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七十八 钥匙
    胡天龙死后,大家按照纪师兄教的方式,依旧把他给剥了个精光,还要求用神念扫描一遍尸体,以防有些人会把秘密留存于体内还真被黄昶给找出了些东西:胡天龙的手臂上鼓起一个小包,看起来似乎只是普通的囊肿之类,但当黄昶割开来之后,才发现里面藏了一颗小小珠子,只有黄豆大小,不象天然珍珠也不象是玉石,用神念试探了一下,也并不是修士储存信息的感应玉符,究竟是什么还得再研究,反正先收起来再说。

    “他的尸体怎么办?还上交吗?”

    因为这次纪师兄不在,这个决定便是要由黄昶来作出,后者考虑片刻,终究还是难以接受纪师兄所说,修仙者们对于人身躯体的概念,做出了比较传统的决定:

    “烧了吧,宗门里头应该也不缺这么一具尸首。”

    黄昶注意到其余几位师兄弟似乎也都舒了一口气,看来想法都跟他差不多。于是大家很快找来柴薪,再丢一个火行术法上去,算是给了胡天龙一个较为体面的结局。

    解决了尸体之后,大家返回到坊市之中,找了个安全地方,便开始仔细检查胡天龙的遗物。此人在刚才的战斗中韧性极强,先后消耗了大量符箓,丹药,以及符器等等,在拖延了很多时间的同时,也着实给黄昶他们带来不少麻烦,若非黄昶他们占得优势实在太大,又步步为营绝不冒进,一点空子都没让他钻到,说不定还真能让这家伙跑了。

    所以大伙儿估计从他身上已经捞不到多少油水了,事实也确实如此胡天龙身上原本携带的物资大都消耗殆尽。包括身上的一件符甲和几块护身符盾,玉佩之类都已破碎,就连那口原本不错的法器宝剑也因为被血祭后,受到主人死亡的影响,品质下降了一个档次。

    好在这种由于血祭而下跌的法器品质是可以恢复过来的只要找个高手匠人,再补充一些好的灵材,重新祭炼一下就行,而这些条件在西昆仑山上都不难满足。

    倒是他丢出来的那个储物乾坤袋里还当真有些好货色若干散金碎银不值钱,但多达两三百块的灵石,一些不错的仙家草药,以及若干灵玉,稀有金铁等炼器材料,却都是价值颇高,只不过对实战没什么直接帮助的东西。再考虑到这个乾坤袋并没有被血祭,显然是专门整理好,平时当作钱包,必要时随时可以被丢出来买命的东西胡天龙在这些保命手段上确实考虑周到,可惜碰上了软硬不吃的黄昶,一切都白搭。

    西昆仑这帮小伙儿都还年轻,很容易满足,在发现这个储物袋里收藏颇丰以后,大家都很开心,纷纷忙着清点盘弄战利品,估摸这回每人能分到多少,自己要哪些东西比较合适。只有王丰出身富家,不太在意这些身外之物,显得从容一些,回头一看,却见黄昶正在用一根木棍拨弄着另外一堆东西却是从胡天龙身上剥捡下来的一些凡人之物。比如手巾腰带,衣裳鞋袜之类,这些东西通常没人在意,都是一把火烧掉的。不过此时,黄昶却从中挑拣出一把黄铜钥匙,拿在手中细细翻看。

    “怎么,这东西有古怪?”

    王丰随手拿过来看了看,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一把市井人家常用的锁头钥匙罢了。

    “一把钥匙?研究它有什么意义吗?我们又不可能知道它能开的锁在哪儿。”

    王丰不解道,黄昶却颇为自信的笑了笑:

    “怎么不能知道如果是山野秘窟或修士洞府,根本不必用锁。需要用这种寻常锁头的地方,也只能是普通凡人居住之地。而在这附近方圆百里范围内,除了咱们白云坊,还有哪里会有普通凡人聚居的?”

    “白云镇上!你是说……”

    王丰也是个聪明人,被黄昶这么一点醒,当即领悟:

    “……胡天龙在白云镇上有藏身处?他有这么大胆?”

    王丰愕然道,黄昶则满不在乎的点头道:

    “这有什么不敢的胡天龙装扮成低阶修士,只负责引人上钩。本身并不参加打劫活动,又刻意营造出‘罗山五虎’这个匪号出来,诱导他人使之误以为只有五个贼修……如此的大费周章,其目的不就是为了有一个能见人的公开身份么?”

    “有他在坊市和镇子之间打探消息,罗山五虎才有明确目标可以下手,而他们也能有个渠道补给物资和出售赃物你看这把钥匙毫无锈迹,又是随身携带的,肯定是经常被使用这说明胡天龙经常在白云镇上出没,他的行踪必定不会太隐秘,我们去打听一下应该就能知道。”

    说着,黄昶便站起身来,冲着身后那几个犹自沉浸在收获喜悦中的傻瓜师弟们一挥手:

    “好啦,兄弟们,别再盯着那个袋子看了,回来后再考虑分配的事情,我们的收获应该还不止这些呢!”

    之后,他便拉起这一票犹自晕乎乎的师兄弟们,朝白云镇上走去。

    到了镇子上,靠着水镜符能够幻化出那胡某人形貌的优势,果然没费太大工夫,便打听到了有关胡天龙的行踪,他确实是在这里长住的,甚至还有间属于自己的屋子。

    来到那座位于镇子边缘,并不太大的小屋子前,黄昶一眼便看见了悬挂在门上的黄铜锁,他颇为得意的回头看了王丰一眼在这个修士与武者众多的镇子上,这种铜锁无非只是起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心理作用罢了。真想防盗,还得依靠各人自己布置的仙家手段不过话说回来,在这白云镇上,除了一些凡人和那几位真正想要在此定居的生产修士,通常也没人会在住所上下太多工夫,当然也不会把财物留在屋子里。

    胡天龙大约是想以此来表达“我只是个又穷又弱小散修,没啥油水”的概念但却偏偏就是这把铜锁,给了黄昶一条抄他老窝的线索。