几十年的老手所作。

    他们自是非常意外,起初还以为是黄昶找了别人代作的。但后来把人招来询问时,才知道原来只是根据藏书阁中那些过时的报告所写黄昶在藏书阁中翻看了那么多年旧档案,再加上他自己前世也是写过毕业论文的,搞这么一篇东西毫不费力。

    不过这也导致了另一个后果,于是这一日,黄昶便接到传令,要他再往执事堂去一次。

    …………

    当黄昶来到主峰执事堂前时,还没进门,便被人拦住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仿佛老兵痞式的人物,身上随便披着一件破旧的铁甲衣,腰间挎一把环首刀,连刀鞘都没有,就这么直接插在腰带里。做工看起来非常粗陋,随便用两块木头夹住刀刃铁片就算是护手了。锋刃上也是锈迹斑斑,还不如旁边悬挂着的另一个大酒葫芦醒目。脚下一双靴子破破烂烂,分明能看到几个好大破洞,也不知为啥还不丢掉。

    而其人本身也与他的装备一样破烂:手脚粗大犹如老农,满脸胡子拉碴,脸上一条长长刀疤从额头一直延伸到下巴,显然是曾经受过极重的伤。还瞎了一只眼睛,不过剩下那只独眼里倒是精光熠熠,看人时仿佛能看到骨子里去。

    以这老兵痞的形象,哪怕在下界那些凡人国度,稍微精锐一点的军队里恐怕都容不下他。但黄昶在看到他时却是丝毫不敢怠慢,赶紧一个大礼行下去,标准的九十度大弯腰:

    “弟子黄昶,参见夏侯师伯!”

    这老头的外表在寻常人眼中很是不堪,但在修士的灵觉感受中,那可又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了:老家伙身上那些破烂家什,每一件居然都能发出耀目灵光,以黄昶的见识竟然看不出品级,估计不是法宝也至少是上品的法器。尤其是他腰间那口刀,更是时刻散发着让人炫目的宝光,绝对是法宝级别,而且品阶还不低。

    一般修士若有这么一件宝物肯定要小心秘藏起来,以防被人觊觎招祸,但这老家伙却根本不必那刀上除了宝光灵气,还被一层极其浓厚的血气笼罩着。在黄昶神念中那团血云浓厚的几乎要凝结起来,也不知是饮过了多少修士异兽的鲜血方能有此异象。很明显,任何碰到这老头儿的修仙者,绝对不会想到要去抢他东西,赶紧逃跑才是第一反应。

    黄昶没见过这老头儿,但至少听说过战令堂首座夏侯炎,修仙界赫赫有名的“老杀材”。这个外号既指他的脸皮也指他的手段,而在他领导下,整个战令堂的风格也越来越与他相似猥琐,无节操,但却从不吃亏。

    夏侯炎是法元后期修为和黄昶的师父,西昆仑掌教长青子一样,都是限于宗门规矩才不得不担任这些行政性职位的。西昆仑金丹以上修士在门派中都不承担具体职司,最多只在相应堂口中挂一个“长老”名号,但必要时这些长老可以拥有的权力远远大于门派中任何人,包括掌教在内。而平时那些繁琐,麻烦的日常庶务则都由法元修士承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